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我在黃泉有座房-第七百零五章: 最後一賭

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我在黄泉有座房
联盟历95年2月19。
今天我们在海边钓了一天鱼,嗯……这个老鬼钓上了一条‘特别’的海鱼,我们坐在沙滩上烤着这条大鱼,一边喝着啤酒。
(后来我才知道,这条鱼叫油鱼……mnb)
老鬼告诉我,他准备离开了。
我问他去哪,他说去一个早就该去的地方,哪里才是他的家。
我很好奇,他口中所指的地方,于是问他,既然早就该去,那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去?
(他的回答一点都没有创意,果然还是为了女人。)
不过他的意思是,距离他离开的时间还有十几年,而且他走了,但需要一个人来代替他的位置。
作为回报,这个人可以获得和他一样的地位、权力、甚至是永生。
他承认道,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他甚至无法如现在这般,出现在现世里。
(呵呵,我忽然理解他为什么那么喜欢去做大宝剑了。)
或许是啤酒喝多了(事实不是),我突然感觉肚子里咕噜噜的叫唤。
这时候我脑海里福至心灵般,主动和这个二货打了个赌……
……【马赛克】
那天我赢了,那天我也输了……
不知道油鱼为何物的丁小乙,看着这片日记一脸露水,到底是赢了还是输了??
感觉这篇日记非但没有让他明白发生了什么,反而搞得他更迷糊了,抬头看向身边的大帝。
“所以呢??”
“所以你爷爷赢了,吃了这颗药丸,和我回去吧,回去后你就是幽山的主人,冥府的统治者。”
这话从大帝口中说出来,丁小乙第一反应就是这家伙是不是冒牌的。
但有这份日记的残页在,若不是大帝本人谁能拿到这份残页。
“那这玩意呢?”丁小乙指了指头顶那片业力。
“理它作甚,随我回去,你就是冥土主宰,什么业力加持你身也不过是锦上添花。”
“锦上添花?”
丁小乙愣了一下,心头顿时狐疑起来,看着大帝手上的瓶子,丁小乙犹豫了一下,将这个瓶子拿在手中,只是却没有如大帝所想的那样吃下去。
而是反问道:“吃下去之前,我有三个问题。”
“问!”大帝眉头微挑。
“第一,既然冥土这么好,为什么你不留下继续做的你大帝?”
这是个很敏锐的问题,如果真的如大帝说的那样,这个宝座足以让无数人打破头去争夺,大帝坐在这个位置等同无敌一般的存在,为什么要放弃呢?
然而大帝对于这个问题神色却显得格外轻松,淡然的吐出两字:“回家!”
他指了指西边方向:“昆仑上的浮岛,那扇青铜之门后,其实你可以理解为一个通道,连接着另外一个世界,在古老的过去那个世界被称之为,彼岸、仙界、甚至是所有人理想的地方,我从哪儿来,如今自然要回去。”
说到这里大帝眼底流露出深深的思念,目光仿佛穿过空间的隔阂,目视在那扇青铜门上。
“那为什么选择我??”丁小乙继续问道,他掰开手指给大帝细细数来,冥土中有糟老头、神荼、又有甶孑、血河等等大佬,再往下数更是多如牛毛。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怎么看,哪一个也比他更有资格继承大帝的位置,就算是不选贤德,选人唯亲,不是还有个鬼公主白棠的么。
如果把偌大的冥土形容为一家公司,那么糟老头就是首席CEO,下面各大部门领导,甚至是股东,下面还有无数部门干部。
眼看着这些大小领导们,总算是把集团总裁熬到了退休,结果总裁随便在外面找了个一穷二白的穷小子说,这是给你们找的新老大,以后你们听他的,好好干啊。
下面人估计当场就要炸锅了。
至于自己爷爷和大帝所谓的赌约,更像是一句戏言,况且日记上也没真正提及到所谓的赌约内容,还不是大帝说什么是什么。
所以他根本不相信大帝的话,如果仅凭一份赌约,就把偌大的冥土交给自己,那才叫儿戏。
对此问题,大帝沉默良久才道:“他们不合适。”
“糟老头也不合适?”他盯着大帝。
“不合适,他管理冥土太久,坐在我的位置上,也只是挪挪屁股没什么区别,更重要的是,他没有承担起冥土的能力。”
“呵呵,您的意思难不成在说,我有??”丁小乙冷笑道。
然而大帝手掌轻轻一扫,自己体内突然生出一种强烈的躁动,只见那尊万象乾坤葫芦居然不受控制的飞出自己的身体,悬在了大帝的手上。
大帝指了指这枚葫芦道:“你没有,但它有,我要走了,会把娘娘和宁与一并带走,他们走了,六道轮回就会崩塌,你要做的是凭借这个葫芦,重开六道。”
说完大帝神色凝重的补上一句道:“这就是你成神的契机。”
这番话里信息量巨大,饶是如丁小乙这样,也需要花费好大时间消化一翻。
“娘娘??难道日记里提及的女人是娘娘??这俩不是死对头来着么??”
而得知自己成神的契机,居然是取代两人的位置,丁小乙嘴角不自觉的抽搐了几下,心想:“难怪!别人升级只需要100经验值,换做自己,好家伙这是奔着一个小目标方向去的。”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可怕。
如果按照大帝的说法,加上日记的上的内容,难道从一开始自己就被大帝定下了这条路么?
困惑中,他差点就要把这个问题脱口而出,好在他强大的理智让他牢牢闭上了嘴。
旋即问出第三个问题。
“代价呢!”
丁小乙看着大帝,问出心里最迫切想要知道的答案。
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即便有,这个馅饼怕也不会怎么好吃。
如果这个位置真的那么好,他不信大帝仅仅只是为了回家,就把这个位置扔给自己。
这里面必然是有自己所不知道的代价。
果然,提及到这个问题时,大帝的神色顿时就难看了起来,他沉思量良久,眉宇间不是纠结的拧在一团,像是在犹豫到底是否该告诉他这个问题的答案。
就在大帝心中正在为这个问题所感到纠结的时候。
他们头顶的星空上,突然爆闪起灿烂的佛光。
一声阿弥陀佛,犹如平地惊雷,在星空中荡起灿烂霞光。
“已经打起来了,要不要去看看!”
大帝眯着眼睛看向天空,已然看到一场庞大恢宏的战斗在星空中激烈爆发。
“有什么好看的,谁能是胖胖的对手。”
丁小乙不以为然的说道,这片星空之下谁人是胖胖这位幽冥教主对手。
即便是无相这样的神秘存在有如何,只怕战果已然是可以预见。
“哈哈,那可不一定哦,要不要我们……”大帝下意识的就要开口打赌,但这次一次话到嘴边,却硬生生的给咽了回去。
丁小乙见状却心头一动,赶忙抓住机会道:“赌一把怎么样。”
大帝置若未闻般像是没有听见一样,见状丁小乙继续道:“如果我赢了,我乖乖的吃了这颗药跟你回去,如果我输了,我还是一样乖乖跟你回去,但你要在离开前,答应我一件事。”
“哦!”
丁小乙的提议倒是令大帝顿时心动起来,反复确认道:“你确定你没说错。”
“没说错,我赢了话就乖乖跟你走,我输了也一样。”
丁小乙确认道。
“好,赌了,就当做是我在这个世界最后一把。”
大帝赌瘾大起,自己逢赌必输的特性护身,而且无论是输赢,对自己都是百利无一害,既然如此,索性他就和丁小乙赌上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