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從木葉開始逃亡 txt-第十章 被鎖定的宇智波(二)

從木葉開始逃亡
小說推薦從木葉開始逃亡从木叶开始逃亡
宇智波族地。
从四方长老手里接过大权的富岳,已经成为了宇智波一族新的领袖。
虽然一些激进派的人员对此颇有微词,想要推举别的族人担任族长之位,但碍于这是四方长老所下达的命令,他们也不得不遵从四方长老的意志,服从富岳的管理。
在当上族长之位,富岳才意识到,族长的位置并不好当。
但是成为宇智波的族长,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
本以为自己会和琉璃来一场龙争虎斗,没想到对方带着一部分族人叛逃,立即失去了四方长老的信任与支持,转而让四方长老把精力与心血投放在自己身上。
这算是意外的收获吧。
虽然琉璃的叛逃,让宇智波在木叶的处境,更加尴尬起来。
在高层那里,宇智波也逐渐变得不可信任起来。
两位顾问和根部首领团藏,不止一次在上忍会议上,公开批评了宇智波一族的不当之处,唯一还能够为宇智波说话的,就只有三代火影日斩本人了。
即使富岳想要反驳一些人的言论,但琉璃叛逃木叶,伤害同伴的罪名是坐实的,每次召开上忍会议,都会有一大波异样的目光集中在宇智波的探讨问题上,让富岳感觉很没有面子。
也不禁反感起琉璃叛逃村子的恶劣行为,这等于在一族的颜面上抹黑。
就连家族里也没有一人为琉璃说话。
在族会上不仅打伤了四方长老,还破坏了他们宇智波与千手一族共同建立的村子,对于想要夺取火影之位的宇智波一族来说,琉璃的叛逃打乱了他们的所有部署,让他们过去的努力尽皆付之东流。
在这种背景下,跟随琉璃离开一族的成员,也自然被他们钉在了一族的耻辱之柱上。
若非现在是战争时期,他们早就派遣人员,去追击这些宇智波的叛徒了。
“富岳,首次当上族长的滋味如何?是不是有一种很满足的成就感?”
四方长老的亲信宇智波离火找到在家的富岳,对他调侃起来。
“哪里有什么成就感,只是多了如何让一族兴盛起来的沉重使命而已。”
富岳苦笑了一声。
一开始他的确沉浸在成为族长的喜悦之中,但接踵而来的各种繁忙事务,差一点让他累趴下。
加上还要处理好与高层的联系,很多事情做起来都显得生涩。
尤其是团藏那里,对于宇智波的事情严重不满,一定要追究宇智波的失职责任,必须接受暗部的监控。
若非三代火影阻拦住,把团藏的声音压了下去,这次可没有那么容易揭过去。
这让富岳非常感激三代火影的照拂。
虽然知道三代火影这么做,只是器重宇智波一族的力量,想要拉拢宇智波一族融入村子,在这个时候雪中送炭,尽最大可能保持村子的平衡局势,但也因此,富岳才觉得放心。
如果毫无理由的帮助宇智波,富岳才会忌惮火影,会不会对宇智波不利。
“别这么悲观,即使其余高层对宇智波不利,但只要牢牢与火影进行联系,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哦?”
“这也是四方长老的意思。想要在宇智波一族中诞生火影,任务远重。与现任的火影打好关系,总会是有好处的。”
离火这么说道。
这也是宇智波在木叶唯一的生存之道了。
因为到时候,无论是宇智波主动放弃了火影,还是被火影放弃,在木叶的宇智波,就会迎来灭亡。
只能仰仗火影的鼻息生存。
“四方长老的意思,我明白了。”
富岳郑重点头。
“你能明白这一点最好。”
“四方长老的身体如何?”
富岳询问。
自从琉璃叛逃之后,他就听说四方长老的身体一直不好起来,估计是忧郁成疾。
“放心吧,长老的身体好得很,加上现在退休,有足够的时间来调理身体。你就不要担心那边的事情了,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前往前线?”
离火问道。
“现在族里的事情已经差不多平息下来,高层那边也有三代火影帮忙压着,我打算后天早上率领族人,前往前线战场支援。”
富岳想了想说道。
“虽然这种话是多余的,但还是要保护好自己。前线战场不比村子里,就算你拥有写轮眼,也可能随时死去。”
“我明白,我会注意一下的。四方长老那边,还有什么我需要做的吗?”
“没了,你现在已经是宇智波的族长,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就行了。”
离火摇了摇头,表示四方长老并未有什么要求。
“请代我谢谢长老的信任。”
富岳略微意动。
四方长老如此做,明显是打算放权,让他真正成为宇智波一族的族长,而不是在幕后操控,把他当成控制宇智波的傀儡族长。
这份信任,让富岳很是感激。
毕竟四方长老在宇智波的权威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比拟,如果硬要在幕后控制的话,富岳也无法反抗对方的遥控。
看到富岳那感动的样子,离火就知道他一定是认为四方长老对他进行放权,是对他能力的无比信任。
那个老家伙只是懒得再管木叶这些事情罢了。离火心里吐槽着。
未来即便木叶这里的宇智波失败,还能保存下火种,把宇智波的香火传承下去。
不过富岳这样错误的认为,反而是一件好事吧。
毕竟真相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残忍了。
把族长之位传给他,也不是因为信任他的能力,只是矮个子里拔将军,实在没有办法的事情。
当然,富岳成功的几率也是有的。
那就是带领宇智波一族,尽情在高层眼里苟且偷生,放弃一族曾经的荣耀与尊严,说不定哪一天高层玩脱了,宇智波一族就可以乘势而起。
不过以离火的判断,不要说富岳会不会走上这条路,族人们宁愿和高层们鱼死网破,也不愿意苟且偷生下去。
“那我走了,族里的事务就全部交给你了。”
离火过来主要就是为了把工作交接好。
毕竟刚成为族长不久,富岳的资历和做事能力都很浅薄,加上很多情报渠道,都是掌握在四方长老手里,离火需要把这些渠道,转交到富岳手上。
当然,也有一些情报渠道,是无法转交的,例如联络鬼之国那条线,已经被他全部切断,埋入尘土之中。
木叶的宇智波,和鬼之国的宇智波,也不会再有隐秘的联络渠道,彻底分裂。
目送着离火离开,富岳也是送了一口气。
在离火来的时候,他以为又是四方长老想要传达什么命令。
好在只是过来交接一些事务的。
这样一来,宇智波一族将彻底迎来他宇智波富岳领导的崭新时代了。
富岳在走廊上远望这湛蓝色的晴空,心中豪情万丈,对自己的能力充满信心,他要让宇智波一族在自己手上,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光彩,站在木叶村的最高点。

演习场中。
“呼……呼……水门老师好强啊……”
琳喘着气,身上挂了不少彩,看着在场中毫发无伤的水门,感叹着上忍的强大。
带土同样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看向水门的眼神,满脸不甘之色。
明明自己已经非常努力了,结果在水门手里,还是被耍得团团转,再看向卡卡西那边,心里的不甘更加浓郁了。
原因是只有卡卡西成功从水门身上夺取了铃铛,通过了水门的实战考核。
无论是在学校期间,还是成为忍者之后,自己与卡卡西的距离,从来都没有拉近过,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份差距越来越大了。
卡卡西手里握着白牙短刀,短刀上附着着淡蓝色的微光,有细密的电流在刀刃上缠绕。
卡卡西还是不太满意的看着白牙短刀上的雷电,自己的查克拉控制力还是不够,竟然让雷属性查克拉从刀刃之中泄露了一点出来。
至于另一只手里拿着的铃铛,是从水门身上抢来的,但也证明不了什么。
他知道,水门在刚才的战斗中,已经严重放水了。
就和对方说的一样,这只是一场为了了解他们实力的演习,并不是生死厮杀的实战。
自己离上忍还有一段距离要走。
但也明白水门的实力,并不是一般上忍可以比拟,尤其是体术和瞬身术。
这种差距带来的压迫感,让他想起了以往和白石对练时,自己拿影舞者毫无办法的无奈。
无论从哪里进攻,都被看穿,就连抢到铃铛,也是因为水门的放水缘故。
“好了,演习结束,我对你们三人的实力大概了解了,总体来说,你们的潜力都很大。今天是我们第一天认识,我们之后找个地方一起吃顿饭吧,老师来请客。”
水门走过来笑着说道。
“真的吗?水门老师?”
带土惊喜的问道。
“当然,想吃什么都可以和老师说。”
水门点了点头笑道。
卡卡西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把白牙短刀上的雷属性查克拉消失掉,放入背后的刀鞘中。
水门看到这里,也是松了一口气,本以为卡卡西会冷酷的拒绝掉,看来问题还没有严重到封闭自我的程度,基本上对于同伴的建议,多少是可以听进去一点的。
当然,听进去和会不会配合,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至少在刚才的演习中,卡卡西只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带土和琳则是配合战斗。
一起吃过饭后,水门就暂时先离开了,向火影大楼那里走去,汇报一下工作内容,以及他之后要在水门班里实行的措施,都要和火影交代一下。
“卡卡西,我一定会超越你的!”
见识到卡卡西强大的身手,以及神乎其技的刀术,带土心中充满了斗志,以卡卡西为目标前进。
“那你好好加油吧。我先回去了。”
卡卡西看了一眼表情认真的带土,转身离开。
告别了带土和琳,卡卡西就直接一人返回家里,今天主要的工作是认识一下新的带队上忍,见识完了,接下来就是修炼时间。
就在卡卡西准备到院子里修炼的时候,在客厅的地板上,冒出了一颗脑袋,然后是半截泥土制成的身子。
白石的土之分身——土将军。
“这个时候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卡卡西并不意外的问道。
土将军把一个卷轴放到卡卡西手上,就潜伏地底,消失不见。
卡卡西在土将军离开后,解开卷轴,阅读上面的内容。
在看完之后,卡卡西就眉头皱了起来。
这上面记录的情报很简单,他的新队友宇智波带土,被某个神秘的势力盯上了。
连带着自己在水门班里,也要小心一点,遇到事情需要谨慎对待。
“那个笨蛋啊,盯上那个家伙有什么好处吗?”
卡卡西稍微意外了一下,虽然不觉得那个笨蛋身上有什么是值得人觊觎的,但事情已经发生,自己这边的确需要留意一下才行。
卡卡西把卷轴用火烧掉,不留下一丝痕迹,之后才前往院子里开始修炼刀术。

把情报传给卡卡西之后,土将军就开始尾随着其中一个目标,跟着一起前进。
对方在土层里面,移动了大半天才有停下来的意思,这里已经不是火之国的地界。
土将军意识到,前方很可能就是敌人的据点所在。
根据已有的情报,对方阵营里,有着一名拥有强大瞳术的写轮眼忍者,不能够草率大意。
幻术那种招数太麻烦了,它并不适合与这类型的敌人交手。
因此,土将军觉得接下来必须慎重一点前进。
土将军让寄宿在身体里的水之分身出来。
然后拿出一张纸条,在上面写字。
——五分钟后我会把敌人的据点准时炸掉,到时间的五秒后,立即用逆通灵之术把我召唤回来。
面对强大的幻术,土将军显然非常忌惮。
因此,它要求水蛇在它爆炸的五秒之后,就用逆通灵之术把它召唤回来,避免和敌人正面战斗。
水流汇聚而成的水蛇点了点头,随即钻入了草丛之中,失去踪影。
土将军开始潜入地底,小心翼翼朝着前方探索。

“斑大人,我发现了一个不错的目标,对方一定符合您的选择标准。”
光线昏暗的溶洞之中,白绝带着好消息回来了。
坐在木椅上的老人——宇智波斑立即睁开了眼睛,猩红色的勾玉散发出妖异的色彩,对准白绝。
白绝丝毫不感觉害怕,没心没肺的对斑嘻嘻笑着。
“斑大人,这就是那个家伙的资料,我已经差不多收集全了,我敢保证,他一定是最为完美的人选。”
白绝迫不及待把带土的各种信息说给斑听。
对方是什么性格,未来的理想,平时的生活作风,包括喜欢的人,以及一天之内最多扶了多少次老奶奶过马路这件事,都是记录的一清二楚。
“说起来不可思议,那个家伙有时候只用了一天,就帮助了二十多个老奶奶,他遇到老奶奶的概率连我都觉得惊讶了,这种吸引老奶奶的特殊体质比我们都要奇怪呢。”
白绝这样笑嘻嘻说道。
斑没有介意白绝那搞怪夸张的语气,除了潜行能力之外,斑不会相信这种生物会有脑子这种东西。
白绝的话,很多时候都是不经过大脑思考的。
这一点,斑心知肚明。
斑仔仔细细听完白绝的讲述,脑海中立马构想出带土的形象。
拥有强烈的爱意与善良,脑子不灵光,有喜欢和珍视的目标,还是宇智波一族的忍者。
这的确是最为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宇智波带土吗?”
“没错。斑大人,那现在要把他带过来吗?”
白绝问道。
“不,暂时不用。还不到时候,要如何布置他以后的人生,是非常麻烦的事情。”
斑沉稳说道。
“是吗?那就暂时先放着了。不过,我也有点怀疑这个小鬼行不行,毕竟不是宇智波一族的天才。”
白绝说的是写轮眼的事情。
“开眼年龄早晚,和天赋并没有直接关系。每个人的人生经历都是不同的,宇智波的忍者,想要获得力量,就要沉沦黑暗。亲眼看到珍视之人,在眼前毁灭,那就是堕落的开始。之后再让他去看清忍界之中的黑暗与悲惨,用更强的黑暗刺激他……这就是他身为傀儡的一生。”
越是黑暗,越能刺激写轮眼的成长。
尤其是本性善良的宇智波,曾经的善良与爱有多丰满,沉沦黑暗就有多彻底。
那种强烈的黑暗,会促使写轮眼进化。
“那可真是期待。”
白绝嘻嘻笑着。
人类的恩怨他是不能理解的,无论是欢笑还是悲伤,他都没有那种体会。
斑的命令,就是他们白绝的意志。
无需思考,只需要按照命令行事即可。
“对了,还有一件事有点奇怪。”
白绝想起什么说道。
“什么事奇怪?”
“那就是这次我们前往木叶侦查,并未遇到阻碍,其余的白绝都没有发生问题。而在这之前,木叶发生了一件大事。”
“大事?”
“宇智波和日向的一部分族人联合叛逃木叶了。”
白绝说道。
“叛逃?”
斑抬起头,露出满是皱纹的苍老脸孔,眼中也露出一丝疑惑。
“是的,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在这之后,我们就能畅通无阻在木叶地底潜伏了。”
白绝的意思很明确,过去前往木叶的白绝,莫名失踪的原因,说不定和叛逃的宇智波与日向忍者有关。
“是谁引发的?”
“名为千叶白石的木叶中忍,在此之前,对方是木叶的一名普普通通的医疗忍者。他有一名宇智波的女友宇智波琉璃,似乎是他们两人联合发起叛逃事件的。”
白绝回答。
“更详细的呢?”
“没了,我能探听到的,只有这些了。还是我监视宇智波的时候,从一些宇智波忍者口中偶然间听到的消息。我估计木叶高层对下面下达了封口令。”
白绝无奈摊开手。
“寻找这些人的下落,我需要了解他们的情况。”
斑毫不犹豫的下达这道命令。
不管叛逃木叶的这些人里,有没有人是和他派过去的白绝暗中交过手的,光是离开木叶的宇智波,就值得他去探索其中的隐秘。
因为这件事情,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事前一点都没有准备。
“斑大人,这件事就放心交给我们吧。”
白绝笑着答应下来。
毕竟情报探索,本就是他们白绝的本职工作。
“好了,你可以下去了,我现在需要休息——”
轰!
大地突然爆裂,爆发出强烈的起爆火光。
斑坐着的椅子,四周包围住大量的粗壮树木,把自己保护的密不透风,飞滚向黑暗之中,还能听到黑暗中不断传来的痛苦喘息声。
“斑大人!”
白绝大声喊着斑的名字。
他也同样不好受,虽然由于炸弹的力量是从地底发出,隔着坚硬的土层,没有把爆炸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但巨大的震力,依旧让他感到五脏六腑移位一样的痛苦。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而斑此刻的生命力又极其微弱,白绝很担心斑会在突袭的爆炸中暴毙。
“咳咳……咳咳……”
斑歪斜着坐在椅子上,嘴里吐出了血,手指与身躯颤抖,呼吸也变得急促,生命的火苗仿佛在紊乱的风中摇曳着,越来越弱。
好一会儿,他才缓过气来,猩红色的写轮眼冰冷的扫向刚才爆炸的地点。
那里出现了一个不是很大的坑洞,却没有看到敌人的身影。
“我没事,神树的力量还可以为我供应生命力。”
斑的话让白绝暂且镇定下来,但语气中的虚弱也难以隐藏。
最重要的是,他发现斑坐着的木椅子上出现了血迹,明显受伤不轻,只是借助‘神树’的力量供应才活了下来。
“斑大人,现在我们怎么办?”
白绝有点不知所措,现在斑的力量极其弱小,肯定是不能参与战斗的。
他一说完,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又跑出来了一名白绝。
不过和一般的白绝不同,他的脸是旋涡状的。
“斑大人,这是发生什么了?怎么突然之间变得好吵,地震了吗?我刚才正在想怎么样才能倒吊着大便呢。斑大人,您知道怎么样才能倒吊着大便吗?”
“阿飞,别闹了,有敌人过来,快去把他们解决掉!”
斑冷酷的下达命令。
竟然让他宇智波斑吃了这么大一个亏,看来是个不简单的敌人。
“有敌人?”
似乎刚反应过来,名为阿飞的白绝,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平时一脸稳重的斑,语气里已经带着冰冷的杀气了。
阿飞身体立刻融入土层里面,失去身影,寻找斑口中的敌人去了。
“把其余白绝叫上,我们要离开这里。”
斑又给留下来的白绝下达命令。
既然被发现了据点,那么就意味着,这个地方已经不安全了。
必须立刻转移据点。
想到此,斑嘴角不由得苦涩。真是苟延残喘的人生。
他宇智波斑当年何等威风,此刻竟然要对这种程度的敌人避让。
要是被那个男人知道的话,一定会被他狠狠取笑的吧。
这种落魄的姿态,真是有够丢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