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仙宮 打眼-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想法各異閲讀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仙宫
作为紫境联盟的一员,那名紫境使者是知道八方长老特征的,在紫坎说出名字之前,他只是因为双方差距过大,八方长老突然降临的这个消息太过不可思议,所以才没有联想到。
再加上紫坎那淡漠的一眼之中,就流露出来的让整片星空都惊惧颤抖的气势,也只有玄仙以上的大能才能拥有。
两相加起来,让紫境使者对紫坎的身份已经是不疑有他,有紫境使者的作证,在场众人自然也是完全相信。
因此紫坎的话,在场的这些人自然是乖乖听从,一边后退之间,议论纷纷。
都对于紫坎话中所等待的那个人,充满了期待。
而且人们都是意识到,在这之后,他们的眼前,极有可能将会发生一场在这星空之中最为巅峰的战斗!
不论是八方长老有可能会发生的出手,还是有资格作为她对手的那个存在,一动都必然是惊天动地!
说话之间,仙气海洋还在继续向中心收缩。
其实以紫坎的能力,完全足以强行冲进仙气海洋之中,将整片仙气海洋都是压制。
只是她认为这样做没有必要而已,更何况现在仙气海洋还在不断的缩小。
她很自信就算在仙气海洋边缘,只要渡仙门中有人出来,也一定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随着仙气海洋的缩小,紫坎身下的水滴轻轻前行,时刻保持在仙气海洋边缘。
而贝禄尧等所有其他的那些人,则都是远远的跟在紫坎的后方,亦步亦趋的向前挪动着。
又过了大约一个时辰,仙气海洋已经几乎消失殆尽。
只有在渡仙门周围大约千丈的范围之内,还有留存。
到了这个规模,自然不能再称之为海洋,只能说是一方小小的仙气湖泊。
渡仙门高度,已经远远的超过了此时仙气湖泊的直径,后者已经完全变成了渡仙门脚下围着的一圈小小水域。
而到了这个位置,人们眼中的渡仙门,已经变得无比的清晰,需要将脑袋完全仰起,才能看清楚渡仙门的全貌。
下方厚重的基台,两道仿佛将天空撑起的巨型石柱静静的矗立着,构成了这座庞大的渡仙门,上面布满了花纹,痕迹,以及刚刚出现的无数裂缝。
在无数年前,那个曾经的星空中最强宗门还存在的时候,在星空中开辟了一方独特的世界,也就是仙界,在外界一天,却可以作为仙界中的一年,那曾今是所有修士心目中的圣地。
而那个时候,就是这样的一座座渡仙门,沉默矗立在星空之中,由此可以通向那仙界。
仙界庞大,渡仙门的数量繁多,到目前为止,具体的数量有多少就已经不知道了。
后来仙界覆灭,破碎成无数的碎片,这些渡仙门,也纷纷消失在了星空之中,只能随着每七千年一次星空中的仙气潮汐而出现。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这充满了悠久岁月无数历史的庞然建筑,才能流传下来,依然存在在这星空里。
不过到了今天,眼前这座承载了无数万年记忆的建筑,上面布满了惊心动魄的裂纹,不再坚硬稳固,而是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能坠落倒塌。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仙宮 愛下-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想法各異熱推
人们怀着各种复杂的心情打量着眼前的庞大建筑。
有的人是因为这渡仙门上沧桑的岁月历史而感慨,有的人则是遗憾担忧于如果这次渡仙门毁了,那岂不是意味着七千年之后,不会再有这种可以让人获得仙缘的地方存在。
诸如贝禄尧李梦之孙家家主等人,最担心的就是眼前的仙气海洋和渡仙门异变,他们各自家族宗门里进入其中的天骄们,到底怎么样了。
就在这时,前方渡仙门的最中间,有一道金色的细线骤然亮起!
这是渡仙门打开的征兆!
“是不是他们要出来了?!”有人心头一振说道。
只见那道金色的细线将渡仙门从中间的位置一分为二,又因为此时在众人面前,这渡仙门实在太过巨大,在他们的视角里,就仿佛是天空裂开了一道从上到下,笔直的口子一样!
从缝隙之中,淡金色的光芒弥漫。
里面飞出了一个踩着渡仙舟的身影。
远处的贝禄尧眼中闪过喜色,因为他看的清楚,那正是贝征宇!
既然贝征宇安然无恙的出来,那边放心了!
而且他一眼就看到,贝征宇的修为,明显已经超过了问道!
紧跟着,在贝征宇之后,李元翰,李千旎等人,亦是紧随其后飞了出来!
“李千旎果然自己提前溜进了渡仙门!”
李梦之哼了一声说道。
不过她的语气之中,却是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埋怨和愤怒情绪。
因为她也是发现,李千旎的修为赫然已经从三年前的问道初期,到了现在超过问道!
实力的猛然提升,让李梦之瞬间就消除了对那三年李千旎不告而别,隐匿行踪的负面情绪。
还有孙家的孙亦水,华廷,渡业宗和飞羽阁的天骄,以及星石老人。
在最后面,还有一个身影,只是有些模糊,看不清楚身影和脸。
但落在九宫道人的眼里,心中也是一阵安定,在他看来,那必然是他们九宫剑宗的林末影了。
总之,一共九个人,都是完完整整的出现在了这里。
大多数人们都忽略了叶天曾经也夺走过一艘渡仙舟。
一方面是叶天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真仙巅峰,人们认为他完全没有必要再进入大费周折进入渡仙门。另一方面是自从开启之后,人们就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这里,他们认为自己已经赶来的很及时,并没有见到叶天进入渡仙门,那么他就是没有进去。
也就是除了知道叶天已经进入渡仙门的凌玄阙。
在贝征宇九人刚刚从渡仙门出来之后,突然一道声音响起。
“所有人,止步!”
这声音轻灵冷漠,明显是个女子的声音,但是却无比诡异的巨大,仿佛是惊雷当空炸响。
声音之中还蕴含着无比恐怖的强大意念,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不受控制的僵硬在了原地。
此时在这里,有这个能力做到这样的,自然只有紫境联盟的八方长老紫坎一人了。
她坐在诡异水滴之上,目光紧紧的盯着从渡仙门中飞出来的九个人。
她知道叶天有遮星树,而遮星树有遮蔽天道的能力,当其完全施展开来的时候,就算她是玄仙修为,也将无法探查到叶天的行踪。
也只有趁着叶天刚刚从渡仙门中走出,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施展开遮星树之前,才能有机会将其拦住。
这还是叶天与紫坎之间有着极大的修为差距,如果叶天的修为能够提升一整个大境界,那不论如何,只要叶天一心想要逃,借助着遮星树的能力,紫坎就不可能拦住叶天。
总之,紫坎心里很明白自己拦住叶天的办法是什么。
她也牢牢的将其把握在了手里。
紫坎守在这里,已经在渡仙门之外,全力设下了封锁,叶天根本来不及将遮星树全部施展,就逃不掉!
但是这短短的时间,虽然不足以让叶天将紫坎的封锁也是遮蔽掉,但却可以让叶天将自身的修为气息以及所有波动特征隐藏起来。
前方渡仙门的九个人出来之后,紫坎竟然一时间分辨不出叶天到底是哪个!
这样一眼扫,这些人的修为似乎全部都是突破问道之后的相同境界。
不过这对于紫坎来说就很简单了。
既然分不清,那便全部控制住。
随着那一声轻喝,贝征宇等九人的身形全部凝固,无法动弹。
“你们出来之时,可还有看见有人在其中?”紫坎问道,也有一种可能是叶天还在里面,并没有出来。
紫坎的目光落在了贝征宇的身上,前面在这破碎仙界里面的时候,紫坎才刚刚审问过后者。
“没有了,”贝征宇认真的摇了摇头,说道:“在我们逃出之时,仙界已经彻底崩溃!”
仙界崩溃了……
紫坎眼睛微眯。
那破碎仙界存在与否都和她没关系,她担心的是其中的射月车。
不过只要抓住了叶天,他还拥有遮星树,或许可以将功补过,弥补失去了这一部分的射月车之罪!
但贝征宇的落在,落在紫坎后方远处的其他人耳中,便是引起了轩然大波。
眼前的渡仙门已经破碎,而里面的仙界也完全崩溃……
看来这七千年一次的盛会,以后真的将不复存在了!
紫坎知道贝征宇没有说谎,轻轻点了点头,既然里面已经没有人,那么叶天一定就在这九人之中!
“你等一个个的出来!”
紫坎说着,轻轻挥手,最前面的贝征宇便不受控制的飞了出来,离开了渡仙门口的位置,跨过了千丈的距离,来到了仙气湖泊的外面。
“自己放开神魂,我搜魂之后如验证无误,便会离开!”紫坎不容反驳的说道。
紫坎其实也就是随口一个提醒,以她的能力,完全可以强行对贝征宇施展搜魂。
说话之间,一道无形的波动便将贝征宇笼罩。
在这位顶尖大能面前,贝征宇自然不敢有任何的反抗,乖乖的任由紫坎穿破了他的一切阻碍和防御,进行搜魂。
也只是几息的时间,紫坎轻轻摇了摇头,贝征宇顿时察觉恢复了对自己的控制,急忙向紫坎恭敬的行礼之后,退让开来。
贝征宇脱离了紫坎的控制之后,便看到了贝禄尧,后者也是急忙迎了上来,看着贝征宇的眼中满是赞赏和欣慰。
“家主,现在我已经随时可以引来天劫,度过之后,便可成就真仙!”贝征宇向贝禄尧行礼,说道。
“我以看到,做的不错!”贝禄尧满意说道:“不过渡劫之事还需慎重,等待这里一切事情结束之后,还需要回家族之中,做出一番布置和准备再说!”
“遵命!”贝征宇点点头。
贝禄尧对贝征宇在仙界的遭遇自然是好奇的,贝征宇也很想将里面的经历说出,不过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上空的紫坎身上,虽然紫坎没有明说,但人们都看出来她正在找人。
紧张的注视着紫坎,贝征宇从贝禄尧这里知道了紫坎的身份。
同时,贝征宇也是突然才发现了一件事情,他们在离开仙界的时候,明明是八个人,为什么现在变成了九个。
这个多出来的人,是从哪儿来的,是谁?
“长老大人,似乎是在找……叶天前辈!”惊讶于紫坎身份的同时,贝征宇一边有些迟疑的,说出了这让周围熟人都是瞪大了眼睛的话。
就算是叶天实力强大,在他们这颗紫境星之上无人能挡,但终究只是个真仙巅峰而已,和已经站在星空顶端的八方长老紫坎相比,差距何止天上地下。
尤其是看紫坎这来者不善的样子,找寻叶天,明显是没有什么好事。
叶天不知道如何竟然得罪了紫境联盟的八方长老!
听到这个消息,也就和叶天熟悉一些的凌玄阙,还有一直想和叶天交好但却没什么进展的贝禄尧两人心中闪过了些许的担忧。
至于其他的人,基本上都是吃惊和意外了。
除此之外,还有听到这话,顿时心中一喜的李梦之和九宫道人。
在李家刚刚气势,风头正盛的时候,是叶天出现,给了迎头一棒,重伤家主李梦之和李家老祖,抢走了渡仙舟,造成了千万仙玉的巨大损失。
而这又是和九宫剑宗息息相关,李家的气势,利益是和九宫剑宗绑定的,叶天这一次,可以说是将李家打落凡尘,摧毁了李家和九宫剑宗无数年的谋划和准备,他们再也无力染指将紫境星完全吞并独占的想法。
但是又迫于叶天强大的实力,在那一战之后,叶天堂而皇之的待在紫境星之上三年的时间,李家和九宫剑宗尽管心里恨得牙痒,但是却也只能将牙齿打碎了往肚子里面咽,强行忍耐。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面对叶天,他们甚至没有任何的办法和敢于反抗的念头,因为这样,必然会造成更大的损失。
本来以为这种情况会一直持续下去,结果没有想到,叶天竟然得罪了紫境联盟高高在上的八方长老之一!
在八方长老的面前,那叶天,不如蝼蚁,他不可能有反抗的能力和机会。
如此一来,他们三年之前遭遇的大败,必然得报!
这三年之中所积攒下来的郁怨之气,也终于得以释放了!
再加上渡仙门打开,他们家族和宗门中的天骄们,都成功的走出,并且突破了问道。
完全就是双喜临门!
此时上方的紫坎检查的正好是李元翰,李梦之带着满意和喜悦的神情,认真的注视着。
李元翰本来就是她们李家的绝对骄傲,在进入渡仙门之前,就已经达到了问道巅峰,这一次从仙界出来,果然不负众望突破了问道境。
很快李元翰便被紫坎放开,来到了李梦之的面前。
李元翰恭敬的向着李梦之和附近同样也在看着自己的九宫道人。
他一看到九宫道人就想起了林末影,神色顿时有些复杂,但是一时间又不知道如何说此事。
“你做的很好,我们李家,终究还是要看你的。”不过李梦之此时沉浸在双喜临门的喜悦之中,对李元翰的神色没有多想,还以为李元翰是在感慨什么,主动开口说道。
“定不负家族所望!”李梦之的开口倒是无意中解了李元翰的围,李元翰急忙向李梦之说道。
九宫道人也是不疑有他,向李梦之祝贺。
“那叶天小儿得罪了紫境联盟的八方长老,这一次必定万劫不复,活该如此。这样一来我们李家也算是失去了阻碍,只要大家同心协力,我们李家必然还能再重复荣光!”李梦之带着一些自信和得意缓缓说道。
若是在进入渡仙门之前的李元翰,此时一定会对李梦之的话马首是瞻。
但在仙界里面的这不到十年的时间里,他已经完全改变了心中的想法,尤其是对于叶天的观感。
他知道叶天从始至终根本就没有把李家放在眼里,而且当日让李家被打落凡尘的那一战中,也是因为李梦之主动挑衅而已。
再加上在仙界里的时候,叶天也还帮助过他大忙,救了那华廷的命。
所以现在李梦之还在他的面前如此说叶天,言语之间充满了嘲讽之意,更重要的是,堂堂紫境联盟的八方长老亲自来寻,为了叶天如此大费周折,这就已经证明了叶天的能量和层次。
李梦之只不过就是一个看客而已,老虎和野狼的搏斗,旁边围观的兔子,又有什么资格来嘲笑那只野狼呢?
李元翰的心里,有些不舒服。
当然,李元翰肯定也不可能直接反驳李梦之,只是脸上的神色变得淡漠冰冷。
他突然开始觉得,原来李家是那么小,李梦之的眼光也是如此的短。
他们绞尽脑汁,费劲了心血所正争夺的紫境星,在星空之中,相对于那些真正大的舞台,完全就是一粒微小的尘埃。
他李元翰的目光,也不应该如此短浅。
那浩瀚星空之中,无数精彩纷呈,让人想想便是热血沸腾,充满了期望和向往。
这一次李梦之没有忽略掉李元翰的状态,见其没有附和自己的话,甚至是有些冰冷和漠然,顿时神色微变。
“你在想什么?”李梦之微微皱眉问道。
“我觉得,家主您或许错了。”李元翰犹豫了一下,用只能让他和李梦之听到的声音说道。
“你在说什么?!”
李梦之本来还在为李元翰突破问道而高兴,没想到一转眼李元翰竟然就敢如此反驳自己,顿时勃然变色。
这李元翰,莫不是一朝突破了问道,自觉翅膀硬了,便开始不服气她这个家主了!?
这也不怪李梦之好像是失去了定力,李元翰是她家族之人,一手培养出来的天骄,是李梦之一直以来的骄傲。因此李元翰一旦流露出了一丝与李梦之违逆的念头,便是李梦之完全接受不了的。
不过还没有等到李元翰回答李梦之的质问,那边李千旎也被紫坎放过,来到了几人的面前。
李梦子这也才意识到了此时的场合,冷冷的看了一眼李元翰,将情绪收起。
李千旎这一次竟然也突破了问道,对李梦之来说完全就是意外之喜。
“你能有此成就,殊为不易,我便不追求这三年你隐匿踪迹的事情!”李梦之说道。
“多谢家主,”李千旎行礼。
“那三年,你到底去了哪里?”李梦之关心问道。
“在叶天前辈处……”李千旎心里的感受比李元翰还要强,叶天根本就没有将李家往眼里放过,再纠结那过去的事情,便已经没有了意义,因此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说了。
“你!”李梦之的确是万万没有想到,李千旎竟然会与叶天这个仇人待在一起,而且还如此恭敬的称呼叶天,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的叛逆行径!
“在仙界之中时,叶天前辈亦对千旎多有帮助,可以说,没有叶天前辈,便没有现在的我,若是能与叶天前辈将关系处理好……”
李千旎想要改变李梦之心里对叶天的看法,便继续说道,她准备将在仙界之中发生的事情完完整整的说给李梦之。
但这对李梦之来说,无疑成了火上浇油。
李元翰刚才就让她心中发怒,没想到一转眼,本来是惊喜的李千旎再次给她送了一个大礼,这让李梦之眼中的怒火已经呼之欲出。
“给我闭嘴!”
李梦之冷冷的打断了李千旎的话。
“那叶天莫非向你灌了什么迷魂药不成,还是你修道这么多年,却一朝对其动了情,倾心于那叶天?!”李梦之紧紧的盯着李千旎。
“家主,您怎么能这么说……”李千旎的确是没有想到李梦之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倾心于叶天前辈,若是可以的话,她倒是想,然而她和叶天之间的差距,让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你在质疑我的话?”
“可惜你这动情刚刚开始,却是要注定断了!那叶天被八方长老盯上,已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