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大數據修仙討論-第兩千五百五十九章 不止展示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炼器?”千重真仙讶异地看了冯君一眼,然后摇摇头,“不是很擅长,你想说什么?”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她相信会有后文的。
“不擅长就算了,”冯君笑着摇摇头,“我师门里有件宝物坏掉了,正四处找高人修理。”
“上古家族也不一定什么都会,多半都是专精一两项,”千重真仙心里生出一些警惕来,不过也没太当回事,“很有名的宝物吗?”
这就是大尊的排场,就算我不擅长炼器,也有资格问一问你的宝物——若是不够格的宝物,都不值得让我看一眼。
冯君笑一笑,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演天镜……应该算小有名气吧。”
“演天……演天镜?”千重真仙怔了一怔,才疑惑地出声发问,“那是你师门的宝物?”
“其实是我和颐玦仙子的战利品,”冯君笑着回答,“不过我师门长辈希望,我能把它修好,可惜目前没有什么头绪,炼器道的半愚真尊也没把握。”
“炼器道的半愚……”千重真仙的眼中闪过一丝狐疑,她当然不会问什么“他都修不好你来找我”,刚把上古家族吹得那么牛,马上就直接认栽,这也不合适。
不过她依旧没当回事,而是继续展示上古底蕴,“你知道演天镜是什么级别的宝物吗?”
冯君正色回答,“不是特别清楚……应该真宝之上吧?”
“原来你也知道是真宝之上,”千重真仙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不管你信不信,我劝你一句话,三岁小儿不要闹市持金……若不是看三才道友的面子,我都有可能直接借走。”
“咳,”瀚海真尊轻咳一声,“道友是好心,可是话说得太满了。”
“是吗?”千重真仙瞥他一眼,似笑非笑地发话,“看来有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大數據修仙討論-第兩千五百五十九章 不止看書
瀚海真尊沉声回答,“反正半愚没有抢夺的念头,我还使用过演天镜,也没有觊觎。”
“好吧,我知道你们想让我看一看演天镜,”千重真仙倒也很光棍,“那就拿出来吧,我看看能不能修复。”
冯君才拿出演天镜,千重真仙就是一怔,然后笑了起来,“是这道气息?确实惹不起。”
她是要端着上古家族的排场,但是惹不起就是惹不起,直接承认也不丢人,所以她看向冯君,“这气息,是你师门长辈的?”
“是,”冯君点点头,“原本是要我推演凶手的,结果还是没有推演出来,气息也基本消失殆尽,我正好借着残余的气息,狐假虎威,四处问询一下修复方式。”
你这不是狐假虎威,是暗中警告我!千重真仙心里很明白,但是她真的生不起气来——惹不起,姚家也折腾不起,所以她只是沉声发问,“你师门长辈,也修复不了吗?”
“也能适当修复一下,”冯君面现难色,“但是我那长辈比较喜好财货,我出不起灵石,所以在外面问一问,看能不能找个比较便宜的地方。”
“同门开价高,倒也不是不可能,”千重真仙就非常理解这种现象,“起码安全性能得到保证,而且只会比外面人更用心,不过此宝的修复价格绝对不会低……你家长辈开价多少?”
冯君咧一咧嘴,含含糊糊地回答,“极灵……起码上百了,具体多少,我就不便说了。”
千重真仙想一想,然后摇摇头,“不贵,彻底修好这演天镜,起码要上千极灵,我姚家也有一些破损宝物,能请你家长辈帮忙修复一下吗?”
精品都市言情 大數據修仙-第兩千五百五十九章 不止熱推
咦,突然之间咱俩就这么熟了?冯君想一想,还是摇摇头,“这个……估计不好说,我家长辈愿意出手,还是因为我的身份,若是外人,恐怕……我不好跟它开口。”
“果然是这样啊,你嫌贵,外人可是连嫌贵的资格都没有,”千重真仙幽幽一叹,然后伸出了纤纤玉手,“你这演天镜,我看一看。”
冯君也没有犹豫,就将演天镜凌空送了过去。
千重真仙翻看一阵,又递给了旁边的残生真仙,“你也开开眼,能领悟多少算你的造化。”
然后她看向冯君,“你拿出此宝来,是担心我们算计你?”
冯君轻咳一声,“我觉得在共事之前,双方能有充分的相互了解,是比较负责的做事态度,能有效地提升效率。”
千重真仙点点头,声音里不带任何情绪,“话是这么说的,但是你这么试探……不好。”
冯君无语地撇一撇嘴,颐玦却是出声了,“前辈,最开始试探的是你。”
千重真仙看她一眼,笑了起来,“好吧,谁让你们三个都是妖孽呢?算我的不是好了。”
这一通交流完毕,大家也算“深入地沟通了意见”,最终决定瀚海真尊和卫三才在各个板块外策应,而冯君四人则是在板块上寻找线索。
残生真仙的手段果然不凡,他冲着颐玦和冯君接连打出一串手诀,瞬间两人的气息就大变,瀚海真尊却是一脸的愕然,“寒冰气息……这是模仿我玄水门下?”
“万幻门和元罡门也有寒冰气息,”残生真仙沉声回答,“主要体现修行的功法气息,冯山主和颐玦仙子都不是修行寒冰功法的,能有效掩饰身份。”
千重真仙也笑着回答,“若是瀚海道友能提供两块弟子腰牌,那就更好了。”
瀚海真尊忍不住回答一句,“我瀚海门下的藏菁长老,上次也大闹了灵木道。”
“不方便就算了,”千重真仙不以为意地回答,“我们这当面冒充,也是明人不做暗事。”
“我不同意你们冒充,”瀚海真尊丢出两块腰牌,“还好前一阵捡了两块元罡门的腰牌。”
“外院弟子?”冯君选了一块,“这个我可以冒充一下。”
“别院弟子……金丹八层?”颐玦的脸色比较苦,“差了一个大境界还多,我的敛息术,怕是不能瞒过所有人。”
“这个我来施为,”千重真仙也打出一连串手诀,“快点变换相貌,我帮你敛息,你不得动用超过本身灵气的一半,尤其不得动用神通和道念……打不过了,你可以跑。”
“一半灵气……那对方也得是元婴巅峰才可能,”颐玦不喜欢卖弄,但是这一刻,她还真有点不服气,不过紧接着,她就出声发问,“瀚海大尊,我的气息怎么样?”
瀚海真尊点点头,吐出四个字来,“神乎其技。”
接下来,冯君启动公交车功能,直接将大家带到了灵木道一个板块的外围,距离那板块也不过两千万里,“好了,我们就飞过去了,两位大尊保重。”
距离这么远,是因为他们要冒充是飞来的,距离太近的话,容易被发现异常,正经是两名真尊在两万千里之外隐藏,根本不用考虑任何被发现的可能。
看到四人飞得越来越远,瀚海真尊才用神念问一句,“那坤修……肯定是姚家的吗?”
“这个我可以保证,”卫三才毫不犹豫地回答,“不过此人我也是第一次见,不是我所见过的姚家大尊……活了四千多年,忽然发现,有点低估了姚家的底蕴。”
瀚海真尊沉默半天,才说一句,“恐怕未必是出窍大尊,颐玦都称她为前辈了。”
“我也是这么觉得,”卫三才的情绪有点低沉,“颐玦可能是从冯山主的态度里,猜到了什么,不过我看的是……敢对你呼来喝去的,出窍大尊未必有这胆量。”
瀚海真尊忍不住说一句,“三才道友,我发现你一如既往地不着调。”
“这事儿是你挑起来的好不好?”卫三才也郁闷到不行,“你非要说姚家……这个家族很邪门的,我都不敢去随便招惹,你硬要点名,我该怎么办?”
“那也只能怪你卫家子弟不争气,什么事儿都敢乱说,”瀚海很少跟人斗嘴,但不代表他嘴皮子不行,事实上他有毒舌的特质,“你们说了,被别人听到了,也好意思怪我?”
与此同时,颐玦也在跟冯君做脑波连线,“这个坤修,到底什么修为?”
同样是用“坤修”来代指,说明她也不敢直呼其名,生恐对方生出感应。
“修为什么的,我不是很清楚,”冯君回答道,“但是我确定,这是一道分神。”
“不是化身?”颐玦苦恼地揉一揉太阳穴,“也就是说……咱们遇到了一个分神大能?”
“不一定是分神大能,”冯君的神智还是很清晰的,“也许是合体期大能。”
“合体期大能,”颐玦的眼角跳了两跳,她对自己很有信心,出窍应该是稳的,分神……不客气的话,也问题不大,但是合体期,她都不敢断言自己能走到那一步。
所以她忍不住叹一声,“能吸引这样的坤修……你的魅力挺大。”
“分神是坤修,本体未必就是,”冯君也有点忍不住,咱不带这么吃醋的,“分神斩的是各种恶念和心魔,没准他有一个性别异化的念头,谁又说得清楚?”
颐玦沉默一阵,忍不住又问一句,“那他本体的情况,你没有推演出来?”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