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李逵的逆襲之路-第739章 奸臣的自我修養推薦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在军队中,上司要整死属下的机会太多了。
就像是陈仪这样的军中将领,真要是被李逵压着用军令来约束,该送死的时候,还得去送死。
除非像是在军中拥有足够威望,成为一方统帅的将领,才会免除被文臣欺负死的绝境。比如说种建中的那个伯父,种谔。
当初种谔敢和龙图阁直学士沈括翻脸,就是因为种谔拥有指挥西军一半主力的权力,整整八万大军。只要兵权在手,沈括即便是看种谔不爽,也拿他无可奈何。加上种家和变法派的关系也非常深,当初就是因为范仲淹的赏识和扶持,才有了种家在军中的地位。还有就是种家是耕读传家,文官转军职,太容易受到文官集团的好感。
而西军另外一半的主力在高遵裕手中,也就是神宗皇帝亲母高太后的伯父。
这可是铁杆的皇亲国戚,神宗皇帝派到西北的文官也拿他没办法。
哪怕是高遵裕将西军一小半主力给祸祸了,神宗皇帝也仅仅是将高遵裕撤职而已。这就是差距。
可陈仪不一样了,宁化军的兵力才一万来人。他实际上真正能够指挥的兵力也就是五六千,其他兵力不能动。这样一个小角色,面对李逵的时候,自然没有了任何底气。
挨了一顿打之后,李逵命令他出兵,连一个时辰都不敢耽搁,甚至伤口还流着血水,趴在军中的草了车上精神萎靡不振,也只能勉强出征。
从一开始,李逵就吃定了宁化军。
一晃,两天过去了。
这两天时间里,李逵也没有闲着,将当初的案子翻了出来,宁化军留在河东路的校尉们眼见主帅都差点被打死,哪里敢蒙骗李逵。
很快,尘封了十年之久的案子终于水落石出。
倒不如清风山那么让人深恶痛绝,不过也是兵统局办理有数的大案之一了。
接下来,就是接管和整训。禁卫军加上飞廉军有两万多人马,加上留下的宁化军,将近三万兵马。
而各地的关隘,再让宁化军驻守,显然就不合适了。高俅一边加派人手,将防区彻底的控制下来。一边等待李逵出兵的命令。可是命令迟迟不来,让他有点沉不住气。
李逵不开口,高俅只能去找李逵。
跟着阮小五来到了李逵的临时行营,其实就是繁峙县公廨,又叫县衙,小的很。
高俅到来,李逵也没起身迎接,反而趴在书案上写折子。
高俅好奇之下,撑长了脖子偷看。看了几眼,心中就有点转不过弯来,李逵竟然再写表功的折子,而且对象还是陈仪。这陈仪不是李逵家小妾的生死仇人吗?怎么李逵还好心给陈仪写请功的折子?难道李逵真的转性了?
不过看了一会儿,高俅觉得自己想多了。
“……宁化军都指挥使陈仪虽死犹荣……”
高俅看到这里,都明白了。李逵这是给陈仪这老小子送白布啊!坏也是李逵坏,这一步都让他想到了。
举起大拇哥,高俅对李逵献媚道:“高,实在是高!”
放下手中的毛笔,李逵将折子上的纸在面前吹了吹之后,合上了折子,闭目仿佛悲天悯人道:“咱也是有底线的人,祸不及家人。他陈某人做得出来,我还是做不到。”
高俅闻听,顿时心有所感道:“人杰,我觉得我们还是太善良了。”
“是啊!正所谓君子有为有所不为,既然让人死,也得给人起码的体面。毕竟,陈仪的死是为了大宋,为了北军。”
这话说的,仿佛李逵多欣赏宁化军似的,可打心眼里,宁化军至少有小一半的人会被他害死。
高俅面色古怪地张了张嘴,犹豫之后,才狠下心开口问李逵:“人杰,万一要是陈仪这厮舍不得去送死,投靠了契丹人,怎么办?”
“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李逵冷哼道:“我也是想着虎毒不食子,他陈仪有宗族,有妻儿,有小妾女儿,一大家子人,他一个人死,总好过一家子跟着他陪葬要好吧!”
高俅悠悠道:“就怕陈仪此人不懂你的苦心,是个贪生怕死的小人。”
“我还有准备。”说话间,李逵从书案上摸出两本折子,冷笑着:“这本是陈仪投降的折子,真要是这样,他家里可就惨了。这本是他畏敌不前的折子,到时候杀了他以振军法折子。”
高俅愣了愣,不由地敬佩起来李逵:“还是人杰想的周到,要是让我办事,恐怕还真想不到这么多。”
李逵却忧心道:“不是我想的周到,是闲得慌。如今辽兵不过是试探进攻,就将真定府和河间府面前的禁军四个军吓得退缩在了城内。我估计,辽国要大战一场,而大战一场的契机就是等西夏那边的消息。”
“你是说西夏的河防?”
“没错,确切的说是西夏的西平府之战。如果西夏连西平府都守不住,西夏就无险可守了。届时,辽国想要不出兵都难了。而且我估计辽国这时候应该会调动在北院游弋的皮室军主力南下析津府,可惜在此之前,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析津府,也就是辽国的南京。
高俅惊愕不已,惊叫起来:“人杰,你是说辽国的皇帝会御驾亲征?”
辽国皇帝耶律洪基出了名的喜欢御驾亲征,辽国和大宋差不多,地方上从来没安宁过。而耶律洪基带着他的皮室军就到处评定叛乱。看似很勤政的一个皇帝,但实际上辽国的覆灭也是在耶律洪基埋下的祸根,最后被女真人占了便宜。
皇帝天天和臣子们抢功劳,这样的国家,朝堂不是朝堂,臣子不是臣子,能好了才怪了。
虽说耶律洪基不靠谱,可这真要是面对大宋,他不见得真会御驾亲征。原因有二,第一,他老了,欺负一下叛乱的小部落,他能得到巨大的满足感,一场场的大胜,让他迷失了自我。可是让古稀之年的耶律洪基亲征大宋,恐怕多半要有心无力。
第二,耶律洪基要是御驾亲征,那么大宋皇帝赵煦可能也要被逼着御驾亲征。
这是国战,是将辽国和大宋卷入不死不休的战火的死战。要是失败了,谁也承担不起这样的后果。
既然这样,为什么李逵还认定耶律洪基会来呢?
这就不得不说耶律洪基这个人的性格了,好高骛远,狂妄自大。当然,这性格在普通人身上可能是缺点,在皇帝身上,只要不是亡国之君都算不上是缺点。可就是这样的性格,耶律洪基恐怕才无法忍受被大宋皇帝赵煦的羞辱。没错,拒绝了辽国的讹诈,就是大宋对辽国的羞辱。
耶律洪基无法容忍赵煦竟然敢无视他的恐吓,一点好处都不拿出来,这简直就是不把辽国放在眼里,不把他耶律洪基放在眼里。
耶律洪基能讹诈赵煦他爹,绝对不能容忍被赵煦给忽视了。
他心中怒火早就无法遏制,心说:“赵煦小儿,你这是折辱朕老了,拿不动刀了吗?”
说真的,赵煦真没有这想法。他只是单纯的不想步老爹神宗的后尘,被辽国狠狠地敲诈一笔。加上章惇又是个听不进劝的宰相,君臣一合计,干脆就有了大不了等打不过了再求和的想法。反正不拿出点真本事就想来讹诈,门都没有。
辽国南京,析津府。自从大队骑兵进城之后,一直没有停止军队的行进。
谁也不知道有多少军队进入了城内,整整半天之后,才有代表着辽国皇帝身份的描金大车进入城内。
“参见吾皇!”
“起来吧!”
耶律洪基在侍卫的护送下,来到了行宫。看着南院黑压压的官员,有点上头。下决心和宋国交战容易,可以一旦交战之后,耶律洪基不免头痛了起来。
千头万绪,麻烦事一件接着一件,他发现自己根本就应付不过来。
“陈家奴呢?为何不见陈家奴来见朕!”
“陛下,南院大王去了涿州。”
“涿州?”耶律洪基不太满意的嘟哝了一句之后,自言自语道:“有什么事比朕来更重要?这个节骨眼去涿州,难道其他人就不能办吗?”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行宫都部署萧常哥起身走到耶律洪基的近前,低声道:“宋军兵进涿州。大王也是心系我大辽东南屏障,不得不匆忙赶去了涿州。”
原来是为国奔走,耶律洪基也无话可说。但总觉得心里不舒服。可大臣为国奔走,耶律洪基可不能说什么,只好询问萧常哥:“来犯宋军有多少?主将是谁?”
萧常哥禀告道:“是宁化军主帅陈仪,有五千人。”
耶律洪基差点一口老血没被气喷出来,怒道:“只有五千人,韩资让是干什么吃的,难道这点兵马都需要让我辽国南院大王去亲自应对?”
他有一句话没说,宁化军主将陈仪不就是和我大辽做生意最为卖力的宋将吗?在耶律洪基眼里,这样的人就是个废物。而实际上,陈仪确实是个废物。一个废物,却将全军主帅给勾搭去了,这大辽的人才一代不如一代啊!
没等耶律洪基发怒,萧常哥急忙解释道:“陛下有所不知,宋人增援的主将已经抵达了繁峙,陈仪虽说还是宁化军主将,但已经不是宋军北线主将。”
“宋人派谁来了?”耶律洪基闻听,心说按照宋国的尿性,肯定是派个文官来。打仗,用文官。这大宋要完?
本想着嘲讽宋军两句,却没想到萧常哥却说出了一个让耶律洪基的表情瞬间就凝重起来的名字:“李逵!”
“就是那个将西夏后族连根拔起,用几千人绑着李秉乾坐上皇帝的李逵?”李逵的名声已经不仅仅在西夏和青塘,辽国君臣也对其如雷贯耳。
尤其是李逵帮西夏的一个闲散王爷当上了皇帝的凶人。为什么说李逵是凶人?
李秉乾当初起兵的时候,也就是从黑水军手里拿走了万余人。而李逵统帅五千先锋,一路从西凉打到了西夏的都城兴庆府,还把兴庆府打了下来。这样的凶神,辽国也没有啊!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用一群乌合之众,竟然将手握三十万大军的西夏梁太后的大军给灭了。
这样的对手,足够引起了辽国南院大王耶律陈家奴的重视。
对此,耶律洪基也无话可说,甚至有种紧迫感让他坐立难安。他甚至在没有交战之时,就在心里丧气地想到:“万一耶律陈家奴应该不是李逵的对手,怎么办?”
耶律洪基不愿意服老,但在来的路上,他却意外的心中有点畏缩起来。他发现国战不好打,真不是脑袋一热就能办成的事。
想来想去,只能让南院大王耶律陈家奴指挥东京道主力作战,他带着皮室军,还有从各地抽调的军队坐镇析津府。
这是最理想的作战方式,要是轻易过了宋军的河北防线,兵进大名府,就大干一场。要是进攻不利,也不会让宋军占了便宜。
当然,从内心来说,陈家奴比不上不久之前病故的耶律吾先更让耶律洪基信任。可惜,有能力的重臣一个个病故,这让他非常伤感。耶律吾先当初可是讹诈宋国皇帝神宗的好手,可惜,年纪不大就死了,是个没福气的短命鬼。
涿州城外十来里左右。
五千宋军想跑,却不敢跑。
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辽国骑兵从涿州城后转了出来,浩浩荡荡朝着他们冲过来。骑兵追步兵,步兵只要不想被累死,只能死战,才有一线生机。
“将军,怎么办?”
所有的部下都将视线落在了陈仪的身上。此时此刻,陈仪有种泰山压顶的窒息,压地他喘不过气来。
大宋的将领很少会有阵前投降的情况发生。
主要是投降了,一家老小跟着自己受罪。而不投降死战,他家里不但不需要担心,反而会被朝廷厚待。
大宋将门也非常注重爱家族教育,要死死一个,幸福大家族。
所以,大宋的将领在山穷水尽的时候,要么会选择死战,要么在战败之前,选择自杀。
可宁化军早就变味了,军中上下都靠着和辽国做生意,发了财。人有钱了,就会眷恋更多的东西,他们突然间有点舍不得死了。
不仅是这些手下不想死,就连陈仪也舍不得死。
可要是做出选择,对他来说也是千难万难,一旦他投靠了辽人,家族就要败落,陈家的富贵也就到头了。
“将军!”
属下拿来了陈仪的铠甲,陈仪悲哀的想到,他满身是上,这时候穿上铠甲,岂不是明年的今日就是自己的祭日?这一刻,陈仪终于做出了选择:“挂白旗,我们投降。”
当辽军斥候回去禀告主将,骑在马背上的辽国南院大王耶律陈家奴皱眉道:“李逵当世名将,如何会犯下这等错误?必然是诈降!”
感觉被欺骗了感情的辽国南院大王,骑在马上,气地哆嗦着,仿佛有人在他面前,指着他的鼻子,骂他傻子。这事他能认吗?不能,不仅不能认,而且不能忍,他得给宋人一点惨痛的教训瞧瞧。
“宋人欺我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