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討論-第一百七十二章:陷阱相伴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小說推薦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炮灰农女生存大作战
孙云听了小厮的话,心里一阵舒坦。好在他身边还有这么一个懂他心事的小厮,他身边的人都是曾祖母派来的。天天在一旁规劝他要好好与孙瀛洲打好关系。他早都烦死了。
孙家的祠堂颇大,上面排满了密密麻麻的牌位。下面的贡桌上香炉也是一整排过去。这孙家倒是把这祖宗看得颇为重要,一天12个时辰,香炉里的香就没断过,弄得整个祠堂味道颇大。
孙云皱了皱眉头显然是对这味道的不适应。便叫人把一旁的窗户给打开了。新鲜的空气冲淡了祠堂里的香火味,孙云顿时觉得自己的脑子都清醒了几分,他往窗外瞅了瞅,只见一婆子模样的人朝祠堂来。
“呀,太好了,祖母终于派人让我出去了,小爷在这祠堂里可是关的难受得紧。”孙云笑道。
“那可不是老太夫人,可是最疼小少爷您的呢,可不是那上不得台面的庶子可以比拟的。”小厮在一旁恭维。在祠堂内的其他仆从,听他言皆是将头低的更低了。
人氣玄幻小說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愛下-第一百七十二章:陷阱推薦
也就前几日的事情。前有大夫人突然发了疯找钱四姑娘麻烦。后有小少爷嚷嚷着府里的二少爷是庶子外室之子。
小少爷这话可谓是往那油锅里倒了凉水炸的四分五裂。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全府上下的人便知道了小少爷口里所言。没有人不被孙小少爷的话给吓到的,但都不太意外,毕竟这么多年以来,大夫人是如何对待二少爷的,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莫说是后娘也不为过了。
不过有些事情大家也就只能心理知道,谁敢多嘴多舌的去讨论呢。毕竟就在昨天孙府,可是又多了几具尸体。是那厨房的厨娘和几个烧火的丫头。
想那昨儿一早大家伙到了饭点还没用饭。便跑去厨房查看,只见连带厨娘一连三个丫头。吊死在那厨房的房梁上,眼睛瞪得大大的,舌头伸的长长的。管家来了啥也不说直接叫人把尸体往外面乱葬岗一扔,有人问怎么回事?只道那厨娘和几个婆子是个嘴巴多的,平日里啥都敢乱讲。刚好讲到了二少爷的,人就没了。
在孙府待了这么多年,下人们又不是傻子,凡是有点脑子的怎么还敢多嘴?只是在小少爷身边的小厮,着实是大胆的很,不仅一次次在小少爷面前说二少爷的话得了小少爷的脸。不过看起来也是个活不长的。
小厮的话让原本就安静的祠堂变得更加的死寂。除了孙云没人敢接他的话。而仆人们无言的沉默,也让孙云的心里更加不爽。孙云刚想要发作,他在窗户外面看到的婆子便已经踏了进来。
“请小少爷的安”那婆子给孙云行了个礼,又站了起来。
“张妈妈,你来了。是我曾祖母要把我放出去了吧?我就知道我曾祖母不会把我一直留在这儿的。”
“回小少爷的话,是二少爷派我来的他说你一个人在这祠堂也是闲闷,不如出去透透气。”张妈妈头低的不能再低让人看不见她的脸。
不过孙云一个小伙子倒也不想看她那张老妇人的脸,但张妈妈是自己曾祖母身边的得力嬷嬷,伺候这么多年她的话必然不假啊。虽然是孙瀛洲放他出去。这一点让他不爽。但孙云还是手脚利索地出了祠堂。
祠堂的外面站着两个护卫,孙云走过去朝着他们小腿肚子就是一踢。又往两个护卫身上吐了口唾沫,这两个护卫就是专门看守他,不让他出祠堂的人。
孙云也是小孩的心性,打完人就直接走了。而张妈妈也在孙云走后没两步消失在祠堂里。孙云走时还带着那个几日来在他旁边说孙瀛洲坏话的小厮。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txt-第一百七十二章:陷阱鑒賞
那小厮也是惯会来事儿,这一路上就没少骂过孙瀛洲。哄得孙云心情颇好。孙府大的很孙云穿过长廊就要往前院去。
“姑娘……孙家可就是你肚子里的孩子的了……”
“哈哈哈……那可不是……”
孙云倒退了几步,眉头皱了皱转头问小厮说:“有没有听到谁在说话?”
“小的听到了,好像是在后花园那边~”
“我也听到了,还听他们说孙家是他们的东西。我到要看看是谁敢把孙家归为自己的东西”孙云三步并作两步,快速朝着后花园走去。待他一踏入,便看着一个大的肚子的妇人和一个丫鬟在池堂边叽叽喳喳。
“孩子~孩子,等你一出生就好好享清福吧,你享了清福,娘也跟着你享清福啊”钱四丫满怀柔情的摸了摸她的大肚子。
“是啊,姑娘肚子里一定是个男娃,到时候可是这孙家的继承人吗?这整个孙家可都是他的呢。”
“哈哈哈,就你嘴甜~”
而一旁的孙云早都已经气得头顶冒烟了,直接跑到钱四丫面前大声呵斥道:“你们放屁,什么时候我孙家成了你们的了。”孙云打量眼前的女人,想来那个怀了孙瀛洲孩子的女人就是眼前的女人吧。孙云又出口嘲讽道:“一个庶子生的外室子,怎么肮脏下贱的玩意儿!还想高攀我们孙家?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赶明儿小爷让你滚出孙家回家种你的老天去!”
钱四丫看着面前气得双眼发红的少年心里一喜果然上道了。便想要装作一副尖酸刻薄的样子刺他一刺:“孙瀛洲可跟我说了,你们孙家呀大老爷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你呢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小子,孙家最后还是孙瀛洲的,我怀的是他的娃,最后孙家是我的孩子的!你到时候我就滚去孙家的庄子上种田去吧,哈哈哈……”
钱四丫将一个小人得志,母凭子贵的恶毒女人演绎的淋漓尽致。
而一旁与她搭戏的丫鬟都直呼她内行,可惜钱四丫演技并不好,这只是她的本色出演罢了。
面前的少年气的唇齿打颤,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钱四丫。双手就要往四丫身上扑打。钱四丫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笑容。果然这孙云就如孙瀛洲所言是个不经激的,孙家果然是量产蠢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