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第1272章道果強者?推薦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
赢勾虽然面带笑容,但还是挡在一旁,警惕的看着徐子墨。
一旦对方有任何动作,可能就会迎来雷霆重击。
“我顾不上你们的事,我身上这家伙还没有搞定呢,”徐子墨指了指追上来的邪魔王。
“徐公子的事我们不掺和,”赢勾摇头笑道。
“都是朋友,有什么不能掺和的呢,”徐子墨笑道。
“你们这禁制,能不能困住这家伙?”
“徐公子还是离开吧,”赢勾也不愿多说,话语中多少带些警告。
徐子墨看了看邪魔王一眼,竟然直接朝禁制中冲去。
幽罗浮生禁制的强大之处,便是在于无论是神还是鬼,力量都被绝对的克制。
这样说九大山鬼与神鬼两族对抗多年,从而准备的后手。
徐子墨冲入其中时,九大山鬼目光一凝,为了防止他破坏禁制。
便将他也困入了这阵法内。
邪魔王赶来时,只能搁着禁制看向徐子墨。
“你杀不了他的,”赢勾看向邪魔王,说道。
“怎么?你们要保他?”邪魔王周身的邪气盎然,越来越强大。
“你知道他的身份吗?”赢勾问道。
“我杀人从来不需要知道身份,”邪魔王说道。
“放他出来,我可以不破坏你们的禁制。”
“他用不着我们保,”赢勾摇头,说道。
“等我们送走了这神鬼二人,你们的事情便自己解决吧。”
“那就别怪我闯了,”邪魔王一声大喝。
血色长河沸腾着整个虚空,而在沸腾的血河中,有无数的造化齿轮在旋转着。
“我要杀之人,谁也保不住,”邪魔王大喝一声。
双手向前一推,那血色长河与造化齿轮便是滚滚而来,从苍穹一落而下。
其他几位山鬼稳住了禁制,不能随便出手。
王亥手持巨斧,一步向前,斧抬,电闪雷鸣,风雨悸落。
他庞大的身躯几乎是扛起了半边天。
滚滚血河与巨斧碰撞在了一起,一时间风雷轰动,血河蔓延。
腐蚀了一切所见之物。
王亥的身躯在血河中,终究被割成了碎肉。
他虽然也是大圣,但比起造化境的邪魔王来说,终究还是差了一些。
邪魔王冷哼一声,一步跨前,正要继续攻破禁制。
不过那王亥的碎肉竟然在虚空中重新凝聚了起来。
“几万年前,我便是死人了。
何需你来再杀?”
那重新凝聚复活的王亥冷声说道。
他周身的气势好像更强了,身后的真命浮现而出。
那真命竟然是一名手持打神鞭,面容庄严的男子。
男子带着乌鸦堰帽,一身黑袍笼罩了自身,只有阴郁的双眸看向前方。
“是王子夜,”九大山鬼中,有山鬼冷笑道。
“王亥本就是已死之人,他的凡俗肉身便是王子夜,死后神魂化为真命,肉体则成了如今的状态。”
“你让我很生气,”王子夜举起打神鞭,目光中带着杀气。
打神鞭落了下来,整个苍穹都被分裂成两半。
“境界的差距是无法用别的东西抹平的,”邪魔王也不惊慌,淡淡说道。
他的身后,同样是强大的真命浮现而出。
邪魔当道时,白帝斩他,封印他于白帝山中。
他也也算因祸得福,因为某些事得到了十大神体之一的御魂血魔体。
无数年的修练,他早已经将真命化为血魔。
那身后的真命,赫然是一具张牙舞爪的血魔,獠牙几十米长,牙齿之间,让人恶心的鲜血不断的流出。
仿佛这血魔,全身上下都是鲜血淋漓,用鲜血凝聚而成的。
血魔一声怪叫,满嘴鲜血淋漓,直接朝王子夜扑了过去。
打神鞭落在他的身上,竟然只是让他感觉到疼痛,无法彻底的抹杀掉。
而其他几位山鬼也不敢怠慢,都想尽快封闭禁制,然后去帮王亥。
徐子墨站在阵法内,只感觉强大的力量从禁制的四面八方传来。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他的身体动弹不得。
“这禁制倒是有些意思,”徐子墨喃喃自语了一声。
七位山鬼对视一眼,每个人都开始结印,封闭起了禁制。
神王与鬼神则在不断的挣扎着。
而旁边的王子夜已经被打的鲜血淋漓,这邪魔王便是血魔流般,根本不怕受伤。
与王子夜乃是搏命的状态。
眼看着紧致的封印越来越小,而神王两人的挣扎也变得徒劳了起来。
徐子墨虽然身在其中,但却并不着急。
因为神鬼两族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的。
果然,当禁制被关闭的那一瞬间,一团金芒从虚空中降落。
金芒闪耀于世,直接将禁制给炸碎开。
而徐子墨只感觉浑身一松,所有的压迫感都消失了。
神王与鬼神得到解放,身影快速后退而去,七大山鬼一口鲜血吐出。
自身或多或少也受了伤害。
紧接着,苍穹的乌云被拨开。
一道阳光从外界照了进来。
要知道整个鬼神域,可是从来没有阳光的。
当这光芒照耀进来时,又是一只弥天大手从虚空中拍来。
直接将刚刚闪烁的光芒给湮灭在虚空中。
“你们………过界了,”一道声音在虚空中响起。
听不清声音的来源,只是从四面八方散开。
“千灾兄几年不见,还是这么暴躁,”又是一道轻笑声响起。
下一刻,便是龙吟虎啸而来。
众人抬头看向苍穹,只见一辆由龙虎兽拉着的轿子从虚空中横渡而来。
轿子是金黄色的,看上去古朴又大气。
那龙虎兽竟然个个都是大帝的修为。
大帝只能用来拉车?
这种事放在任何时候,都是让人匪夷所思的。
但此刻,却真正发生在眼前。
轿子内的存在没有露面,只是弥漫的气息便能让所有人窒息。
一时间,原本还是大战不断的虚空突然戛然而止,寂静无声。
仿佛一根针掉落的声音都能听见。
有人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
神王跪在地上,埋头不敢起身,颤抖的说道:“属下办事不利,还望老祖惩罚。”
“起来吧,你这些年管理这里,无功也有苦劳,”那声音落下。
奇特的力量将神王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