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神話版三國 txt-第三千八百一十章 又是一個大坑展示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神话版三国
这种真正意义上绝户的招数撒下去,我倒要看你能支撑多久!
杨仆离开之后将好消息告诉给邻戴,邻戴大喜,第一时间就来询问张既,张既对此当然是有什么说什么。
“我们这边终于要修路了吗?”邻戴惊喜的询问道。
“嗯,我走的时候,长安那边确实是在讨论给这边修路。”张既点了点头说道,这话确实是他在政务厅的时候听说的,虽说他和陈震在那边打杂,但身处中央,了解的确实是更多一些,很多消息他们这俩打杂的都心里有数。
故而张既确定这边确实是要修路了,毕竟陈曦一开口,这事基本就成了,当然这是张既这么认为的,已经跑路的孙乾可不是这么认为的,孙乾虽说推辞不了,但孙乾可以持续性的在修了,在修了……
毕竟这边的道路是真的不好修,至少以目前技术而言,冻土层上面的道路就算是修好了,也持续不了太久,孙乾是修过,然后跪了,知道这路修不了,给陈曦递个台阶拖着就是。
这已经不是什么敷衍的问题了,而是纯粹技术达不到,就是因为太高了,涉及到冻土问题,孙乾倒是想修,可也得考虑一下现实。
张既不懂这个,他就是一个标准的实干官僚,根本不懂修路,只觉得陈曦已经给孙乾打了招呼,孙乾也应了,这事应该就成了,所以直接给了杨仆一个好消息。
“这可实在是太好了!”邻戴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在这边给汉室戍边什么都好,就是出入困难,汉室的赏赐也都是放在汉中或者陇南这边让他们自己想办法运上去。
邻戴以前还让运送物资的驿站兄弟帮过忙,结果驿站的兄弟也没拒绝,连拉带拽,将赏赐的物资给送到四千米的位置,然后过个五百来米的坡就到他们住的地方的时候,驿站的兄弟直接晕过去了。
当时把羌人吓得啊,从那之后邻戴也不敢让驿站的兄弟帮他们送东西了,都是让驿站的兄弟送到两千米那个站点,然后放只鹰通知他们,然后他们过来取,毕竟那次一堆人像陈震一样躺平晕过去,实在是太过吓人了,羌人很需要有一条入藏的路。
这也是青藏地区的羌人和司马朗发生冲突的原因,羌人是真的需要这么一条进出的道路,可司马朗是真的修不了,然后一来二去司马朗就被羌人挂在草垛上当靶子练射击了。
可没想到这张长史刚一来,就将这出入的最大问题给解决了,这还有什么说的,司马朗实锤是奸贼。
“安心,长安那边记挂着边地的兄弟们呢,这不每年发放的物资都没有少你们的。”张既快速的树立着中央的权威,拉拢着羌人,这可都是他以后的基础盘啊。
至于以来就放出这个好消息,是不是有点背刺司马朗的意思,这倒还真没有,张既走了一遍也觉得这路难修,毕竟这高度确实是有些离谱,修起来的话,工程难度高是可以理解的,可不至于完全修不了。
更何况,陈曦都发话了,孙大夫都点头了,工程队都安排好了,这还有什么担心的,肯定能修好。
然而张既完全没想过,司马朗是实地过来调研发现真修不了才给羌人这么一个回复了,真要耍滑头,司马朗还不会耍了?
司马朗正是因为不想要耍滑头才能导致被羌人折腾的挂在靶子上了,张既和司马朗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张既没机会接触到修路这件事司马家家大业大,司马朗也搞过混凝土浇筑之类的东西。
结果残酷的现实让司马朗明白在高寒高原冻土地区,混凝土道路要面对低温无法凝结,冻土开裂,地基融化等一系列因素,简单来说就是他修不了,您找个高人修吧。
孙乾其实也修不了,陈曦对于孙乾的勒令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孙乾已经准备好了征召五十支工程队,派遣两支经验丰富,适合养老的调研工程队去实地研究,这不就正在修呢吗!
所以张既并不知道自己现在许诺的越多,等最后出入青藏地区的道路没有办法兑现,自家的火力拉的就越稳,甚至当前司马朗享受了什么待遇,张既也就能享受什么待遇。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更可怕的是,司马朗至少不在羌人面前出现,而张既这可是进入了羌人的老巢,到时候谁更惨什么的,可能真要好好评估评估了。
当然张既和邻戴并不知道这件事的内中原因,张既是对于长安当时陈曦问询孙乾,由孙乾带头处理这件事的信任,哪怕目前没有外传,但张既估摸着陈曦已经开口了,这事肯定稳。
另一个邻戴则是纯粹对于汉室的信任,外加张既来了给了赏钱,又给出谋划策,还给弄出来一条土特产之路,这人一看就比司马朗靠谱几条街,这样的人物犯得着骗他。
故而在听到张既保证之后,邻戴大喜,这还有什么说的,汉室爸爸已经开始修路了,按照张既的说法,可能调研需要一年,修需要两三年,可这都不是问题,安排上了就是好事。
更重要的是这事儿已经彻底坐实了司马朗是个奸贼,也让羌人头人下定决心在接下来尽快从新州这个大坑之中跳槽到益州,再或者自行组建一个新的大州,这样他们就有新的青天啦!
“事情就是这么一个事情,汉室再随后也会往这边派遣部分精锐士卒介入这一场战争。”安抚好邻戴之后,张既开始言及最重要的部分,他已经看出来了,邻戴根本不想让其他军团上青藏这边来戍边,所以张既迂回着来处理这件事。
一开始张既还以为发羌和青羌有什么不好的想法,然后再三仔细观察之后,张既确信羌人没有划地自治的思维,他们只是想端着这个铁饭碗继续混下去。
只是因为以前穷困的时间太长,守着这个铁饭碗,生怕有人跑过来和他们抢,故而青藏地区的羌人,不管是头人,还是普通民众,都是希望他们这群人待在这里为汉室戍边。
简单来说他们可以接受普通的百姓来这边和他们混居,但他们不大想这边再来几个军团,毕竟按照汉室以前的套路,延边地区发钱是按照额度发了,人多了额度不变,落到人头上的就变少了。
所以羌人内心是拒绝有人来帮忙的,这也是之前捂盖子的原因,只要证明了他们羌人还能站稳,还能锤那些外贼,那么汉室就没有正当的理由消减他们的额度,他们就依旧能快乐的生活下去。
按照邻戴和注诣等人精确的计算,汉室每年给他们下发的各类物资,结合当地的产出,足够他们在这边发展成为一个两百万到三百万人的大部落,所以这些人完全不想放弃汉室下发的户籍身份,每一个活过七岁的孩子,都在第一时间进行登记。
因而在听到张既说汉室要调动精锐军团过来,邻戴的面色当即就有些不太开心,这过来可是要吃他们下发的粮饷份额的。
“这方面都尉大可不必担心。”张既既然已经看穿了这一点,自然也就有了相关的准备。
“调来的并非是屯田兵,也不是川西的地方戍卒,而是恒河那边的精锐禁卫和葱岭的西凉铁骑,这两支军团都尉也都心里有数吧。”张既笑着解释道,邻戴一听点了点头,这军团不抢他们份额,是他们的爹,不过没关系,只要不抢他们的份额,当他们爹也没啥。
再说西凉铁骑跑过来率领羌人那已经不属于什么新闻了,羌人有什么办法,羌人不仅不觉得无法忍受,反倒还乐见其成,毕竟跟着西凉铁骑缴获一般都是挺不错的。
至于说西凉铁骑和恒河那边精锐禁卫会不会抢他们羌人这点东西,不是邻戴看不起,放十年前大概率会,放二十年前,他们肯定被抢光,但是现在,一线精锐战卒,一年两万四千文的粮饷,何必抢他们羌人这点东西,丢人又丢份啊。
这么一想,邻戴安心了很多,再说有这种军团压阵,邻戴觉得他什么对手都敢打,打败了就去抱大腿,请大佬报仇,以前可能还会怕这些人,现在,现在大家不都是围绕在汉长安的兄弟吗?
所以拉兄弟一把,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稳了,稳了,这把稳了,思及这一点,邻戴反倒想让恒河那边的精锐和西凉铁骑尽快赶到。
“敢问长史,西凉铁骑大概什么时候能抵达高原,我等到时当备宴款待。”邻戴暗搓搓的思考了一下,发现西凉铁骑来了之后有利无弊,最多就是吃他们几顿东西,这个他们还是能顶住的。
“现在已经八月了,九月罗马那边阅兵,儒略历略晚了一些,大致接近十月的时候才会阅兵,而池阳侯等人目前应该还在罗马,故而西凉铁骑就算要出兵,恐怕也需要到十二月才能抵达。”张既幽幽的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