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的細胞遊戲 ptt-第五百八十八章 比死侍更可怕的讀書

我的細胞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遊戲我的细胞游戏
张元宜倒没注意江佐的反应,继续说道:“我们刚才说到哪了?哦,说到我们的主要研究成果。
第二点重要的研究成果,我想你应该已经见过了,就是腐蚀流水。
腐蚀流水的出现,可以说是一件颠覆性的武器,它的重要性,想必你们极地审判应该也很清楚了,这是一件能改变我们和死侍战斗规则的武器!
以往我们对抗死侍,靠的是氦钵乙钛。
审判者需要氦钵乙钛,武器也需要涂抹氦钵乙钛,才能对抗死侍。
而氦钵乙钛这种东西,其实大部分都在审判教派的手里,审判教派的审判者多,击杀的死侍多,得到的氦钵乙钛多,如此循环下来,导致皇室在审判者数量上,和审判教派相差甚远。
但是腐蚀流水的出现,将彻底改变这一局面。
想一想,腐蚀流水大规模生产后,皇室的军队装备上腐蚀流水,对付起死侍,那还不是势如破竹!”
说道腐蚀流水时,张元宜有些兴奋,在江佐面前毫不掩饰的说道:
“那群审判教派的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自以为掌握了过去的秘密,知道我们不知道的过去,就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对我们不屑搭理。
实话告诉你,我对审判教派感到很厌恶。”
张元宜说的倒是很直接,江佐在旁边干笑两声,血死病毒研究中心和审判教派间的矛盾,江佐算是一个外人,张元宜有些交浅言深了。
江佐准备转移话题,没想到张元宜慢慢收起了笑容,在江佐面前叹了口气。
三人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一条走廊上,走廊的一面全是玻璃,透过玻璃,能够清楚的看到不远处奔腾的大日川。
张元宜看着大日川,对江佐说:
“其实要只是那点矛盾,我对审判教派还谈不上厌恶,顶多有些不对付。
你知道我真正讨厌审判教派的是什么吗?”
江佐摇了摇头,他感觉张元宜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我的細胞遊戲 線上看-第五百八十八章 比死侍更可怕的看書
张元宜说道:“审判教派,他们已经忘了自己的本心。
审判教派的任务是什么?对抗死侍,保护帝国百姓的安全,这是审判教派的职责所在。
要是不对付死侍,不保护帝国的安全,那就是他们的失职!
他们失职了。
这么多年来,我也算是帝国权力核心的人了,对审判教派和皇室的所作所为,我不能说全都看透了,起码也看了不少。
审判教派越来越迷恋于权力,他们不再将对抗死侍当作自己的第一任务,他们现在眼里,只有和皇室的博弈,他们在追逐权力中,逐渐忘记了自己的本心。
南洋市的血潮,审判教派的所作所为,实在太让我失望了,也让我的很多同事失望。
我们帝国每年花费大量资源,供应给审判教派,可是当灾难出现的时候,他们做了什么?十万多的审判者,他们只抽出了五十多人!看看这数字,你不觉得可笑吗?
何其可笑,让人心寒。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我的細胞遊戲 txt-第五百八十八章 比死侍更可怕的鑒賞
皇室的审判者有一千多人,大部分都跟随十二位将军中的几位,分散在边境地区,按照分工来看,审判教派是对付死侍的中坚力量,这是审判教派的职责!
审判教派却只会给自己找借口,他们说根据以前的经验,这么多审判者就够了,那些借口,在我眼里,都太可笑了。
审判教派十多万的审判者,南洋市血潮刚爆发的时候,几十万的死侍,十万审判者,还打不过那些低等级的死侍?
可是你看到了什么,一百多审判者,这其中还有皇室的审判者,他们审判教派竟然只派了五十多审判者过去!
就算是审判教派之前错误估计了,但是直到血潮结束前,他们都还有大把的机会能够补救。
你们极地审判还有早前派过去的审判者,一共一千多审判者,就救下了几万的人。
审判教派完全可以抽调更多的审判者,不说多了,再多派去一千名审判者,想想看,那得能救下多少的人。
可是他们并没有这么做,他们没有补救,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想补救,后来派过去的杜原,他是去夺不祥之晶的,根本不是去救南洋市的。
我姐姐一家就住在南洋市,我姐夫,还有我外甥,他们一家都在南洋市。血潮过去后,人都没了。
像这样的情况,乘以十万、几十万,就是血潮下的南洋市。
那么多人本可以不死的,但是他们却死在了血潮中,审判教派是唯一可以拯救他们的,却选择了袖手旁观。
你说,审判教派是不是有罪?
你知道审判教派为什么不救吗?”
说到这时,张元宜苦笑着摇摇头,“说起来我都感觉到好笑,还不是因为权力。
审判教派的人都分散在各个城市,每个城市的审判者,要么是皇室的,要么是审判教派的,这些名额都是有限的。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我的細胞遊戲討論-第五百八十八章 比死侍更可怕的熱推
审判教派在几乎所有城市,都保证了他们的审判者数量,占据绝对的优势。
一旦抽调走了人手,审判教派的人就少了。
我看的很清楚,审判教派就是怕他们的名额丢了。
审判教派担心,再把人派回其他城市的时候,会被皇室从中阻拦,所有审判教派宁愿不抽调人手,就那么冷眼旁观。
归根结底,还不是为了权力,皇室和审判教派相互博弈,审判教派为了权力选择了冷眼旁观,为他们埋单的却是南洋市。”
说到这时,张元宜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江佐叹了口气,“抱歉,我们没能救下你姐姐一家。”
张元宜摇了摇头,“不,这不怪你们。
其实我对你的极地审判,挺有好感的。
我对权力斗争不感兴趣,皇帝本来让我当总大臣,但是我拒绝了。
我选择了血死病毒研究中心,我更愿意用我的毕生精力,去找到治疗血死病的方法,找到更多对付死侍的方法。
我这段时间,将我全部的心血,都投入到了腐蚀流水中,我希望用这件颠覆性的武器,来对抗死侍。
氦钵乙钛被审判教派牢牢掌握,他们忘了自己的职责,他们拿着氦钵乙钛,却不全身心地投入对抗死侍。
对此我们无可奈何,但是一旦我们大量生产腐蚀流水后,我们就有了对抗死侍的能力。
我曾经很多次的站在窗边,看着南洋市的方向,心里一遍一遍的问自己,如果腐蚀流水这种强大的武器,能早一些出现,南洋市的血潮又会是什么情况?
审判教派不做,这些事总得有人来做。
我了解过你们极地审判的所作所为,在血潮最危险的时期,你们本可以守在营地,但是你们没有这么做,你们主动派人,在全城搜救幸存者。
还有卢武他们,他们也在全城营救幸存者。
你们极地审判让我看到了希望,朝气蓬勃的希望。
我觉得,审判教派刚刚成立的时候,应该也是像你们这般朝气蓬勃,但是现在,审判教派已经垂垂老矣。
不过也不能这么说,审判教派的十多万审判者,还在守护帝国的安全。
但是整个审判教派的元老,那些掌握审判教派权力的人,却让我提不起好感。
所有审判教派的元老中,让我敬佩的只有宋恒一个。只有他还在带领着一群审判者,走在对抗死侍的最前沿。
其他的像是公鹏海,还有审判教派的前任教主,我真的很难对他们有任何好感,他们已经不是帝国的朋友,甚至从某方面来说,他们……已经成了帝国的敌人。”
“敌人?”江佐忍不住问道。
张元宜点了点头,但是他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想了想后,才缓缓说道:“这些话我不方便直接说,我带你去看几个地方吧。”
随即,张元宜带着江佐和张猛行,来到了一个房间。
房间的们很厚重,看上去是用钢铁打造的,很结实。
张元宜按下了门铃,很快便有人从里面将门打开了。
江佐看到了房间里的景象,看到这般景象后,让江佐不由得有些惊讶。
房间的窗户边,依次摆放着三挺重机枪,旁边都是荷枪实弹的士兵,房间的角落堆放着一箱箱弹药,俨然一个强大的火力点。
“我们走吧,你们继续忙。”张元宜对开门的士兵笑了笑,带着江佐离开了这里。
走了一段距离后,张元宜敲开了另一个房间,房间里又是一个火力点。
“像这样的地方,我们这里还有很多。楼顶上还有炮兵阵地,都是在我们生产腐蚀流水后才增加的。”张元宜向江佐说道:
“其实我带你看的这些,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了,你们知不知道其实无所谓,因为不该知道的人,已经都掌握的一清二楚了。”
江佐沉默不语,他的脑海在飞速思考。
这里要是有很多审判者,江佐倒是能理解,因为这毕竟是一个对付血死病毒和死侍的地方,说不定会成为死侍袭击的对象。
可是在这里,布置这么多的火力点,却有些反常了。
血死病毒研究中心,位于通古西都内,周围有皇室的军队层层保护,除了暗元会的死侍外,按理来说,应该不会有其他的威胁存在。
那些武器,肯定不是用来对付死侍的,不用来对付死侍,那是用来对付谁的?
江佐并没有想太久,回想起张元宜的话,江佐渐渐得出一个结论。
张元宜说,这是在生产腐蚀流水后,才布置的这些武器。
腐蚀流水对谁的威胁最大?很显然是死侍,但是除了死侍外,江佐想到了一个势力——审判教派!
毫无疑问,腐蚀流水的出现,将会极大地改变对抗死侍的格局,到时候,有了大量腐蚀流水,审判教派的地位肯定会受到影响,而且影响还很大。
可是,再怎么样,审判教派难不成还敢袭击血死病毒研究中心?这太疯狂了!
江佐感到有些难以置信,他看向张元宜。
张元宜从江佐的目光中,看到了一抹震惊,张元宜知道,江佐应该想到了。
张元宜看着窗外的通古西都,他的目光看向审判教派的方向,缓缓说道:“有时候,比死侍更可怕的,是一群为了权力而丧心病狂的疯子。”
江佐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其实吧,从南洋市的血潮后,我就看开了。审判教派的做法太让我们心寒了,我们已经对审判教派失去了最后一丝幻想。”张元宜说道。
江佐点了点头,“你告诉我这些,是想让我们为你们提供什么帮助?在我能力范围内的,我会尽量帮助你们的。”
江佐不知道张元宜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些,江佐能看得出来,张元宜对极地审判很有好感,但江佐也想不明白,这些应该算是秘密了,为什么要将这些秘密告诉他这个外人。
张元宜摇摇头说道:“谢谢你的好意,这种事你们极地审判插不上手的。
我们这些人在决定生产腐蚀流水时,就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
不过我们血死病毒研究中心也不是好惹的,我们背后还站着皇室。
这些应该算是半公开的秘密了,很多人都知道,即使我不说,你总有一天也会从其他渠道知道的。
我对你们极地审判很有好感,你们在南洋市血潮中的付出,让我颇为感动,我想为你们做些什么。
当然,我做不了太多,别看我是血死病毒研究中心的主任,但是我掌握不了太多的权力,我和你分享的这些半公开的秘密,就当作我送给你们的小礼物吧。
在对付死侍上,我将你们当作难得的盟友。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能带你们参观的,我基本上全部带你们参观了一遍。”
张元宜有些感概,他在通古西都工作了二三十年,直到最近的时候,他才猛然发现,失去了本心的审判者,居然比死侍还要可怕,这让他心寒不已。
他之所以告诉江佐这些,其实也是当初他在被审判教派寒心后,听说了极地审判在南洋市的所作所为,对极地审判颇有好感。
今天是他第一次见到江佐,但是张元宜却有预感,这可能是他和江佐最后一次见面了。
腐蚀流水投入南洋市,发挥了不小的威力,正好最近又是腐蚀流水批量生产的关键时候,最近审判教派的几个元老,除了宋恒在对付死侍外,都在不知道忙着干什么。
张元宜有种不好的预感,所以他才和江佐多说了一些,是怕再没机会和江佐说这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