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這個刺客有毛病討論-第二章 山賊展示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这个刺客有毛病
脚印当然很深,脚印深是因为方别很重。
方别不重,重的是他身上两百斤的背篓。
山路崎岖,少年的脚步却很稳,他可以轻易做到很多人做不到的事情,就好像是吃饭喝水一样轻松自如。
就好像颜玉所说的那样,他忘记了几乎所有之前的事情,但是只有身体的本能是无法遗忘的。
他以前应该是很厉害的人。
有时候方别也会这样想。
但是再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于是就慢慢学会了不去想这些。
二十里的山路,背负两百斤的木柴,方别只需要用一个时辰就能够走完。
哪怕说身上不可避免地汗流浃背,但是远远望见西木镇的边缘,方别心中还是挺高兴的。
两百斤的木柴当然不可能零卖,不过少年也不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他将背篓放在相熟的烧炭工那里,倾倒而出,然后就等着清点报酬。
没有劈好的木柴是一个价钱,劈好的木柴又是另外一个价钱,而木柴再烧成又轻又干净的木炭,又变成了一个新的价钱。
两百斤劈好的木柴,一共是四十文钱。
握在手中有点轻飘飘的感觉。
毕竟那样重的东西换来这样轻的东西,怎么想都有点亏。
不过方别却有些安心理得。
毕竟木柴这东西,真的是漫山遍野都是,只要肯卖力气去砍,真的是多少都能砍得来。
但是钱这种东西,可没有漫山遍野都是。
他向着卖炭人道了声谢,然后背着空空如也的背篓,并没有离开西木镇,而是就在西木镇开始闲逛了起来。
闲逛与购物。
首先是颜玉让买的米。
精米两文钱一斤,但是如果买稻米的话,可以一文钱一斤就买的到,稻米与精米之间最大的差别就是有没有脱壳精磨,这带来的是口感上的巨大差异。
方别买了二十斤稻米五斤精米,稻米是他的食物,精米则是颜玉的口粮。
酱油,白糖,再加一点盐,因为临海的缘故,这些东西并不算难买,最后再把一小口袋的红豆扎好放进身后的背篓,少年就踏上了回程的道路。
来的时候需要用一个时辰,因为是真的背了很重的东西。
而回程的话,因为轻装简行的缘故,则只需要半个时辰就能够走完这二十里的山路。
只是远远的,方别就抬手摸了摸鼻子。
他闻到了一些不一样的味道。
准确来说——是属于血的味道。
他再次加快了脚步。
越靠近村子,血的味道就更加的浓郁,方别一时间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他只想快速回到村中。
他背上背着只放着几件轻巧物件的背篓,腰间是砍柴用的斧头,他的脚步越快,远远的已经能够听到村中的嘈杂。
“钱在哪里!都拿出来就行了,没有钱就把酒肉和大米拿出来,快一点,如果想要活命的话。”
方别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头。
而正在这个时候,有奔跑的人慌不择路,拦腰撞在了方别的身上,方别低头一看,却发现是熟人。
小姑娘玉子的妈妈,东瀛的普通人是没有姓的,就好像玉子只叫玉子一样,玉子的妈妈就叫做惠子。
她神色仓皇,全身颤抖,抬头看了方别一眼,然后就瞬间跳了起来,又要往远方逃去。
就好像是刚刚从猫窝里逃出来的老鼠一样。
方别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低声问道:“村里发生了什么?”
“快跑吧,再不跑就来不及了。”惠子喃喃说道,表情苍白眼神涣散,似乎是受到了极度的惊吓。
“玉子呢?”方别继续问道。
当提到玉子这个名字的时候,惠子冷不丁打了个激灵,原本因为恐惧变得麻木无神的眼神终于恢复了一点光彩。
“玉子。”她喃喃说道。
“玉子还在村子里是吧。”方别淡淡问道。
惠子点了点头,站在原地天人交战一般颤抖着。
如果回去的话,那么肯定是必死无疑。
如果继续逃走的话,那就是生生将自己的女儿抛弃任其自生自灭。
而正在这个时候,村子中突然传出来了一声凄厉的少女叫声。
是玉子的声音。
方别松开了惠子的手腕,大踏步地向着村子的中央走去。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井上村是一个很传统的东瀛村落,以村中的甜水井为中心,零零散散地构建了几十处环绕的木屋,而村子的中央就是井旁的广场。
方别越过几栋房屋,便看到了这个广场上的光景。
站在最中央的是两个手拿太刀的浪人武士,在东瀛,持刀本身就是一种权力的体现,或者就等同于是一种杀人的凭证。
因为武士的阶级与平民本身就是不同的。
不过这两个武士应该也是目前东瀛很常见的浪人武士,也就是主动或者被动离开主家,无处收留而选择流浪的武士。
不过就算是流浪的武士也是需要吃饭的,所以他们最不惮于行各种劫掠杀戮之事。
对于这一点,中土沿海的居民也应该深有体会,所以说对于东瀛的各地大名而言,他们反而乐于让这些无法掌控的人渣去渡海自生自灭,省去了自己管理的很多功夫。
不过无论如何,神州的浪人武士,肯定都是东瀛这个原产地出来的。
在两个浪人身周,则站着十来个手持各式武器的东营人,他们无论是身材还是气质,都要远逊于这两个手持太刀的武士,显然是作为喽啰的手下,而在他们面前,则摊着几块足有一丈见方的蓝布,只见一块上面零零散散摆着金银铜的各式钱币,一块上面是各式杂粮米面,最后一块蓝布上则是一些腊肉咸鱼村酿之类的酒肉,可见这些山贼强盗还真的是穷的可以,过来抢劫是什么都不嫌弃。
而方别也终于看到了小玉。
这些浪人还是有点抢劫的技巧的,他们人不算多,地上只躺着一两个在血泊中呻吟的男子,方别之前所嗅到的血腥味应该就是来自于这里。
这些山贼将不便逃跑的老人和小孩捆绑在一起,以此作为要挟,就可以让剩余的村民心甘情愿地交出来自己所有的财物。
毕竟要钱还是要命这件事情,决定大多数人还是分的轻的。
“等方哥哥回来,一定会把你们全杀光的!”
小玉脸上是一个红红的巴掌印,但是她依然狠狠瞪着这些强盗。
恶狠狠地说道:“把你们这些败类全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