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1o5熱門玄幻小說 塵封九界 墨盡半生辛酸-第二百零九章 當說書人不再說書。推薦-en7jj

塵封九界
小說推薦塵封九界尘封九界
天上乌云渐渐散尽,狂风也变得柔和,陈二对着墨无极、力海天、白素素三人行礼的画面开始定格。
过了好久,一阵微风吹过,墨无极三人同时打了一个冷战。
“你……”面对突然发生的变化,墨无极不知道该怎样表达。
如果刚才百丈高的巨人陈二他还敢拼一下,那此时缩小后,看起来回归正常的陈二,竟然让他连敌对的勇气都没有了。
甚至,连看一眼都要胆战心惊。
陈二笑的很儒雅,也很邪魅,环顾了一眼四周,自言自语道:“十几年了,能出来,实在是不容易啊!”
说完,转过头,对墨无极三人温和的说:“说起来,还得感谢三位,如果不是三位把那个废物给刺激到了,我也没这机会呢!”
说完,又是一拜。
墨无极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搞不清陈二的意思。
但是他们觉得,今天好像可以不用战斗了?
逃过一劫了?
于是三人长舒了一口气,可紧接着又听陈二说道:“所以为了感谢三位的帮助,我决定送三位回归魔的怀抱!”
陈二话声落地,身上的黑色火焰突然窜起,形成三把利刃。
三人还没反应过来,利刃直接穿透他们的身体,将他们的妖丹打碎。
三位大妖到死都没有想到,为什么刚才说话还好好的陈二,怎么就突然出手了。
他们也想不明白,身为大妖的他们,怎么就栽到了一个人类小修士的手中。
黑色火焰收回,陈二云淡风轻的一笑,如同做了一件特别微不足道的事情,拍了拍手,看了一下自己光着的身子,微微皱眉。
然后身上的火焰不断聚集,变幻,形成了一件修身长衫。
“这种衣服,实在是有够丑的。他们人族中,居然还有一部分人挺喜欢这种衣服?”
“这些人叫什么来着?”
陈二露出一副无辜的表情,歪着头,眼睛眨了眨,想了一下才恍然大悟道:“对了,好像是叫读书人。”
“好难听的名字啊!”
环顾四周,陈二眉头又皱了起来,喃喃自语道:“这青山绿水,蓝天白云的,一点也不好看,这个世界怎么这么丑啊?”
“算了,还是让我帮这个世界变得更美丽一些吧!”
沉吟了一下,陈二继续说道:“先把读书人都杀了,然后再帮这世界换个颜色!”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张狂的笑声中,身旁的大地,开始焚起熊熊黑焰。
嫡 女 醫 妃 之 冷 王 誘 愛
黑焰焚烧的地方,就连大地,都变成了黑色。
可黑焰刚刚燃起,又在瞬间熄灭。
陈二眉毛轻挑,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人,无奈的撇了撇嘴。
“既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又何必灭了我的焰,挡了我的路?”
“万事万物都在逼着我这个说书人不再说书!可当我这个说书人不再说书,对你们又有什么好处?”
来人佝偻个腰,上下打量了一番陈二,缓缓说道:“没想到算计了一生,终是失误了!当年怎么就没发现呢?”
如同哑谜一般的话,听的陈二一愣,陈二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当年那人,是你?”
看来人微微点头,陈二如临大敌,浑身汗毛竖起,又问道:“那你今天过来是什么意思?想把我送回去?”
“送回去?”来人搂了搂身旁的红衣姑娘,哈哈大笑道:“带出来容易,送回去就难喽!”
“我说当年怎么那么顺利呢!不仅没人阻拦,反而天地压制都微乎其微,原来是我中了别人的算计了。”
佝偻的腰杆挺直,来人有些畅快道:“好歹我也是算道第一人,如果把你送回去,不就告诉他,我输了?”
“他希望我能带你出来,所以不仅没做阻拦,反而暗中出手帮忙,但他可不希望我再把你送回去!”
“何况这么多年了,难得有人能算计我一次,不好好玩玩,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
陈二有些疑惑,又问:“那你到底想怎样?”
来人不再理会陈二,只是对着身旁那条满身花纹,摇着尾巴的狗说:“你的事情没有办妥,自己去处理。”
那条满身花纹的狗摇摇尾巴,看了一眼墨无极、力海天、白素素的尸体,开口吐出一句人言:“给了你们机会,你们不珍惜,还害我在主人面前丢脸!简直死有余辜,呸!”
说完,脚下出现一团云朵,将它托起。
“小花,事情不妨闹得大一些!因为这三头孽畜,你主人差点就被那个人给揍了!”
红衣姑娘对着小花喊了一声,小花吐了吐舌头,架着云朵,飞走了。
红衣对小花说完,又对佝偻着腰的人说:“尘嚣,这东西怎么处理?把他取出来?”
尘嚣仔细琢磨了一下,这才说:“取出来是不可能的,单是山里那位都不允许我这么做。”
“机缘虽好,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拿的!”尘嚣摇摇头,有些惋惜的说道:“咱们姑且相信这孩子有能力彻底掌控这道本源吧!”
“老头,你想怎么做,划下道来,我接着。”陈二听着尘嚣和红衣的对话,额头上已经浮现出细密的汗珠。
“你接着?你接的住?”尘嚣哈哈一笑,伸手指向东方,傲然道:“我划的道,他都不一定敢接,你接?”
陈二默不作声,静待下文。
尘嚣沉吟片刻,最终说道:“你本不分善恶,不辩对错。只因常年的熏陶,才造成了你现在的样子。今天我给这孩子一次机会,也给你一次机会,且看他能不能收了你,也看你能不能回的了头!”
“若他没这本事,若你太过固执,到时候我再出手。”
说完,一指隔空点向陈二眉心。
陈二仿佛受到了巨大折磨,脸上表情逐渐扭曲。
浑身黑焰动荡,陈二万般挣扎,最后只能用嘶哑的声音吼道:“你我都不属于这个世界,你凭什么干涉我的活动!你说我是错的。可你又怎么知道你不是错的!”
“今天你如此对我,没关系,用不了多久,等他们出来的时候,咱们再分胜负!”
“用不了多久了!用不了多久了!”
“呃……啊……”
陈二的声音极度扭曲、怪异,身旁若是有修为浅的,恐怕只听一个字,都能乱了道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