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最強狂兵 起點-第5101章 兩個兇手!閲讀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最强狂兵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欧阳星海靠着墙,用手指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深深地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我的好爸爸,你说说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欧阳中石没有回答,只是冲上来,左手揪着欧阳星海的领子,右手往他的侧脸上又打了一拳。
看来,这拳头,就是他的回答了!
接连挨了两拳,欧阳星海的侧脸已经迅速地红肿了起来!
而欧阳中石还不停手,还要继续挥拳!
一直站在一边的陈桀骜也终于冲了上来,他拉着欧阳中石的手腕,说道:“老爷,老爷,您别发火了,别气坏了身子……”
他这个时候的劝架,显得可不是很有底气。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个陈桀骜是背叛欧阳中石在先的!
他本来是欧阳中石的心腹手下,却转身投向了欧阳星海的怀抱!
“你给我滚开!”欧阳中石猛然转身,大臂一扬,狠狠地抽了陈桀骜一记耳光!
这一下,可比刚刚打欧阳星海那两拳还要重,整个病房里都是清脆响亮的耳光声音!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最強狂兵 ptt-第5101章 兩個兇手!
陈桀骜的脸上也迅速地起了一大片红印子!然而,他却丝毫不敢还手,只能硬着头皮硬抗!
“你可真是该死!”欧阳中石反手又是一巴掌!
“老爷,您消消气,大少爷他真的是为了您好!”陈桀骜说道。
“为了我好?为了我好,就悄无声息的把我的心腹从我的身边挖走?那是不是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他也能往我的饭碗里下毒?”欧阳中石的双手都气得发抖了。
陈桀骜无话可说,毕竟此事确实是他太理亏了。
哪怕欧阳中石和欧阳星海是父子,可自己这种行为,也绝对算得上是“吃里扒外”了,这在世家圈子里是绝对的禁忌了。
“千万不要告诉我,你这是所谓的良禽择木而栖!”欧阳中石又接着吼道。
“老爷……”陈桀骜看了欧阳中石一眼,然后便低下头去,他的确没有勇气让自己的目光和对方继续保持对视。
“爸爸,你别激动,其实这不算什么……”欧阳星海说道:“严祝不也是苏无限苦心培养的吗?现在也跟在苏锐的身边,这和桀骜的行为真的没什么区别的。”
“没有区别?”欧阳中石仍旧处于暴怒之中,看来,陈桀骜和儿子的行为,已经把他的心给深深地伤到了!
“严祝是苏无限送给苏锐的,不是苏锐暗地里勾结的!”欧阳中石看着欧阳星海,暴怒的低吼声忽然布满了森森冷意:“我还没死,我的就是我的,我没给你,你不能抢。”
我没给你,你不能抢!
“我的爸爸,我没有抢你的东西,也没有抢你的人,因为我一直都在保护你啊!”欧阳星海辩解道。
“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有原因的,我还没老到需要你来给我擦屁股的程度!”欧阳中石继续低吼,他满脸涨红,脖颈之上已经是青筋暴起了,看起来非常骇人。
“老爷,你息怒啊,大少爷他真的是一片好心的……”陈桀骜继续劝说道,可是,他的劝说不仅没起到任何的作用,反而又让他另外一边的脸挨了一记耳光。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最強狂兵-第5101章 兩個兇手!展示
“从欧阳星海打开免提的时候,从你那变了声的声音在车厢里响起的时候,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欧阳中石对陈桀骜低吼着:“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
他的这一句话,无疑把一个极为重要的信息给表露出来了!
那就是,在欧阳家族爆炸之前,向欧阳星海“敲诈”两个亿的人,正是陈桀骜!
自导自演的一出苦肉计!
从岳修和虚弥大师要去找欧阳健问个明白的时候,欧阳星海便已经没有了退路,他必须要铤而走险,必须要让某些事情走向死无对证的结局!
欧阳星海没往注册在德弗兰西岛的账号上赚两个亿,哪怕苏锐愿意暂时借钱给他应急,这位欧阳家族的大少爷也没同意!
这是他一开始就没打算答应!
而陈桀骜所炸掉的老爷子的别墅,也是不得已之下的选择!
由此,也就能够看出来,在白家的白天柱被活活烧死之后,在葬礼上给苏锐打电话的那个人,也是陈桀骜!
他的身份类似于苏家的严祝,但是,他可比严祝要更加地见不得光!
之前,在和苏锐一起前往欧阳健疗养的别墅的时候,欧阳中石在听到陈桀骜的声音从电话里响起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一切了。
他明白,陈桀骜不仅是自己的人,还是儿子的人。
他明白,老爷子可能会遭遇不测了,那是儿子要准备弃一个来保另外一个了。
这个计划是临时的,准备是却是长远的。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最強狂兵討論-第5101章 兩個兇手!展示
甚至,连欧阳星海把欧阳中石的山中别墅给炸掉,都没有提前告诉自己的父亲!
一切都是他的临场应变!
为了应付苏锐和国安的调查!为了保住自己的父亲!
而从那一刻起,欧阳中石还不得不压下心中的愤怒情绪,发挥演技来配合儿子!
当然,其中的某些愤怒和悲伤的模样,并不是假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时的欧阳中石也不赞成欧阳星海去转账两个亿,声称这样会更加受制于人。
毕竟,如果真的转了账,陈桀骜就没理由在欧阳健的别墅“放烟花”了。
“欧阳星海,你太过分了……”欧阳中石指着儿子的鼻子,气的不行,浑身都在颤抖着。
“我过分?我也悔啊!”欧阳星海看着自己的父亲:“我有的选吗?我知道,我对不起很多人!如果可以重来,我也不想让欧阳安明那个孩子死掉!可是,这是最好的结果!难道不是吗!”
欧阳中石盯着儿子,目光之中风云变幻,并没有立刻出声。
欧阳星海继续吼道:“一切的证据,都就此灰飞烟灭了!”
“我必须做出牺牲和取舍!我已经没有了母亲,没有了弟弟,不能再没有父亲了!”
“更何况,如果我不采取措施保下你的话,那么,完蛋的可不只是你,整个欧阳家族都完了!苏家和白家,会把我们彻底踩在脚下,然后分而食之!我的好爸爸!你到底知不知道这可能会发生的一切!”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欧阳星海的心里面其实是有着很浓重的愧疚感的,否则的话,在踩到了欧阳安明被炸飞的那一只断手的时候,欧阳星海断然不会哭的那么惨。
那是他内心深处最真实情绪的体现。
他也悔,他也恨,可是,当时的情况那么紧急,他有别的选择吗?
“你这些话,都是在给自己找借口!”欧阳中石说道:“并不是没有别的方式,玉石俱焚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这就是唯一的办法!我必须抹去一切痕迹!”欧阳星海低吼道:“岳欧阳是你的人!孤儿院的大火是你放的!白家的火也是你烧的!岳修和虚弥大师眼看着就要查到你的头上了!如果这个时候,我不把责任推到爷爷的头上,不让爷爷永远也开不了口,那么,你就完蛋了!我亲爱的父亲!”
他的双眼之中满是血丝,看起来异常骇人!
说话间,他还一把推开了欧阳中石!
“你这都是借口!”欧阳中石看着自己的儿子,眸光剧烈地波动着,他说道:“你在你爷爷的房子下面埋炸药,我根本不知道,你在我的别墅下面埋炸药,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想着某一天,你需要灭口的时候,连带着把我也一起炸死!对不对!”
“对个屁!”欧阳星海也毫不客气地顶撞道:“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别墅里有某些见不得光的痕迹,如果不是因为那些痕迹一旦曝光就会把整个欧阳家族拖进地狱里,我会直接把那房子给炸掉吗?我是为了抹去那些痕迹!彻底抹去!让你彻底安全!你到底懂不懂!”
父子两个都在喘着粗气,似乎谁都不服谁。
陈桀骜站在后面,不知道该怎么拉架,似乎,他这个墙头草,压根没有存在的意义。
说实话,刚刚欧阳星海说要抹除掉所有痕迹的时候,陈桀骜的内心深处莫名地打了个寒颤。
这个大少爷明显是个非常谨慎的人!
为了销毁某些痕迹,他不惜采取最暴烈的方式,以最简单直接的办法,抹去那些本来存在、甚至还很深刻的痕迹!
而陈桀骜的存在,就是最大的那个痕迹!
无论是白家的大火,还是欧阳家的爆炸,都是他“亲力亲为”的!
这一刻,陈桀骜不禁觉得后腰的位置升起了一股凉气!
不过,这个时候,事情似乎已经变得很明显了。
父子是同一条船上的,他们就算是吵翻了天,也不可能决裂。
而陈桀骜短时间内不会有任何的危险,毕竟,他也并不是愚忠之人,手里也是有着不少后招的。
毕竟,离开一个父亲,投靠了这父亲的儿子——虽然他们都是同一个家族的,但是,这应该就意味着,背叛。
陈桀骜并不傻,他也不会主动地把自己一直架在火上烤!
但是,欧阳中石,会放过他这个背叛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