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宇宙無敵水哥-第三百五十九章:旁觀者推薦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玛特维?”蕾娜塔愣住了,脑子里想起了中午餐厅里那一幕,那个怯懦胆小并且傻乎乎的小男孩甚至连勺子都不会用,动静一大些他就抱头缩下去鸵鸟似的,这样的人居然可以抵御叶列娜的认知篡改?
“我能感觉到他很不一样…特别不一样。”叶列娜摩挲着铁皮杯子挑眉说,“我没法篡改他的认知,就跟你一样,并且我在黑天鹅港也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从来没见过有外人进来,也就是说明这个男孩并不是如博士说的那样是‘新朋友’,他是在这里从小长到大的!只是从来没人见过他!”
从小到大没有见过任何同龄人?
蕾娜塔有些不敢想象那个名为玛特维的小男孩是怎么过过来的,没有交流,没有朋友,孤独过了五六年的时间,如果换做是她她一定会疯掉吧?
“你应该也发现了,阿廖沙已经永远离开我们了,他的房间也空置了下来,但那个男孩却完全没有要搬来跟我们一起住的意思,你难道不好奇他今晚睡在哪儿吗?”叶列娜忽然问道。
“…博士的房间?”蕾娜塔下意识说,但却立马就发现叶列娜看向她的视线变得诡异了起来,而她本人却完全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的猜测哪里奇怪了。
“好吧看起来你不是那个意思。”发现蕾娜塔眼里满是纯真茫然后,叶列娜也假咳了两下摆正表情说,“我就直说了吧,我对可以摆脱我篡夺认知这个能力的人很有兴趣,这个世界上我总共就遇到过三个这样的人,一个是你,一个是玛特维,还有一个…”
“…是皇帝?”蕾娜塔说。
“很聪明。”叶列娜点头,“就跟你想的一样,既然我拥有这么厉害的能力,为什么不直接篡改皇帝的认知,让对方认为我是一个路人,或者是一个完全无害的家伙…但可惜我做不到,我的能力在皇帝身上完全无效,而祂也强大的可怕,我只能一直逃。”
“为什么皇帝可以一直找到你?”蕾娜塔忽然意识到自己一直忽略的这一点,抬头诡异地看向叶列娜。
之前叶列娜提及这件事时一直强调皇帝的可怕,却让她下意识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为什么皇帝总能找到她?按叶列娜的说法她已经逃遍整个世界了,以她的能力应该能很轻松地躲藏在任何一个地方过的自由自在,可皇帝却总是能找到她。
叶列娜顿了一下,看向蕾娜塔,房间中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直到最后,空气凝滞到令人感到不适时,她才吐了口气轻声说,“好吧…我承认我隐瞒了一些事实,那就是好像我跟皇帝之间有种冥冥之间的联系,能牵引着祂找到我,但我却没法斩断这个联系,所以祂总能找到我…我希望黑天鹅港能成为我最后的庇护所,但我总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蕾娜塔的脸色瞬间就白了,因为叶列娜这席话的意思是黑天鹅港也根本不是对方最后的藏身地,这里地处偏远大概只能让那个可怕的皇帝找得久一些,但也是迟早的事情对方总能找上门来,至时的结局就真会如叶列娜之前所说的一样,整个港口面临着覆灭的危机!
精彩絕倫的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笔趣-第三百五十九章:旁觀者相伴
说到了这一步,叶列娜的脸色似乎也有些白,不那么好看了,“比起我祂才是真正的怪物,祂身上有太多不合理的地方了,我只知道祂抓到我后会发生很糟糕的事情,为此我宁愿一辈子逃下去,放弃沿途上所有的风景…如果祂真的找来了黑天鹅港,我大概会主动离开的,可我也没什么地方去了,无从南方一直走到北方,再往北走,就只能跳进大海里了。”
“你可以跟祖国说这件事,让他们帮你啊。”蕾娜塔绞尽脑汁也没法想到破解这个局面的方法,这种情况下唯一的办法是驱逐叶列娜离开黑天鹅港,这样皇帝就不会对这里造成伤害了…可她却怎么样都没法说出这句话,只能干涩地做出这个建议。
“没用的。”叶列娜收拾了一下心情,注视着面前的蕾娜塔说,“但其实这个死局也不是没有解法…有些时候钥匙往往放在面前,只是找不到她的使用方法。”
蕾娜塔没反应过来叶列娜的意思,但却注意到了对方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
“…我?”她指了指自己有些疑惑。
“其实我会主动找上蕾娜塔你还有一个原因,这个原因也正和你问的这个问题有关。”叶列娜看着蕾娜塔的表情慢慢地严肃了起来,“你想过为什么今晚我会特别招待你,跟你叙述这些事情吗?”
因为自己是特殊的,可以免疫认知篡夺?叶列娜希望自己能守约不戳破她的存在?
蕾娜塔是这么想的,因为包括之前叶列娜也是这么说的,但接下来对方的一席话却打破了她的认知。
“如果真是害怕你戳穿我,那我为什么不直接排除掉你这个威胁?”叶列娜说,“我的能力是篡夺认知,我没法篡夺你的认知,但却可以篡夺其他人的,让她们认为有问题的人是你,而不是我,生活在38号房间的人一直都是叶列娜而不是蕾娜塔…”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三百五十九章:旁觀者推薦
人氣玄幻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線上看-第三百五十九章:旁觀者展示
蕾娜塔听完这席话脸色都变了,叶列娜却叹了口气安慰道,“放心吧,我说过我不是坏人,所以我也不会这么做的,而是跟你好好喝点东西谈条件,相互信任…包括现在,我也把这些话摊出来说了,也能显示出我的诚意了。”
听到这里,蕾娜塔的脸色才恢复了一些,心情好像做了过山车一样刺激。
“不过蕾娜塔你知道吗?之前我说你是我摆脱皇帝的钥匙并不是在开玩笑,我说过你可以无视我的认知篡夺,这似乎是一件很没有理由的事情,但在我这里的感受来看,就像是我释放出一个领域,而你的身上裹着一层绝缘膜一样,完全将我的领域排斥出去了,我的能力才无法对你生效…你对我来说就像被一颗密不透风的球保护在里面了一样!这意味着什么?”叶列娜顿了一下后才继续说,“这意味着如果我能找到你免疫我能力的办法,我再想办法复刻的话,说不定就能有机会阻隔掉皇帝对我的感知,这样我就彻底自由了,祂也再也找不到我了!”
蕾娜塔因为叶列娜的这套说辞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心想自己还有这个本事?可她平时根本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啊,该吃吃该睡睡,只是偶尔晚上跑出来撒撒野,带着佐罗一起去图书馆烤烤壁炉什么的,哪里有叶列娜说的那么厉害了。
“看起来你也不知道自己身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叶列娜的目光渐渐缓了下来,颔首说,“但我会找到这个原因的。”
“你刚才说那个叫玛特维的小男孩也跟我一样对你的能力免疫。”蕾娜塔想了想迟疑道,“所以你准备也找到他跟他说这些事情么?”
“我会的,你们两个之间一定存在着什么共性,这代表这种特殊可能是可以重复的,一旦我能找到这个共性说不定就能隔绝掉我跟皇帝之间的联系,让祂再也找不到我了。”叶列娜认真地说道。
“可玛特维没跟我们住在一起,你知道他的房间在哪儿吗?”蕾娜塔问。
“我知道。”叶列娜点了点头,“其实今晚我最开始就是准备先去找他的,只是中途遇到了你才改变了计划,现在时间还早,或许我们还有时间。”
“我们?”
“难得可以进行冒险的机会,你舍得不跟我一起去么?”叶列娜侧头看向蕾娜塔笑着问。
“我…”蕾娜塔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闷闷地闭上嘴巴轻轻点了点头。
“那好极了。”叶列娜一拍手,站起身把牛奶喝完的铁杯子放在床上,小跑向蕾娜塔拉住她的手就往房间外走。
“别…别急啊。”蕾娜塔似乎被叶列娜的热情吓到了,头一次被人拉住手脸上也有些坨红,踉跄着被拉向门外,“不关门吗?”
“不用。”叶列娜回头看了一眼房间内,像是看见了什么人似的,莫名的笑了笑,“记得带上门。”
蕾娜塔也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房间,但却什么都没看见,随后调头回去跌跌撞撞地跑出了门外。两个女孩的背影在暗红的长廊内越跑越远,脚步声也越来越小,直到消失在黑暗之中。
在蕾娜塔和叶列娜离开后,这条走廊彻底陷入了寂静,冷冻库上的红灯放射着暗红的光线,风扇呼哧呼哧的转着,外面传来风雪的呼啸声。
可这个时候,在一片寂静中,本该无人的粉色房间里一只手伸了出来,铁门缓缓地从里面被这只手推开了。
林年推开了铁门,走出房间,站在了走廊上。
他站在门口看着那两个逐渐消失的背影,头顶的红灯照在他的脸上,勾勒出晦暗不明的阴影。
“有点意思…”他低声说。
皇帝、篡改认知、蕾娜塔、黑天鹅港…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宇宙無敵水哥-第三百五十九章:旁觀者讀書
言情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笔趣-第三百五十九章:旁觀者分享
你到底想给我看什么?
金发女孩…或者说,叶列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