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討論-第543章 魚展示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我,从西游苟回洪荒
他先是梦见所有书的目录上都出现了奇怪的图案,越来越大,不停在旋转,最后画面模糊,变成了那个女人的脸,他在梦中真的和那个女人发生了关系,最后又变成一滩黑色的死水,像是沼泽,自己陷在里面挣扎不出来。
最后他是被舍友叫醒的,据舍友的说法是自己当时正在拼命地活动,身体像是要被扔去炮烙一样。他上课去了,一下午的课听得很好很认真,居然也没有拿手机出来玩,难得隔离多年的认真。
晚上,他犹豫了好久,决定还是要去寻找那个女人,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非要去找她,也许是自己没有见识过女人,到现在还是光棍的关系;也许是对于昨天那个女人莫名失踪的担心,也许她不是鬼而是从楼上掉下去,发生命案也说不定;还有,也可能是想找到真相,自己那该死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但是不管什么原因,他都想找回去。
他按照原路找了好久,再也没有找到那个地方,难道自己去了桃花源?
不知道,无奈之下的他只好回到宿舍,他虽然喜欢打游戏,但是也犯不着天天去网吧,宿舍安装了无线网,他们去网吧只是为了体会一下叫做“情怀”的东西。作业什么的懒得写,干脆看起了动漫,最近《狐妖小红娘》更新了,还有怀旧系列的主打产品《迪迦奥特曼》,都看得津津有味。
看累了,他插上耳塞躺在床上昏昏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被尿意憋醒,迷迷糊糊走出去往西边厕所走,走出门,声控灯自动打开,苍白色的灯光一闪一闪,电压不是很稳定,他走进厕所,忽然窗外的风吹进来,冻的他有点哆嗦,他先松下了裤腰带跑到窗边关窗子。
他看到外面的人影,是白色的。
人影在移动,他奔跑起来,那个人影一定是那个女人,没错,她的身影虽然离得很远,可是脸却在他的面前越来越清晰了,好像是靠的他更加近了一样。突然,毫无征兆地,那个女人出现在他的面前,拉住他的双手,她的手冰冷铁硬,可是她一直握着他,渐渐的,两个人的手都开始温暖了起来。女人拉着他,开始往阳台走,走到阳台关上了窗户门,这个时候楼道里面的灯又亮了有人出来上厕所,那个女人拉着张鹏,纵身往楼下面跳去。
“有人跳楼了!”楼道里大声的尖叫和呐喊。
他可不想死,他也不能死,开什么玩笑,要是自己死了别人会怎么说?说是一个大学生因为学习压力太大,还是英语四级没过,或者说太吊丝找不到女朋友而跳楼了?不不不,自己绝对不能死,至少不能这么死,他不要死的这么不明不白,遭人嘲讽,现在他可是领悟了,自己的人生绝对不是只有这么点儿东西。
优美都市言情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第543章 魚分享
那个女人向他扑过来,对着他张开了口,嘴巴里满是淋漓的鲜血,从嘴角溢出,滴落,如烟花般盛开着异样的美,沾到了她的白色羽绒服上面。他看着她,露出会心的笑容,也展开了自己的双臂,要去拥抱她,尽管自己也许会被伤的奄奄一息,但是绝对不会死,而且得到的回报绝对可以让他满意。
他闭上了眼,不去听世界之外的声音。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笔趣-第543章 魚看書
第二天,张鹏在医务室醒来。医生和老师们都纷纷说真是奇迹,从四楼跳下来居然只是受到了皮外伤,也多亏宿舍楼下面是修剪整齐的矮体植物,虽然有树杈,但是还好没有伤害到眼睛,反而充当了缓冲的掩体作用,救了张鹏一命。他的舍友们都来看他,然后一起把他驾着带回宿舍了,并且回去以后跟他换了床位,不再让他睡靠近门的床,阳台以后睡觉时也死死关紧了。
张鹏躺在床上抓着自己的头发,他需要好好洗头了,已经很多天没有洗,真的,上面都是油腻腻的,洗完之后他要再好好睡一觉,第二天醒来,自己失去的东西也许就回来了,以后他的生活是无聊但是规律正常的,这对于他意味着崭新的开始。
他没有再打开过目录。
打开目录,也就是一种结束。
是我在梦中邂逅了这个世界,抑或世界原本就是我的梦?
从有记忆起,我所梦见的一切,最终都能从无中生出有,化为现实。这或许是很了不起的能力,但旁人都以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空想出了庞大的异界,却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让我安放它。
一直以来,一直以来,人们对我敬而远之,我生活在一个安静的世界,甚至可以说是冷清。尽管我可以空想出一个庞大的世界,但它们也只是没有思想的异物而已。
很难过但又很开心,我一直做着梦,有时候我甚至分不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梦境。看见一只翩飞的蝴蝶,我在想究竟蝴蝶是我,还是我就是蝴蝶。
有一天我醒来,分不清是早上还是晚上,手边湿漉漉的,仔细摸了摸,很凉很滑。突然它就动了动,紧接着,“哇”的一声,张牙舞爪的出现在我的眼前。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討論-第543章 魚熱推
我定睛看了看,是一条鱼,通体黑色,两侧的鱼翅和尾巴确是金色的,它眨了眨眼,很牛掰哄哄地说:“你不怕我?”
我有点好笑的道:“我为什么要怕你?怕你的蠢还是怕你的萌呢?”
“哼,我这是酷。”说完这家伙傲娇的一甩鱼头就下了床。
我一骨碌转了转眼珠子,心中窃喜,打定主意下了床,走到窗户前,拉开窗户,装作不经意的说道:“这么大的鱼头,煲个鱼头汤肯定很不错。”说完啧啧嘴。眼角瞥到,那个鱼缩了缩脖子,抖了抖身子。。。话说回来我一直不了解这家伙一条鱼哪儿来的脖子。
看着窗外,太阳缓缓升起,我走到灶台前,想了想该吃什么。思前想后,还是和以前一样吧,人的选择一旦太多的时候,就容易丧失选择判断的能力,听说现在的大学生最为烦恼的不是什么期末考试或者英语四六级还是计算机二级啥的,而是每天要吃什么,在哪里吃。少顷,一个馍馍,一碗粥,一碟小菜,凭空出现在我的眼前。瞧,我很厉害吧,不需要动手,也能丰衣足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