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宿主 愛下-第五百八五節 維持現狀閲讀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宿主
“是的,无人机车间的控制权。”暴民尸体问:“你觉得怎么样?”
天浩很惊讶:“为什么?”
“我累了。”暴民尸体回答:“我不想继续扮演神灵。我和你不同,你是具有领袖特质的那种人,你的责任感高于个人欲望。”
天浩敏锐地问:“你在监视我?”
“部落合并是一件大事,就算我想不注意都难。”暴民尸体淡淡地说:“我看过你的登基大典,你是一个足以改变世界大人物。其实无人机车间严格来说维持不了太久,十年,或者二十年,我只是把本该属于你的东西还给你。”
“我很欣赏……赫赫,或者应该说是对你的处境很同情。你身边的女人太丑了,我知道外面那些人的审美观,你的妻子还不错,大概是你能找到最符合你审美观的女人。”
天浩有些哭笑不得,只能点点头:“你说的没错。”
在谈话中占了上风的基地控制者对此很满意,她的谈话兴致比之前更高,更理性也更宽容:“反正你已经知道基地的位置,想派人挖的话就来吧!只要清出外部通道,我可以送给你一个复制人生产车间。那里有五个完好无损的培养舱,只要添加足够的蛋白质基础,就能造出你想要的人。”
这话说得有些古怪,天浩一时间没能明白。
“我指的是女人,符合正常审美逻辑的女人。”暴民尸体解释:“你可以换个比现在更漂亮的妻子,如果愿意的话,漂亮女人要多少有多少。”
天浩连忙岔开话题:“好吧,看来我们之间已经达成了和解。”
“我们从来就不是敌人,我们是同族。”暴民尸体更正着他话里的错误:“很高兴认识你,欢迎回来,长官。”
天浩有些恍惚,仿佛回到了曾经熟悉的那个时代。
他将无人机放在一个离地较高的位置,双脚并拢站立,面对摄像头,认真行了一个军礼。
身后,暴民尸体发出同样认真的话语。
“我将服从你的命令,正常逻辑范围内的一切命令。我们的族群将重新崛起,伟大的龙帝国万岁。”
良久,天浩感慨且严肃地说:“谢谢!”
……
时间流逝,三年过去了。
龙帝国人口数量激增,幅度超过六点零。
充足稳定的粮食供应成为了人口增长基础。食品加工成为了帝国新兴行业,尤其是米粉和奶粉,更成为了婴幼儿食品的重要组成部分。
新的《帝国宪法》于前年实施,相关的《全民义务教育法》和《兵役法》也同期进行。新开办的帝国大学在磐石城、黑角城和咆哮城三地设有分部,按照天浩的构想,它们将成为帝国未来高等教育的基石。
对于“巫”这个字的解释,被赋予了全新含义:与神灵有关的大部分内容被删除,更多的还是知识与教育成分。在天浩刻意引导下,行巫者在民众心目中的理解更多偏向于“教师”,祭司和巫师也有了来自年轻皇帝的全新解释,“高级教师”或者“教授”。
广大民众需要更多的,新的娱乐方式,话剧和演唱会也就顺应而生。没有了部落贵族,关于阶级剥削的剧目也就随之消失,被更多的全新剧目取代。比如《断指女》,基础内容沿用了早期部分,同样是一个龙族女孩受恶人欺凌,被砍断手指流露山林,苦等同族军队解救的故事。区别在于把其中的恶人从部落贵族变成了南方白人。
重塑族群形象的剧目有《士兵与爱情》、《血火家园》、《南进》。
对军方的形象塑造成为了帝国文化重要组成部分。勇敢、忠诚、坚毅、高尚的品格……所有这一切优秀元素叠加在帝国军人身上,成为了所有剧目核心。观众们看到了在战争威胁面前,年轻士兵与爱人的生离死别;看到了在白人大军攻破锁龙关的时候,帝国军人勇敢挺身而出,还看到了战争胜利,强大的军队如飓风般南下,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犯龙帝国者,虽远必诛!”
这句话成为了帝国小学一年级教材的第一课。
各种形式的演唱会在大城市中举办,内容形式多种多样,天浩对此没有过分干涉。他在宣传方面只有一个要求:无论任何形式的宣传,必须按照科研人员、军人、劳动模范这个排序进行。无论有任何理由,演艺人员不得超越排序。
物理学和化学成为了重点研究方向。
禁止以任何形式、理由,与白种奴隶发生超友谊亲密关系。无论凌辱还是爱情,一旦查明,涉事者必遭酷刑处决,全家处以流放,同时将社会等级降至最低。
对海外领地的开拓工作稳步进行,目前已经发现并占领了二十二个岛屿,总面积不算大,相当于相当于大陆北方的六分之一。这里列入计算的专指“有价值岛屿”,至于极北地区常年被冰层覆盖的地区没有列入。那里属于高危地区,目前没有勘测,天浩打算在明年或后面,蒸汽机技术更加成熟,或者内燃机与炼油技术实用化基础上组建探险队,对北极地区展开全面勘探。
海量奴隶成为了北方开发的主要力量。工程军团于前年进行了全面整编,规模均在十万以上。现在,这样的奴隶工程军团多达一百八十四个。他们的主要任务是道路修建、矿石采掘、环境改造(植被维护与栽种)、河道疏通,以及电力系统整备和修建。
盘陀江上架起了六座大桥,对应的奴隶损失多达六千余人。
水坝修筑是电力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在建和已经建成的不同规模水坝,总体数量多达七十九座。没有汽车,所有填料和土石方必须依靠肩挑人扛,天浩调拨了两百万白人奴隶负责建设工作,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二。
在所有奴隶军团中,死亡率最高的是矿石采掘部分。
大面积的农田开发第一阶段已经完成,后续跟进的项目是大规模人口迁移。黑角城、雄鹿城、血爪城……来自这些地方的移民总量高达四百万,他们充实了广袤无人的大陆北方,在开垦过的田野上播种,用鄙视和嘲笑目送衣衫褴褛的白奴工程军团离开。
“白奴”是一个新词。
锁龙关不再是隔绝南北的天堑,神威要塞的地位也随着时间流逝不断降低。天浩动用了八十万奴隶对要塞周边进行环境改造,以地下河为基础,大面积栽植耐旱植物,在要塞与雷州之间修建了道路。随着对南方莫伦特郡的进一步开发和殖民,这里将成为一个新的定居点,而不是具有重要军事意义的要塞。
两百万龙族人迁入了莫伦特郡。
一百二十万龙族人迁入了首都郡。
莱汶港地理位置非常重要,这里的移民多达三万。
就连位置最偏僻的约克郡,移民数量也超过四十万。
按照天浩最新颁布的诏令:所有南迁的帝国公民可以享受为期五年的免税政策。人均分配土地面积超过两百亩,视土地等级不同还将在面积上给予更多的优待。
一等良田都是有主的,谁也不会眼睁睁看着本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强行夺走。天浩对此下达了新的屠城令:以莫伦特郡为例,首批用于安置帝国移民的城市村镇多达四十一处。由帝国第六军团和当地治维军负责,对目标区域进行“整肃清理”。说穿了就是带走所有当地居民,制造无人区。
北方的工程军团需要更多奴隶补充,这些地区也不在天浩承诺给予白人贵族的优待范围之内。多达数百万的白人被押往莱汶港登船,他们的财产被全部没收,土地成为征服者的后花园。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天霜成为了天浩身边的秘书,她亲眼看到了这残酷的一幕。
“大哥,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了?”天霜毕竟是女性,又很年轻,她亲眼目睹了强行迁移过程中那些拒绝者被当场杀死,有些于心不忍:“他们虽然是白人,却已经投降了。”
“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商量的余地。”天浩的回答异常严肃:“这是不同种族与信仰之间的最大区别,战争只是其中一种解决方法。白人与我们之间永远不可能做到融合,想要把他们从精神上肉体上做到双重消灭,就必须心狠手辣。想想那些历次大战,在锁龙关战死的士兵,难道他们在最绝望的时候没想过投降吗?白人是怎么对待他们的?抓起来让他们成为角斗士,用他们的骨头作为装饰品,让他们像狗一样活着……白人必须为之前的种种行为赎罪,既然输了,就只能接受被统治、被杀,进而灭亡的现实。”
天霜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可她还是忍不住劝道:“可是那些女人和孩子,她们……”
“她们同样有罪。”天浩严肃地说:“她们生下来就是白人,这是原罪。就像我们身为帝国公民,在他们看来,我们是野蛮人,是必须被他们统治且可以随意杀死的下等种族。”
天霜不寒而栗:“这太残酷了……”
“你应该多去野战医院和我们的孤儿院走走,看看那些为了帝国付出鲜血的勇士。还有那些在战争中失去父母的孩子,他们比任何人都需要得到关怀。”天浩态度明确:“三年了,我们灭亡了撒克逊王国,肢解了维京和金雀花,从南部海上攻占了莱茵的大片土地……战争仍将持续下去,我们也必将获得最后的胜利。”
天霜的脸色有些发白,她明白兄长说得这些话没有错,只是身为女性的柔软细腻,使她在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本能选择站在看似弱者的那边。
深深吸了口气,天霜决定不再思考这些令自己烦恼的事情,把话题转向其它方面:“三哥,你打算怎么解决咆哮城里的那个异族女人?”
她指的是希达,上主之国送来的和亲对象。
“让她呆着吧!”天浩耸了耸肩膀:“反正我一时半会不可能回去,所谓完婚也只是走了个过场。”
长时间拖着不履行婚约是不对的,这会引起盟友猜疑。尽管天浩对希达毫无兴趣,却不得不派出贴身侍卫,手持皇帝权杖,代替自己在咆哮城完婚,走了一个表面化的过场。
这不是希达希望的婚礼,可她没办法,年轻皇帝的旨意不可违抗,她只能与一件华贵的衣服,外加权杖的加持结婚。这样做至少从官方层面认可了她的妃子身份。
“上主之国不会成为我们真正的盟友,彼此之间的合作只是暂时的?”天霜继续抛出新的问题。
“既然你知道了就别说出来。”天浩对此并不在意:“我们的人口数量不够,能够解决撒克逊,同时还要对维京、金雀花和莱茵三国开战,就没有更多的力量对付想上主之国和教廷。然而教廷是所有问题的关键,加百列城藏着很多秘密,教廷拥有南方各国最先进的科学技术,很多成果已经被他们用在战场上。与其让我们的士兵战死,不如让教廷与上主之国互相残杀。信仰问题是无法调和的矛盾,一个上主,一个圣主,他们会为了神灵血战到底,不死不休。”
好看的都市异能 宿主 黑天魔神-第五百八五節 維持現狀讀書
去年四月,拉赫曼国王就颁布诏令,对教廷宣战。多达两百万的上主之国大军潮水般南下,越过边境,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就攻陷了教廷半数的北方领土。
战争进行的如此顺利,是因为天浩在背后提供了大批新式燧发枪。修昂公司超过百分之六十的产品武装了大批上主信徒,尽管约瑟夫派出了最新组建的“铁甲战车军团”,仍然在战场上遭遇了意外,被上主之国突击部队打得溃不成军。
火箭筒的原理很简单,无论早期的“巴祖卡”还是“铁拳”,本质上没有区别。早在很多年前,天浩就派人对教廷进行了渗透,针对约瑟夫蒸汽战车部队,天浩开发出简化版本的反击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