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醫路坦途-532 原罪讀書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啊,张院!”一个胖男人,从卫生间出来后,看到了张凡,左右实在没有房间可以躲避了,只能讪笑着走上前打招呼。
有些事情,能做不能说,比如在KTV来唱歌,张凡坦然的了不得,因为他和老婆一起来的。而这个虚的走路都出汗的胖子是乡镇老大,他就不是那么坦然了,因为他带着妇联主任来KTV探讨以后工作的深入程度。
不管风言风语到什么程度,只要抓贼没抓住脏,抓奸没抓住双,你真拿人家没办法。
华国的体系内,或许县处以上才能体现出官员的威严,可越往上,各种束缚其实也越多。真正过的滋润的往往是最基层的,早些年的时候,各乡镇的霸王是过的是真滋润,反正颇有点胖子翻译官的味道。老子在城里吃馆子都不给钱,现在给你打白条,你还不愿意?
而且,早年间国家大开发高速路,发财的不是其他人,首先发财的都是占了地的乡镇基层有权利的人。比如农村共有的河渠、树木等一些共有财产。
这些国家都是按照最大程度补贴的,可钱到了乡镇就不是那么算的了。反正划过来划过去,最后有点脑子的随便建设一个小二楼,然后就说钱花完了。
没脑子的,直接把钱拿回家。等未来清查的时候,有脑子的,你真把人家一点办法都没有。钱呢?盖乡镇办公所了,你看二楼,贴了瓷砖的二楼,五百多万,现在还欠着好几十万呢!
所以,华国大开发的时候,也是基层干部最滋润的时候。
当年都有个顺口溜,白吃白喝白睡觉,眼睛睁开打白条。
以前的时候,张凡不要脸的垄断了周边县乡卫生所县医院的手术,乡镇上的工作人员都认识张凡,现在张凡乡镇去的少了。不过随着张凡的地位变化,这些人越发的重视张凡了,如果能拉上关系,说不定哪天就能从乡镇调进省管的单位了。
所以,有些人是关注张凡的技术,有些人是关注张凡的位置。反正总有各色的人,能关注到张凡的一个方面,而且关注张凡的这些人,多少都是在各自行业内,算是小有成就的。
一路寒暄,张凡发现今天竟然有不少熟人。他也没往心里去。
“张院来唱歌了!”
“张院竟然来唱歌了!”
“张院就在大包厢!”
“打听一下,是和家人唱歌,还是业务练歌。没听说他喜欢唱歌啊。等会要是和家人唱歌,咱们就送个果盘什么的,过去就如他的家人喝杯酒。要是业务练歌,这个,送公主过去不合适,就送几瓶皇家礼炮吧!”
“好的!”
一时间,盗版钱柜的自酿人头马、XO、拉菲、皇家礼炮被预定了不少。这让KTV的妈妈桑都好奇了。“我去,茶素老大来了吗。这帮土鳖平日里都不点这些的,今天怎么清一色的往大包箱里送啊。”
“不知道啊,就是十几个小年轻在包厢里面唱歌喝酒,喝的还都最便宜的柯多娜,连个洋酒都没有,也没觉得里面有那个老爷或者少爷来了啊。”
“我带几个漂亮的姑娘进去看看,让漂亮的姑娘们帮着热热场子,我再瞅瞅,看看到底来了什么人啊,过年也不是这么过的啊!”
这下热闹了。一会的功夫,KTV的大包厢里面,漂亮的姑娘也涌了进来,后面还有好多年轻小伙放哨观察的。因为这种敬酒不是在饭桌上,在饭店大家碰在了一起,哈哈一笑,喝杯酒,说不定还能多交个朋友呢,这种娱乐场所,能不碰头就不碰头。
说实话,很多这种事情往往都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比如张凡今天要是业务练歌,估计就没这么多人注意了。有时候,还会躲着走。别以为窥探到别人隐私就能有对方的把柄,大多数的时候,这种窥探出来的隐私会成了自杀的刀。
所以,大家都瞅着。
“进去了,杨乡,苏尔坦的乡长进去了,带着他们乡的会计,还有酸奶厂的一个副总。”
“手里提的啥酒?”
“看着是XO!”
“妈的,假酒今天都成了枪手货了,去把咱的这个换了,也换成那个什么XO,这酒太假了,喝完头疼!”
……
张凡他们的包厢里,有人玩不起了,急眼了。
因为女生们也凑过来以后,你一言我一语的,已经把喝酒的酒量到了智商上的比拼了。都是年轻人,还不懂。就好像我可以比你穷,但你不能说我比你笨。
我比你穷,是因为各种因素造成的,比如机遇啊,老爹干爹啊。但智商这个玩意不能比你差。
因为智商好像就是胎里带一样,一旦被人比下去,就好像受到了多大侮辱一样。
张凡实在不想喝酒,又被几个说醉不醉的人纠缠,索性玩牌,几把下来,这帮小伙子玩不下去了。因为不是一个段位,然后被女同学们一起哄。
其中几个以前就是学校自觉有点牌面的人物,反正家里有点小钱,进入社会后也没受啥教育,现在这些小伙子不干了,他们现在心气还是正高的时候,觉得以后必定一遇风云就会化作龙和虎,其实大多数都是一入江湖岁月催。
怎么可能让这个黑溜溜不知道是民工还是街头混混的人把智商比下去呢。
他们也不傻。
“喝酒,喝酒,不玩了,没意思,喝酒,我们喝酒。”闹了起来。张凡也算是惹了众怒了。
好看的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 ptt-532 原罪相伴
特么的把班级里面最有气质最有思想女同学娶走了不说,现在竟然还要力压众男生,开玩笑,他们今天不管怎么样,也要把张凡灌醉。
邵华不高兴了。你们玩不过就要来硬的,“愿赌服输,你们这样算什么。有本事继续玩,我老公输多少我喝双倍,敢不敢。”
“算我一个!”贾苏越站在了邵华的一边。邵华是对张凡盲目的相信,而贾苏越是纯粹看热闹不怕事大,人来疯。
王亚男也凑了过来,“算上我吧。”
“嗨!”杨公子,还有王启发先生,还有一群男生都不太乐意了。
“长的没我好看,竟然能让三个女神都这么维护,老子的白脸难道是白敷面膜了吗?”
“没啥钱,竟然能有如此女人缘,这家伙一定是个吃软饭的。”王启发先生想。
在苏尔坦当副科长的一位男同学更是不愿意了,“不喝不行,必须的。你是外地人吧,我们边疆的规矩大,我虽然是个副科长,但从来没觉得自己脱离了普通老百姓,我都喝了。你怎么不能喝呢。”
这位是真喝高了。大着舌头意思自己现在是领导了。
张凡摇着头,心想,自己已经很低调了,怎么还是让别人嫉妒呢?难道真的是不被人妒是庸才?
张凡面带这笑容,看着一帮醉汉想着怎么脱身。
就在这个时候,妈妈桑进来了。带着一群高挑的年轻姑娘进来了。
在一群姑娘的各种言语,气氛更是热闹了。胆子大喝了酒的几个乡镇小干部已经搂着姑娘开始叫嚣了。楼姑娘的熟悉姿势,绝对是没少喝花酒的主。
这让一些原本单身的女同学更是警惕了。
喝花酒楼姑娘,和平日里楼情侣的姿势绝对不一样,喝花酒楼姑娘,一定要楼出气势来。原本五块钱的资产,这个时候一定要有几百亿资产的架势,喝啤酒这个时候也要喝出八二年拉菲的架势,手里的雪莲这个时候一定要有古巴雪茄的样子。
妈妈桑看着一群喝点酒没了样子的小伙子们,心里也诧异。“这也不像是大佬啊,大佬最起码人前不会这么放肆啊,可看穿戴也不像是二代啊。也就杨公子略微好一点,其他的不是乡上的白条干部,就是学生娃娃的样子。难道送酒送错了?”
她又看了看张凡。“这个倒是挺稳重,举止之间有一种掌控局面的架势,可为什么他的同学都对他起哄呢?难道是装的?”
就在妈妈桑想着要把姑娘们拉走的时候。
包厢门开了。
“张院!哈哈,过年好啊。今天我们乡的同志们在这算是过年放松唱个歌,没想到碰到你了。”
“巴乡,过年好啊,过年好啊!你有不是不知道,我不喝酒的。”
“没事,没事,您不喝酒,茶素谁不知道啊,我先干了。”说完,蒙古汉子一口闷了一杯,然后转头看到了邵华的一个在苏尔坦乡当副科长的同学。
“嗨,你是张院的同学?怎么不早说,行了,今天我就不打扰了,你等会替我招待好张院,帮张院多喝几杯。”
说完,亮这酒杯底子的巴乡长带着人出去了。
然后,大家看着张凡,特别是几个在乡镇的男同学,这个时候情不自禁的往后退缩了几步。
但是,人怂气势不能弱。
“估计这是他的舅子哥,茶素最穷的乡当乡长,也没啥前途!”悄悄的给身边的或男伴或女伴悄悄的说着。
话还没说完。
紧接着,茶素高新区的领导进来了。这个高新区说是区,其实差不多已经算是所有区县中的龙头老大了。
“张院,来了也不打个招呼。过年给领导团拜的时候,您在手术室,哎,见您一面可真的不容易啊。”
因为茶素医院的关系,很多高新科技医疗集团在茶素设立了很多企业。这些企业别看目前投资不大,可对于高新区的领导,几乎都是爱答不理的。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醫路坦途 線上看-532 原罪
这些在茶素老大面前都不怎么客气的企业老总,在张凡面前缺虔敬的如同吃斋念佛的猫咪一样。所以高新区的领导对于张凡就重视了。他们也算是明白了。想以后又业绩,必须和张凡打好关系。
一波……
两波……
一波接着一波。
几个在乡镇的酒醒了。
别说其他女同学了,就连贾苏越都有点嫉妒了。
……
当张凡带着邵华和王亚男、贾苏越离开后。
同学们开始八卦了。
“邵华老公干嘛的?都叫他张院,啥职位啊。”
“茶素医院的院长,正院长!和我们年级差不多!”
“我去!”
“邵华凭啥能嫁给院长啊。”有些女生是这样想的。
“张凡凭啥当的院长啊。”有些男生是这么想的。
而王启发先生有点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