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九星霸體訣笔趣-第四千一百五十四章 雞犬不留?相伴

九星霸體訣
小說推薦九星霸體訣九星霸体诀
“大胆孽畜……”
龙尘出手打人,八长老大怒,伸手去抓龙尘,就要给他点教训。
“啪”
龙尘一巴掌顺势甩在他的脸上,如此近的距离,还没有进入战斗状态,就算八长老实力再强一倍,也躲不开这一巴掌,一声爆响,八长老骂人的话还没说完,就步了那龙家弟子的后尘,飞了出去。
“呼”
凤菲和姜家那位老者急忙一个闪身,只见八长老贴着两人身边飞过。
“轰”
八长老一脚踹在大地上,稳住身形,他半边脸已经淤青一片,被深深地烙印出了一个巴掌印。
“唉,年纪一大把了,还跟年轻人一般见识。”姜家那老者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
待八长老稳住身影,又惊又怒,双目之中杀机涌动,而跟他来的那几个龙家弟子,也有暴怒了,纷纷抽出兵器,随时准备一战。
“龙尘,你敢对护龙长老无礼,信不信你无法活着走出圣王州?”一个龙家弟子怒吼。
“再嘴巴不干不净,信不信我让你们走不出这片营地?”龙尘面容阴森地道。
龙家乃是不朽世家,来跟他对话的人,竟然是个草包,他们明显是冲着龙尘身上的宝物来的,根本没打算跟龙尘好好说话。
龙尘何曾受过这种气?他对龙家失望透顶,怒火在胸中燃烧,他一个如此强大的天才,都被龙家看不起,那么他父亲的日子,一定更加难过。
一想到这里,龙尘双目之中杀机暴涌,眸子深处黑色的符号流转,狂暴的杀气,让天地都开始变色。
当龙尘杀气弥漫的那一刻,姜家的老者脸色微微一变,龙尘的杀气太浓郁了,已经凝聚成了实质,几乎形成了一种精神领域,就连他这种级别的高手都受到了影响。
“大言不惭,你以为你是谁?只要龙家一声令下,不需要全族出动,只需要四大护龙长老出手,就可以将这里夷为平地,杀个鸡犬不留。”八长老咬牙切齿地道。
“噗”
八长老话音刚落,一把骨矛无声无息出现,等他反应过来之时已经洞穿了他的胸膛。
那一刻,就连姜家的老者和凤菲都大吃一惊,骨矛洞穿了八长老的胸膛,这时人们才发现,天地之间不知道什么时候,银月当头,整个世界都被银色的光辉笼罩。
徐鉴雄的身体缓缓浮现,他手持骨矛,挑着八长老的身体,双目冰冷:
“夷为平地?鸡犬不留?就凭你这样的草包?就算来一百个,又有什么用?”
徐鉴雄出手,龙尘都吓了一跳,他现在才明白,徐鉴雄到底有多恐怖。
银月异象笼罩世界之时,包括他在内,没有任何人察觉,银月异象出现的一瞬间,徐鉴雄就是这片世界的主宰,哪怕是八长老这样的高手,也瞬间中招,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此时的八长老,命已经被徐鉴雄捏在手中,生死只在他一念之间。
八长老又惊又怒,而其他的龙家天才们全都惊呆了,他们没想到先天天尊级的战斗,竟然可以瞬间分出生死,两人的差距真的那么大么?
本来他们以为,只要八长老能对付徐鉴雄,他们几个人联手,可以数招就将龙尘拿下,所以,他们到来之时,信心满满,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可是如今,一个人被龙尘差点拍成烂泥,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而八长老这位先天天尊,被人一枪洞穿胸口,命被人捏在手里,他们一下子慌了,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八长老又惊又怒,厉声喝道:“我不信你敢杀我,你杀了我,我们龙家……”
“还是算了吧,你代表不了龙家,如果老夫所料不差,你来这里,根本不是龙家的决定,而是你自己的意思吧!”
这时姜家老者插口了,他看向徐鉴雄道:“族长大人还请息怒,这个家伙,根本代表不了龙家,给点教训也就算了。
毕竟龙尘是龙家之人,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有些事情,还是龙尘自己和他们解决的好。”
徐鉴雄点点头道:“好,那我就给姜家一个面子,八长老你要记得这个人情,如果没有姜家求情,我虽然未必会杀你,但是我会废了你。
我望月一族已经不是当年的望月一族了,我们无惧任何人,更不接受任何威胁和挑衅。
希望你能长点记性,如果再有下次,我保证就算天神降临,也保不了你的命。”
说着话,徐鉴雄缓缓收回自己的骨矛,同时天上的银色月亮也缓缓消失,天地恢复了原来的颜色。
八长老咬牙切齿,他这辈子也没经历过这样的屈辱,但是徐鉴雄的银月世界降临的一瞬间,没有任何征兆,防不胜防,他知道,自己与徐鉴雄的实力相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如果跟他硬拼,只是自取其辱,他只能忍下这口气,他冷冷地看着徐鉴雄道:
“敢插手我龙家的事,到时候你别后悔。”
“哈哈哈哈……”
徐鉴雄仰天大笑,声震九霄:“我徐鉴雄一辈子行事,从来就没有后悔过,如果你们龙家能让我后悔,也算你们有本事。”
徐鉴雄也算是见过无数风浪的人了,但是像八长老这种不知死活的滚刀肉,他还是第一次见,此人的愚蠢,让他长见识了。
如果是一般人,死里逃生,肯定不敢嚣张了,而这个家伙,竟然嘴巴还能这么硬,也算是一个奇葩了。
龙尘本来杀意沸腾,但是后来听那姜家老者的话,怒火消减了许多。
如果说这是八长老自作聪明自己来威胁龙尘交出乾坤鼎的话,他只代表他个人,而不是代表龙家的态度,那一切都还有回旋的余地。
毕竟父亲还在龙家,没有救出父亲之前,龙尘不想跟龙家撕破脸皮。
“滚吧,我龙尘不是软柿子,不是谁想捏就能捏的。”龙尘冷冷地道。
见八长老面容阴沉,似乎还在想什么对策,龙尘知道这个草包想不出什么花样来,懒得跟他废话,直接赶人。
“你给我等着!”
八长老咬牙切齿, 一脸怨毒之色,带着那几个弟子离开,其中有一个无法走路,直接被抬走,气势汹汹而来,狼狈不堪而去,一切看起来有些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