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天行緣記 起點-第兩千一百九十四章 問話讀書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天行缘记
在‘万龙沼泽’内易天找到了宛青山留下的私藏,可里面早就被人搜过一空了。而易天在搜索的时候却是发现在三千里开外的地界内竟然有高阶修士现身的迹象。待到自己赶到后才发现原来是个不知名的散修与黑翼兜龙族的墨飞弘战在一起。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天行緣記-第兩千一百九十四章 問話推薦
稍稍留心便可以发觉那散修实力惊人,竟然力压墨飞弘一筹。随即易天便被对方察觉到了行踪,待飞上前去一问才知那散修竟然是上仙界降下真仙,自余天的邬绝。
至此易天心中也是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好在对方的修为似乎被界面之力压制在了合体中期的修为,但即便是这样能发挥出来的实力也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
本想要从对方嘴里套取点关于上仙界的消息,可邬绝却是面露不屑之色,随即又出手试探了下自己。此时他手中施展出来的神通较之前对付墨飞弘时有着极大的不同,至少易天能够察觉出他那灵光法术之中蕴含了不是仙元力远非之前可比。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天行緣記 txt-第兩千一百九十四章 問話熱推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手中天魔刀祭起后易天也是不甘示弱将焰狱魔火融入天魔刃中,操控着迎向对付的招数。
‘哄’的一声过后天上一黑一金两道法术抨击在一起呈互不相让的态势,易天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对付神通招数之前后继之力连绵不绝,好在自己的天魔刃经过焰狱魔火的强化后也是非同小可。
双方都把神通招数控制在最小的波动范围,所以没有波及到四周。比起之前邬绝对少墨飞弘交手时的场景气势上却是小了不少。
但作为当事人的邬绝此时脸上也都是惊讶之色尽露,他没想到面前之人所施展的神通法术可以正面硬抗抵挡下来。
在空中突然现出了个耀眼的光球,而后待到神通法术耗尽四周方圆百里开外激起了道道罡风朝着外界四散吹去。
与自余天的邬绝对拼一招后竟然落得个平手的结局易天脸上也算是露出了点笑容,心中暗道‘对方的实力和自己估量的差不多,虽然只是试了一招而已,但此招威力远胜之前墨飞弘出手时的强度。’
而对面的邬绝此时脸上也尽是惊讶之色,他的神通法术威力几许心中自然是清清楚楚,而在此却和对方达成了个平手自然也是说明了不少问题。
少倾只见邬绝收手后面露凝重之色道:“看来你的实力不弱么,也有自己坐下来与我交换下信息。”
易天则是收起手上的魔刀随后拱手笑道:“前辈谬赞了,说起来我也是取巧。前辈落下此界时日不多待到数年之后能够将此界的灵力炼化留予己用届时实力必定还能再上一个台阶。”
“果然不俗,你竟然连得我们真仙下界后所遇到的灵力问题都知晓,看来长孙亭应该也和你只会过了吧,”邬绝说道:“你就什么名字?”
“晚辈易天见过邬绝前辈,”易天接口道:“如此我们是否可以互换信息了么?”
“可以一人问一个,我先问,”邬绝说道。
“无妨前辈但请之言,”易天回道。
“长孙亭落下后实力如何?”
“长孙前辈当年落下后实力在合体中期,也就是和邬绝前辈你现在的样子差不多,”易天回道,同时目光掠过发现邬绝面色不改,但眼中还是闪烁了丝丝忌惮之色。接着易天问道:“敢问上仙界中有多少层天?”
“明着有三十六重,在三十六重外还有天外天,”邬绝回道。
“那光明天和自余天份属那两层呢?”易天追问道。
邬绝却是面色一沉道:“这是第二个问题,貌似你抢先了。”
易天撇撇嘴笑道:“无妨,那我的问题问过了,还是前辈先请吧。”
邬绝闻言面色稍缓又问道:“你说此界没有大乘期修士,那离此最近的界面内可有么?”
易天听罢心中也是好笑,看来邬绝还是对自己的修为没信心。估计是刚才和自己对上了一下后才会有此疑问的,理了理思路易天开口回道:“上灵九界之中下三界里只有幽冥界内有大乘期修士,世人称之为幽冥大帝狞狂,可惜他从不在人面前露面所以也没有什么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邬绝点了点头随后说道:“自余天和光明天都是三重天内的两个大型势力。”
“这么说起来你和长孙前辈份属不同阵营应该也是敌对关系吧?”易天道。
“这个问题的答案算是我白送的,”邬绝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接着有开口问道:“你可知下三界中可有什么仙界碎片的消息。”
熱門連載小說 天行緣記 ptt-第兩千一百九十四章 問話看書
听到仙界碎片这四个字易天心中便暗暗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随即面色一正道:“消息倒是有,不过前辈就打算这么平白无故套我的话么?况且那仙界碎片内凶险异常也不是等闲修士能够去探索的。”
眉头微微舒展开来邬绝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道:“好,看来是有的了,只是不知我该如何搜寻呢?”
易天面色不改心中却是飞快的计较着得失起来,这些个落下上灵九界的真仙分身如果能够吸收大量的仙元灵力便可以回复其本尊的三成实力,届时莫说是自己连得师傅那般的大乘期修士都未必是其对手。
但如果让他加入的话那对付起幽冥童子来却是多了一分把握,自己还怕这水不够混,即便是和宛刚石金明联手,可他们绝对不会真的与幽冥童子等人撕破脸皮。说白了自己一个散修大不了拍屁股走人,他们身为地狱界中的种族拖家带口的自然是有所顾忌。
顶多是在探索之时偏向于自己这边而不是全心全意与自己通力合作。相比之下让邬绝进入的话更妥当点,他一个下界真仙也是不会有所顾忌。可关键是让邬绝做大了也绝对不是自己想看到的事。
心中思量再三后沉声道:“我知道在幽冥界内有一处名为罗天仙宫的仙界碎片,如果前辈有意可以随我前去查探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