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從殺豬開始修仙 愛下-第二百八十三章日照陰府,瘋狂祭祀相伴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元黄他们从未见过这般景象,周围星光暗淡,那旁大的黑影极远又极近,仿佛从宇宙黑暗深处而来,穿越了岁月的长河。
而当那双绿色的眼睛睁开时,整个夜空都被遮掩,阴暗、死寂,无数疯狂的祈祷声在他们脑中响起,更有某种低沉的号角越来越响…
“啊…呃呃…”
即便在龙骨神舟法阵护罩内,元黄他们也是双目无神看着天空,张大的嘴巴发出无意识的声音,浑身皮肤开始渐渐变得惨白…
“什么东西!”
神屿城内,张奎猛然站起,两眼圆瞪,顾不上正在炼化修复的镇魂塔,瞬间飞身而起。
轰!
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危机,直接就是全力以赴,露出通天彻地的法相虚影,日月星袍,高冠大袖,搅动风云变幻,拨开天地黑雾,向着黑暗深处而去。
无助…阴暗…死寂…
即便在这天机混乱的阴间,萌头术也推算出各种危险,神魂震荡,周身皮肤针扎般刺痛。
张奎面色阴沉,直接压制住了萌头术,他经历危险数不胜数,从来就不是遇事就躲的人。
幽朝军队实力最高者是大乘巅峰,根本不会弄出这般动静,而且给他的感觉,像极了玄阴山那次。
天外来敌!
张奎咬牙再次加速,他如今修为已达凡俗巅峰,成仙只剩一层窗户纸,两眼日月光轮旋转,即便在这阴间,也能望到百里之外。
漫天阴雾层层散去,很快,眼前出现了一幅诡异景象:
茫茫戈壁滩上,幽朝大军乌压压一片,绿火幽幽如万鬼出巢,匍匐在地狂热祈祷。
而在那绯红色的星空之中,中央祭坛一道绿光直冲天际,连接着一个巨大的扭曲黑色漩涡。
张奎只是看了一眼,脑海中就立刻出现庞大仿若星海的黑影,伴有无数嘈杂声音响起。
“滚!”
张奎一声怒喝,脑海黑暗深处,星辰连接成的银色莲台瞬间光芒大作,将这股邪恶意念驱逐了出去。
玄阴山时,他还中了招,额头长出三只眼,硬生生挖去,如今却能轻易驱逐。
但现在情况非常不妙。
护法猿神将半跪在地上,虽然仙奴之魂强大,但看起来抵抗得也十分艰难,根本无法做出反击。
而另一边龙骨神舟上,群妖早就跪倒了一地,他们眼中已经满是狂热,皮肤诡异地开始苍白,如同死尸。
“护法神将,收!”
“龙骨神舟,撤!”
张奎没有丝毫犹豫,捏动法诀,护法猿神将顿时化作漫天金光消散,而龙骨神舟也化作一道金光,载着快要入魔的群妖飞速撤到了他的身边。
就像被突然打扰的瘾君子,甲板上群妖瞬间疯狂。
元黄脸色变得极度扭曲,盯着张奎吼道:“我看到了仙路,我看到了仙路,别阻我!”
“长生,长生!”
“一切,神是一切!”
所有人都变得狂热而陌生,恐怖的气息冲天而起,竟然不顾一切准备向张奎出手。
“仙路…我看是死路!”
张奎一声冷哼,双手变幻法诀,瞬间用出了解厄术。
清冷的神光挥洒而出,仿佛在这昏暗阴间降下一场甘露,将龙骨神舟笼罩。
张奎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不过解厄术能解一切诅咒,只能暂且一试。
清凉安详的神光中,元黄他们渐渐安静下来,虽然不再狂暴,但一个个依然眼神呆滞,口中不断呢喃着怪异的语言。
张奎两眼神光大放,通幽术下,可以看到这些人的神魂中心向外,甚至肉身都被一种惨绿色的神力污染,解厄术虽然能清除一部分,但却无法根除。
“哈哈哈…”
中央祭坛上,乌亚大祭司一边跪拜一边疯狂大笑,“他们沐浴我神的光辉,迟早皈依,你是什么东西,竟妄想驱散我神神力,蝼蚁岂可与皓月争辉!”
“聒噪!”
张奎面色阴沉,伸手一挥,龙骨神舟瞬间往神屿城撤去,随后捏动法诀,两眼太阳神火轰然而起。
乌亚大祭司莫名有种不妙的感觉,尖声叫道:“你要干什么?”
张奎两眼已全是太阳神火,森然冷笑:“曝日术!”
轰!
一轮大日出现,原本昏暗冥冥的阴间瞬间一片白茫,炽热的光线烘烤着大地,空间嗡嗡震动,空气中原本若有若无的惨叫声消失,只剩下呼呼得热风鼓噪。
张奎出手时,乌亚大祭司已经感觉到不妙,收起祭坛领域,拼命护住大军。
直通星空的绿色光柱消失,那个邪神力量投射形成的巨大黑色漩涡也瞬间散去。
光线渐渐暗淡,乌亚大祭司满头大汗缓缓睁开了眼,惊恐地看了看张奎,又看了看四周。
精品玄幻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第二百八十三章日照陰府,瘋狂祭祀讀書
尽管有祭坛力量护佑,幽朝大军也倒下了一片,大部分辟谷境和一些天劫境士兵两眼只剩下焦黑窟窿,连脑浆都被烧空,剩下的人也竭力打坐抗衡。
东洲怎么会有这种人!
乌亚大祭司喘着粗气,死死盯着张奎问道:“你是…”
“曝日术!”
轰!
恐怖炽热的光线再次弥漫整个空间,戈壁滩上的黑沙原本早被烤化,这次更是冒起了泡,待凝结后,估计又是巨大的黑色琉璃面。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張老西-第二百八十三章日照陰府,瘋狂祭祀相伴
光线再次暗淡。
“你…”
“曝日术!”
轰!
炽烈的白光中,乌亚大祭司彻底胆寒,觉得眼前这人就是个疯子。
祭坛力量嗡嗡作响,似乎也被压榨出了潜能,但即使在领域力量护佑下,还是有大批士兵惨叫着化为了飞灰。
不行,快逃!
乌亚大祭司肝胆欲裂,在刺目白光中疯狂挥舞双手,用出最后力量。
“幽影挪移术!”
嗡嗡嗡,祭坛震动更加剧烈,咔嚓,原本光滑如同黑玉的祭坛甚至裂开了一道裂缝。
但一道绿色幽光也瞬间从祭坛中心向外扩散,甚至在曝日术白光下也能看清。
绿光迅速收缩,砰得一声,剩下的幽朝军队瞬间消失。
光线渐渐暗淡,周围黑雾又笼罩了天空。
张奎喘了两口气,连续三次曝日术,法力消耗也是不少,但呼吸间就恢复了大半。
但若是可以,再来三次也可以。
他的想法很简单。
若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制造问题的人。
管他什么邪神怪异,若一个曝日术不行,就多来几下。
可惜没想到的是,幽朝这邪神祭坛,竟还有如此功能。
不过想来也要付出不少代价,要不他们早就跑了。
张奎看了看周围,百里范围内一片荒凉,就连那些阴间怪异都跑得无影无踪,也不知幽朝军队去了哪儿。
暂时顾不上搭理这些家伙,张奎转身往神屿城飞去。
当务之急,是要确保元黄他们的安全。
很快,他就赶回了神城。
为防止意外,龙骨神舟只是停在附近旷野上,元黄和褒无心他们已经昏倒在地,神魂中,那诡异的惨绿色神力虽然还在,却不如刚才那么活跃,显得有些死板。
张奎眼神微凝,伸手一挥,神庭钟分体顿时金光四射出现在旷野上空,太始威严金身法相阔步而出。
“穰灾术!”
“解厄术!”
随着张奎双手捏动法诀,身后太始也举起了巨大金色双手,两道神术共同施展,金光轰然洒下。
随着一阵耳语般嘈杂的声音远去,元黄他们体内的惨绿神力也被彻底清除干净。
张奎松了口气,随后望向远处天空,眼中满是凝重。
不说上古仙朝那些畸变的力量,这些“天外来敌”应该都是某种恐怖的存在,可以通过祭坛将力量投射到遥远时空。
即便没有亲身降临,这些力量之诡异,普通生灵也根本无法防范。
按照这种情况发展,今后必然会一个个对上,必须想办法避免,毕竟他不可能每次都出现救援。
想到这儿,张奎微微摇头,操控龙骨神舟回到了神屿城。
幽朝军队被他用曝日术核弹洗地,已经十不存一,当务之急,还是要将剩下的镇魂塔修缮完成。
而且,要将此地好好布置一番…
…………
昏暗黑雾笼罩,破败荒凉的峡谷中,黑沙滚滚,到处都是呻吟声。
幽朝残余军队全部集中于此,那些小祭坛在第二轮曝日术时,已经撑不住破碎,唯有中央祭坛还在,却出现了个近十米长的裂缝。
“他到底是什么人!”
乌亚大祭司已经彻底暴怒,艰难站在祭坛上,面色狰狞,疯狂地怒吼。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虽然耗尽祭坛大半力量逃走,但代价确实十分严重,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这种扭曲的空间。
幽朝军队中,所有的辟谷境都已经阵亡,大部分天劫境原本就灯尽油枯,在空间挪移中,更是直接爆体,魂飞魄散于虚空中。
庞大的远征军被张奎一番连轰带炸,竟只剩下了十几名大乘境,五十几名神游境和不到百人的天劫境,且个个带伤,正在疯狂祈祷,驱散体内太阳真火热力。
“大祭司,我…我等不知…”
周围祭司们满头是汗,低着头浑身哆嗦。
他们所在大陆与东洲隔着恐怖大洋,有海族阻断,传说中的海眼通道也危机重重,数千年不曾联系。
这次分明是乌亚大祭司立功心切,盲目出兵,但幽朝等级森然,他们哪敢说这话,唯恐被迁怒丧命。
乌亚大祭司气喘吁吁,满眼凶光,若是平时,他肯定要杀人泄愤,但此时损失惨重,也只能硬生生压下疯狂。
稍微冷静下来后,他看了看周围残兵败将,脑中不断思索。
与海族战争旷日持久,对方也有高深力量庇护,双方杀得难解难分。
说实话,幽朝上层固化,他冒险带大军远征,未免不是存了立下奇功,晋升神祭的想法。
却没想到还没靠近阴间通道,就已经成了这样,别说攻占东洲,血祭万千生灵,就算想回去,没了大军和祭坛大阵,路上也危机重重。
该怎么办…
就在他苦心思索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声震天的怒吼,原来此地距离入魔山祖所在的峡谷已经不远。
乌亚大祭司猛地站了起来,脸上先是阴晴不定,最后渐渐变得扭曲…
…………
三日后。
轰!
最后一座镇魂塔被祭练而成,顿时燃起了熊熊太阳真火。
茫茫戈壁滩,高山之巅,神屿城周围十八座镇魂塔,全部神火缭绕,仿佛十八座灯塔,竟然驱散了漫天阴雾,照亮了整座神屿城。
没错,张奎将所有的镇魂塔全都祭练了一遍。
不像龙骨神舟上的黄金镇魂塔,这些镇魂塔只是简单刻录阵法,并且融入了一丝太阳真火的力量,没有魔旗中那块古怪晶石,并没有诞生神火领域。
当然,耗费的时间也相对减少了许多,以张奎如今的修为,更是轻而易举。
虽然没有神火领域,但十八座镇魂塔连成一气,又经过太阳真火锻造,其威力远比以前还要大,周围平原上流窜的阴间怪异纷纷厌恶的离去。
除非再次形成黑潮,否则他们根本不愿意靠近这里。
开元神朝大军随之进驻。
所有人都好奇地看着这一切,传说中的阴间,自古老历史以来,再一次被神州人族占领。
他们的修为毕竟尚浅,神屿城内虽然被太阳真火镇魂塔照亮,但望向城外,全是黑雾笼罩,惨叫声不断,令人不寒而栗。
玄阁修士同时进驻,他们拿着尺子到处丈量,誓要将这里打造成铁桶一块,整个神城顿时变得吵吵闹闹,很难令人想象,这竟然是传说中的阴间。
而张奎则驾着龙骨神舟,一道流光闪过,消失在黑雾中。
他心中总有些不安,那些“天外来敌”力量之诡异,实在让人难以防备。
目前能做的,就是将那些邪神信徒彻底斩杀一空。
而在上千里外的峡谷中,恐怖的黑潮已经散去,山峦般高大的入魔山祖盘膝而坐,脑后黑色圆光变得更加幽暗。
乌亚大祭司说的没错,这山祖当时绝望下,试图窃取幽神的力量,却彻底陷入疯狂。
如今掉落阴间,吞噬了海量的阴间怪异后,竟然发生了莫名的变化。
而在远处平原,已经满脸疯狂的乌亚大祭司站在了祭坛上,周围全是被诡异绿火捆绑的幽朝大军,有人眼中满是恐惧破口大骂,而有人则盯着天空一脸狂热。
乌亚大祭司喘着粗气,眼中绿火冲天而起,露出了一个疯狂的笑容。
他要血祭所有人,以入魔山祖为容器,召唤幽神分身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