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劍宗旁門討論-第六百五十九章 混亂的北方熱推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来到北方天域,苏礼其实是有些茫然的。
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就连海棠也只能凭借一些过往听到的传闻来给他进行一些似是而非的讲解,他又该如何凭此来寻找自己的女儿芒嫦呢?
唯一值得欣慰的,还是他追寻着上一次芒嫦祈祷时留下的定位,知道她并非在九天之上的北方天庭中,而是在这地仙界上。
此时苏礼前进的方向就是顺着那先前芒嫦祈祷的方向而去……就算不能马上找到她的踪迹,至少也能发现一些线索。
因为是忙于赶路,所以苏礼这一路来真的是没有任何心情去游山玩水。
他带着狗子和海棠一路急速飞行,总算是在十天的时间内飞跃了天界广袤的土地,接近了那最早芒嫦发出起到的地域。
然后果不其然地,他在一片群然环绕中看到了一座仙凡杂居的大城……北方天域似乎向来都是如此,仙凡杂居,也是为了这些凡人能够守到更好的保护。
毕竟以北方天庭那浅薄的根基来看,这地仙界辖区内的凡人所能提供的信仰绝对是十分重要的。
但是如此仙凡混杂的情况,又该如何找出芒嫦的线索呢?
好在这是仙人的世界,万事都能以天机推演得到结果。
这方面苏礼是才上天界没多久,对于天机变化以及因果关联也纯粹是靠本能感应。
但是有海棠在就不一样了,她直接在远远地看到了那座山中大城之后直接就推算了一下天机,然后十分笃定地说道:“妾身能够算得出,那孩子就算不在那里也在那里呆了很长一段时间。”
苏礼问:“能知道具体是哪里吗?”
海棠抱着苏礼的发丝荡了一下,分外自得地说道:“妾身这天机推演之道可是有上百万年功底的,郎君切勿小瞧了。”
苏礼瞬间无语,他被椿的年龄给打败了……同时又被这百万年都不曾改过的‘童心’给击败了。
好在椿是女孩子,这份天真非但可以被原谅还能被当做可爱……
而海棠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现在抱着苏礼发丝荡来荡去的模样和她的那些妹妹们真是一般无二,就差脑袋上连着根果柄了。
无论如何,看起来入城是首先要做的一件事情了……只是他从来没有在这天界游历过,也不知这北方天域的城市会有什么特别的要求?
然后果然出问题了,他们在这城门口被拦了下来……
城门口的守卫有元婴修为,苏礼也没有刻意压制自己的修为状况,但他还是被这两个元婴期的守卫给拦下了。
“上仙请留步,按照红目妖尊的法令,任何入城者都需要上交一枚仙晶或是一枚神髓。”
苏礼微微意外,他总算是想到了自己忽略了的是什么……貌似就是这仙界的货币体系。
这时他左侧鬓角上的发丝滑落下来,海棠立刻从她的‘窝’里钻了出来抱住了他的耳垂轻声细语:“郎君,这仙晶是指一位仙人修炼一个周期后所得的至纯法力凝结,而神髓则是一名虔诚信徒一年内信仰之汇聚的纯粹愿力。”
苏礼表示这种东西他都是要多少有多少……但是怎么凝结呢?
却见海棠已经在他耳边稍稍动作,随后耗费法力凝结出了一枚‘仙晶’来。
苏礼顺手在耳边捋了一下头发,就从耳边摘下了这枚仙晶……他感受了一下,发现这所谓的仙晶其实就是剔除了一切个人信息并且提纯到了某个标准线的仙灵之气。
对于仙人来说,这样的仙晶只需要一枚就能够立刻恢复大量的法力……而对于尚未成仙者,则是修炼至宝。
一枚仙晶可以省去元婴修士无穷苦功。
苏礼感受到了这种情况,心中明白这也是这天界修士修炼中的一种‘便利’。
对于凡间来说高高在上的仙人触手可及,指缝里稍微漏下来点好处就足以令他们收获巨大。
他一边这么想着,同时手指一弹,这枚仙晶就飞向了离他最近的那个守卫。
“谢上仙理解,请进。”
两个守卫立刻恭敬地让开通道,让他走进这座群山之中的大城。
苏礼发现在这座城内,他的神念被压制在一个很低的程度。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否则任何一个仙人在这只要神念扫过,整座城市的秘密就是一览无余了。
如果是怀着正常游历的心态,此时苏礼定然是会找个本地人当向导,带他熟悉这座城市的主要建筑与势力分部。
但是现在他是怀着赶时间找人的心态,于是就直接问海棠:“怎么样,能够确认芒嫦的方位吗?”
海棠有些为难地说道:“不行啊,这座城市的所有者实力很强,在他的气机笼罩之下天机混乱很难理出头绪来。”
苏礼听了不出所料地点了点头……这也是他没怎么学天机推演的理由,关键时刻能派的上用处的时候实在不多,还不如一路莽过去得了。
但好在他还有一个后备方案。
既然是找人,他怎么可能忘记他家的柔嫦?
早就明白主人心意的柔嫦直接从苏礼的褡裢口袋里探出脑袋,然后仰着鼻子一阵嗅,便很快确定了芒嫦留下的气息方位。
優秀都市言情 劍宗旁門 ptt-第六百五十九章 混亂的北方讀書
这对柔嫦毫无挑战,芒嫦小主人的气味那可是有很大一部分和主人完全一样的,她怎么可能会辨认不出这种味道?
于是在柔嫦的指点下,苏礼快速往这大城的某个方向快步走去……
一路上他遇到的都是凡人或者仙人之下的修仙者,沿途也都是普通的凡人建筑。
这些建筑排布密集,但是街道却非常开阔,倒是也有一番大城气象。
只是哪怕这是在天界,看起来仙凡有别还是很有市场的,那些凡人乃至修行者都是刻意远离了他而没有一个上前搭话的。
这是他刻意为之的事情,他没有收敛自己的天仙气息,就是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当他走了十几里路,却意外地发现这里还有一堵完全以仙灵之气构成的光墙。
以这堵光墙为分界,再往前那就都是亭台楼榭飘渺氤氲的仙家气象了……所以,这座城市竟然是分内外的。
外城是凡人与修者杂居的地方,而内城则是仙人所在之地。
“这样也好,至少目标就小得多了。”苏礼脸色稍稍缓和地说了一句。
随后他就一步迈入了这堵光墙之内。
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但苏礼却知道这一堵光墙是分割了仙凡的。
事实上这应该是一种分割空间类的阵法了吧,那他的狗子是怎么透过这堵阵法光墙来闻到芒嫦的味道的?
这不科学……咳咳,这很修真。
看起来柔嫦的鼻子已经进化成了苏礼不理解的样子……但这无关紧要,他只需要知道这次多亏了柔嫦,他将很快找到闺女的线索了。
忽然,柔嫦抬起了她的脑袋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
苏礼随后在一幢建筑前停了下来。
这里并非是内城的核心区域,有些显得偏了。
但是对于苏礼来说这却是正好……说明这里并不是什么受人重视的地方。
他抬头看向这幢仙府的牌匾,却见门前上书‘小寒门’这极具古韵的三字。
这是个传承悠久的门派,但看起来却一点也不显得强势。
海棠看到了这个牌匾若有所思,然后说道:“原来如此,当年的玄冥是出生于这‘小寒门’的,难怪处处透着一股小家子气。”
这种时候还不忘嘲讽……你这大椿上神又大气到哪里去了啊?
苏礼听了有些奇怪地问:“这‘小寒门’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大门派,为何北方天庭会选择让当年的玄冥来做冬神?”
海棠听了立刻解释道:“这北方天庭无论谁来做冬神都是叫玄冥的,而当年的事情……妾身倒是有所耳闻,似乎是因为之前的玄冥出了什么问题不得不换人了,而北方那位至尊的亲信之人又恰好没有成长起来。”
“而未免那些北方天庭中其他大势力的人长期霸占这个很重要的职位,于是那位至尊就从那小门小派中挑选出了一个看起来还过得去的人来当这玄冥的人选。”
因为黑帝之名在这里提及了很可能会被其注意到,所以就连海棠都很小心地措辞着。
苏礼听了有些凝重地说道:“原来芒嫦在北方天庭的日子从一开始就不好过。”
海棠就有些不高兴了,她说:“在她成为芒嫦之前那都是活该的!你忘了她曾经偷袭我的事情了?”
苏礼连忙认怂,明确表态芒嫦前世的事情和他没关系,今生的芒嫦才是他的女儿云云……
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得出来,芒嫦前世的那个玄冥日子一点也不好过,兢兢业业了那么久,这次回来被直接剥夺神职神位似乎都是必然的……因为她的这个位置需要给北方至尊的亲信腾出来了。
这么看起来,芒嫦这次返回北方天庭的命运简直是注定的……而与一派祥和也就是活祭了一个仙尊的东方天庭相比起来,这北方天庭果然残酷得很啊。
“如此行为,总感觉这北方天庭是不准备好好过日子的了。”苏礼说出了一个自己很直观的感受。
海棠小小的脸上很是深沉地感慨:“谁说不是呢?这北方天庭本就是一群自私自利的家伙为了谋取更进一步的气运与机缘才勉强联合在一起建立的,它从建立之处就有着重重矛盾与缺陷,能够维持到今天已经很让人惊讶了。”
苏礼很是意外地看了一眼海棠。
小海棠立刻心虚地说道:“以上都是父王的原话。”
苏礼立刻了然状……难怪,刚才那种话的器量可不是一般人说得出的。
不过那些事情现在都不重要,苏礼当务之急还是要拜访一下这‘小寒门’,问问里面的人芒嫦究竟去哪里了!
没错,在站到这‘小寒门’门口的时候,苏礼就已经通过因果感应知道这里并没有他要找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