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吳良廣告商 愛下-第八百二十六章 講故事,寫劇本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吴良广告商
“对啊,我可以自己写啊!”
何羞羞一语惊醒梦中人。
吴良一直以自己笔力不行为由,重活这一世基本上就没怎么动过笔。
他也因为编译值的匮乏而不敢在小说网站上重开小说,直到何羞羞就这么突然的点醒他。
优美玄幻小說 《吳良廣告商》-第八百二十六章 講故事,寫劇本
吴良看看在座的这一圈人,后世电影界的几位大咖级的人物都在这里,其中不乏宁昊这样的编剧,完全可以参照《药神》的模式,吴良提供故事,宁昊编剧,完善内容。
吴良说动就动,他让何羞羞帮忙拿张纸,开始在纸上快速的写下一段话。
“五年前,赵父被骗光所有财产后跳楼自杀。
赵宁为报父仇,从此涉足江湖。
她同冬冬、安宁和黎伟三人组成诈骗团伙,以色言秀、调包等手段骗取钱财。
就在这个团体颇有名气时,赵宁突然退伙,两年后,赵宁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在赵宁周密布局以及新成员小宝将计就计的骗中骗下,众人施展绝技将台球厅老板骗得团团转。”
吴良把大纲交给宁昊的时候,宁昊看完,觉得这也就是一个平平淡淡的故事,谈不上有多出彩,又不忍心打击自己的老板,将稿纸交众人传阅。
徐山争看完沉思,他从人性的角度上去剖析,“吴董这是想描写一个社会底层人的社会吧,我觉得题材挺好的,这是一面镜子,反映社会的另一个层面。”
宁昊有些懊恼,你看看,徐山争这境界,连忙开始补充,“没错,小偷看不起强盗,因为强盗没有技术含量;骗子看不起小偷,因为小偷没有艺术含量。每一件事,只要到了极致,就是一种艺术。”
吴良这才满意的笑起来,给他们讲当中如何骗人的情节。
很大众,似乎也听说过,利用台球厅老板贪财的特点,设计为其下套。
只不过,吴良讲到,当小宝气不过要和赵宁四个人鱼死网破跑到台球厅老板那里高密的时候,何羞羞气的骂了声,“一点都不仗义,这样的人还能成为猪脚么?”
吴良笑笑,“别急,且听我慢慢道来。”
这只是个反转情节,当台球厅老板被小宝骗了两万块钱的时候,宁昊击掌赞叹,“成了,有了反转,这情节就好看了,我看行。”
吴良点头同意,“那行,故事就是这么个故事,你编剧,咱拍电视剧。”
宁昊一听脸都垮下来,“电视剧啊,我。。。”
吴良无语了,“电视剧怎么了,电视剧火了,再给他搬上大荧幕不行么?”
徐山争倒是在一旁跃跃欲试,“吴董,这剧本咱慢慢写着,正好《药神》也快拍完了,我正好有时间,我沉下心,练练手?”
吴良问,“《药神》?你主演?”
徐山争看看宁昊,宁昊连忙解释,“没错,徐山争是男一号。”
吴良一直没敢问电影的事情,就是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影响宁昊拍电影,题材是深刻的,能让人看到泪崩,所以对于主演他压根就没有问。
结果最后,宁昊还是选了徐山争当主演,吴良看着徐山争年轻的面容,还是忍不住问,“年龄是不是有些小?”
宁昊有自己的理解,“妆化的老气一点就好了。”
吴良点头,“首映我可是要去看的,给我看不哭,那我可不依你!”
宁昊顿时头疼,何羞羞在一旁戳心,“行了吧你,看个还猪哥哥都能看哭的人,你那泪点这么低,肯定没问题。”
吴良撅嘴,怒目直视何羞羞,“我啥时候看那电视剧看哭的?”
何羞羞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呵呵!”
宁昊举手,“老板,主题曲您说过的?”
吴良犹豫了一下,又坚定了宁昊的心,“放心吧,写好了,等年会上预热一下,顺便给电影做个宣传。”
“啪!”宁昊激动的鼓掌,“那我就放心了。”
徐山争见吴良愿意出山,他在音乐上的才华,绝对不会辜负这部电影的,那么,电影肯定会大火。
电影火了,他自己也会大火,为今之计,只有在编剧上尽心尽力的完成吴良说的这个故事了,“老板,要不咱今天加个班,给电视剧后面的剧情完善一下?”
吴良揉了揉自己隐隐作痛的小腰子,看看时间,“行,那你辛苦了。”
吴良谈兴上来,开始讲故事,无非就是将以前看过的电视剧的情节回忆起来,复述给大家,难度几近于无。
“第二个小故事,依旧是骗,重金求子。。。”
何羞羞原本都想回去睡觉了,听到吴良又开始讲故事了,坐在一旁静静的听,脑子也乱了起来,“吴良这是什么都懂啊?”
她这样想的,也是这样说的,吴良对她的赞赏丝毫没有觉得这算是一种讽刺,而是暗戳戳的想,“天朝第一网剧,评分9.7的神剧,看了不下五遍,这要是讲不出来,那才叫笑话。”
吴良和几个人一直商量到十二点,要不是楚子曼催着他说,“明天开一天会呢。”
吴良叹了口气,有些意犹未尽,“那行,反正你们几个也几乎待到月底了,有空了咱们就说故事,你们编。”
徐山争笑得开心,“太好了。”
等吴良给他们几个送出门,回去的路上,渤哥碰了碰他胳膊,“行啊,这么快就巴结上老板了?”
“瞎说什么啊?”徐山争连忙捂他的嘴,这才赶紧和宁昊解释,“导演,我真不是这意思!”
宁昊静静的看了他五秒钟,这才展颜一笑,脸上乐的像个老雏菊,“那是你的造化,要不是我志不在电视剧,哪里有你的份。”
“那是,那是,我不会忘记宁导对我的提携的。”徐山争随即又开始烦恼,“导演,我这剧本写出来,您得帮我改啊!”
宁昊哈哈大笑,“你才明白啊!”
徐山争看了看渤哥,发现他在偷笑,心中暗叹,“果然,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几个人也享受的是住别墅的待遇,六间屋子,还空出来一间,几个人回到房间,许久未说话的徐嫂在一旁略有些担心的问,“你抢了宁导的剧本,会不会他不高兴啊?”
徐山争感慨,“全靠渤哥了,你别看他大大咧咧的看似什么都不在乎,他那句玩笑话,才是真正解了我的围啊!”
“巴结?”
“没错,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是借机给我一个给宁导解释的机会,哪里想到,人家宁导大气,是真的不在乎。”
“那你这编剧的名,最后还得署他咯?”
“那是自然,编剧三个人,吴董,宁导,我最多排第三。”
徐嫂有些不开心,“活都是你干的,他们就这么轻易拿到,有些不公平。”
徐山争却是摇摇头,“你可别这么说,没有宁导和吴董,哪里会有现在的我,石头一部电影拿了多少奖了,靠写个剧本和吴董走的近些,这是天大的好事儿,公平不公平的,以后都不能提。”
“你说的没错!”徐嫂仔细想想,又补充,“我拎得清轻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