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萬界之全能至尊 起點-第1366章 仙劍之威

萬界之全能至尊
小說推薦萬界之全能至尊万界之全能至尊
【抱歉,暂别阅读】
【本章还差3500字修改】
【请4小时后再来修正】
………………
…………
……
龙谷之中,正在通过哨机们的视角观察着青衫男子的江言,此刻原本平静的脸色不禁微微有了些波动。
“居然被破除了?!”
他感受着权能的细微变化,眼底不由地浮现出了一抹惊疑之色。
仔细确认了一番之后,江言知道,那绝非错觉,他施加在那个青衫男子身上的权能的『欺诈』效果,竟然如此快地就被对方破解掉了。本来青衫男子的灵觉感应能力还被他用『欺诈』权能迷惑着失去了效果,现在也已经随之权能的被破除而恢复了原本的敏锐。
看青衫男子此刻脸上那难看至极的表情,就可以知道,对方也是已经察觉到了自己之前的灵觉感应被干扰了的真相。
……
登上那个传闻中的宝座,彻底掌控了这一方无比神奇的秘境空间,到那时,别说是区区携带一头异兽出去,即便是将眼前的这一片小世界整个搬回他所出身的那个世界,也或许并非不可能之事。
想到那个场景,饶是以青衫男子修道多年养出来的坚韧心性,此刻也是不禁微微泛起了阵阵波澜。
就在青衫男子畅想未来的时候,一股让他脊背一冷的寒意忽然间窜上了他的心湖。那种极致的危机感,让青衫男子一瞬间就从遐想之中完全脱离了出来,脸色微微一变。
像他这样的修道者,虽然修炼的是主掌杀伐的剑道一系,对于逢凶化吉的卜算天机之法并不是很擅长,
然而在冥冥中心血来潮的直觉示警方面,他这一类的剑修,敏锐得也是丝毫都不会输给同行。没有任何一个修道之人会将这种冥冥之中的警示当做错觉,更不敢有丝毫的侥幸心理。
因为敢于这么想的人,通常都会死得很早。
青衫男子能够突破重重难关,晋升到这八十一层试炼上来,靠的可不仅仅只是力量,谨小慎微的心态也是占了不小的功劳。
感受着内心里的那种越来越强烈的、让他都感到头皮发麻的惊悚之感,青衫男子忽然间意念一动,脚下踩着的长剑飞行速度立刻就开始急速减缓,最终在一片山丘顶上停了下来。
青衫男子驾着飞剑落到了那山丘的背后,借着山体掩藏着他的身形,抬眼看着远方那一片还在万米之外的龙之谷,脸色有些阴晴不定地快速变幻着。
莫名的,他内心里的惊悚感更深了一些,似是有某种诡异的视线在暗处悄然盯着他一样。
然而,青衫男子将自身的灵觉催动到极致,仔细感应,却始终无法找出暗中的潜藏者,甚至连那股似有似无的窥探感到底从何而来都难以锁定。
似是那视线无处不在,却又实际上不存在一般。
……
龙谷内。
正在忙着将新收服的属下们送来的一个个异兽的灵魂进行数据化改造的江言,也因为好奇心,而通过了在龙谷周围已经初步建立起来的「子机网络」,想要观察一下那个敢于前来龙谷这边挑选契约宠物的试炼者是个什么来头。
龙之谷这边的巨龙一族,虽然确实是本次试炼里驯兽师们能够挑选到的宠物最佳契约对象之一,单论资质潜力,可以稳坐最强序列,然而这份强大的代价,便是让它们的获取难度也是水涨船高。
整座龙谷里的巨龙一族以及附庸的亚龙种,数量加起来可是一个极为庞大的势力了。
数千条二级阶位的亚龙,一百多条三级阶位的成年巨龙、十多条圣者级的精锐巨龙、以及三条准神级的龙王。
如此的实力,放到灵子世界里都是能称得上一方霸主了,几乎已经不会比还未加入梦幻国度之前的幻兽联盟或者元素灵族差上多少。
能够坚持晋升到第八十一层试炼的人,无疑每一个都是天之骄子。然而,面对这样的一个强大的异兽族群,对于他们如今被空间中枢规则压制了大半实力的状态来说,还是存在着不小的危险性的。
清楚这种难度,却还敢过来将主意打到了龙谷里的巨龙一族身上,这个试炼者不仅胆量够大,对于自身的能力应该也是有着极高的自信才对。
江言在枯燥忙碌之余,对于这种人物自然起了几分的好奇,想要看看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于是他便将一部分意志分出,降临到了那一片区域的子机网络之中,想要借着这些子机的视角来观察目标。
因为才刚刚开始将本土异兽收编成为子机,江言如今在这一层试炼场里的子机数量极为有限,所构建出来的子机网络规模自然也是黑很小,只能够堪堪以龙谷为中心覆盖了周边半径万米的范围而已,而且即使是这半径万米的范围。也还是无法像在外界的时候那样让子机网络的覆盖率达到没有漏洞的完善程度。
但即便如此,在这片区域里让子机网络的哨机们以肉眼去搜寻一个并未过度隐藏自身行踪的入侵者,也并非什么太难完成的事情。
对方多半也是想不到,都还未真正深入龙谷,仅仅是在龙谷的周围,便已经有人布置好了这样一套颇具规模的监视网络。
也因此,当那个脚踩飞剑的青衫男子飞入了子机网络的哨机们的监测警哨范围之后,他的行踪便被智脑们第一时间就给发现并汇报给了江言。
这敌明我暗,靠得就是一个占据先手和出其不意。
因为知晓越是强大的超凡者,对于危机和敌人的直觉预警能力也就越是敏锐,所以当江言把意志降临过来之后,并未集中于一点,而是分散成了成百上千道更加细微的意念,悄无声息地潜入进了成百上千个的哨机的脑海中。
「子机网络」的哨机侦查方式,是智脑们经过许多次的实践后摸索出来的最佳方案。
为了尽量不引起敌人的警觉,智脑们并不会直接就将意识寄宿到那些正在观测着敌人的哨机们的身上,而是让哨机们自己对目标进行观测和感知,然后所得的情报信息会通过「子机网络」自动上传到更高一级的智脑手里,这时候才会由智脑对该信息进行审理查阅,从中整理出真正有价值的情报交给更上级的决策阶层。
而作为直接在第一线收集情报的哨机们,其本身甚至很可能都并不知晓自己的身份,对外表现得可能就是一只再普通不过的麻雀老鼠之类的寻常小动物,就连思维意识也是停留在其原本的懵懂状态,对比于其他正常的同类来说都毫无异样。
只是,这些被智脑们收编成了哨机的小动物,会在潜意识里顺着上级智脑给予它们灵魂里下达的暗示指令而行动,比如‘监视某个目标’这样的指令,哨机自己多半都不会意识到自身的异样而依旧以原本的状态生活,但它们的身体却会在潜意识里遵照着上级智脑下达的指令来执行任务。
经过智脑们的摸索测试,像这种以它们主意识的视角来看毫无自觉性的哨机,却恰好是最能够蒙蔽那些超凡者的直觉警示能力的绝佳监视者。因为绝大多数的超凡者的直觉警示能力,其主要的生效条件便是对敌人的敌意和恶意的感知。
如果敌人在行动的时候,不存在哪怕一丝一毫的包括‘敌意、恶意、杀意’在内的念头情绪,甚至都根本没有去在意过自己要监视的目标的话,那么被其监视的那些超凡者的直觉警示便有很大的概率会‘失灵’,再不济,那种冥冥中的直觉的反应敏锐度也会因此而下降一些!
虽然这种混淆手段,对于像是修行武道之人达到了至诚境界时的‘秋风未动蝉先觉’这样的堪称不讲道理的直觉预警能力来说,可能就不是很有效果了,但至少在大多数情况下都确实是派得上用场。
江言降临意志过去的时候,也是注意着这一点,想看看好戏的他可不想直接惊动了目标,所以同样采取了跟智脑相同的监视方式,并且还特意收敛了自己的情绪波动。
然而,看着哨机们传来的画面中,那个脚踩飞剑的青衫男子脸上浮现出来的警觉表情,江言就知道,这一次多半是提前打草惊蛇了。
他也没想到,对方的直觉预警能力居然敏锐到这种地步,明明不论是他还是智脑们都不可能会散发任何的敌意恶意,哨机们也仅仅只是无意识地懵懂状态下被动式地暗中监视他,结果这青衫男子居然也还是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危险。
此刻青衫男子所处的位置,可是才刚刚进入「子机网络」的哨机覆盖范围的边界啊,也就是说,哨机们才刚发现他不久,他也就察觉到了危机。
“这可不行啊。”龙谷之中,得知了这一点的江言,微微摇了摇头,抬起手,指尖有朦胧微弱的白光浮现出来,一缕『欺诈』权能的概念之力附着在其上。
随着江言滑动手指在虚空中随意地轻轻勾勒了一下,似是在无形中轻轻拨动了一下某一根肉眼无法看见的线,一股无形的神秘波动扩散而出,笼罩住了青衫男子所处的那片区域。
对此,之前还表现得极为敏锐的青衫男子这次却是一丝异样都没有察觉到。
而且还不止,青衫男子内心里那原本因为进入了哨机们的监视范围而不断发出示警的内心直觉反应,在这一刻竟然开始飞速地消退,很快就彻底平息了下去。
随着青衫男子内心里的危机感消散,他本人不禁是微微愣了一下,眼底深处浮现出了一阵惊疑不定的情绪。
……
叽叽、喳喳……
看着周围与之前毫无异样的环境,听着耳边出来的一阵阵各种动物活动的声响,张玉明眼底的那抹惊疑之色,却是始终不曾消去。
他很清楚,他之前没来由产生的那种让自己心惊肉跳的惊悚感,并非是什么错觉。而现在,这种不安的感觉消散了,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这应该是因为那股本来带给他不安的危机已经离他远去才会有的反应。
直觉的反应变化,说明此刻他已经没有危险了。
然而,明明已经没有了那种惊悚感,但张玉明的内心里深处,却隐隐约约间,还有个声音在告诉他——这不对劲!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张玉明想不出来,但他始终都无法真正地完全平息好自己的心境。
紫府真灵识海之中被他时时刻刻以元神温养祭炼着的、那一柄由宗门长辈赐下给他、随他一起进入了这奇异秘境里的本命仙剑,此刻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忽然间咻咻咻地释放出了一缕缕的无形剑气。
张明玉感知到了本命仙剑的异样,似有所悟。
他开始主动操控本命仙剑,让大量的无形剑气在识海里汇聚,以本命剑器为核,化为了一柄贯穿整片识海的通天巨剑虚影。
随后,随着张明玉的心中念头一动,那通天剑影化作了璀璨的剑光,横扫过了他的整片识海。
无形之中,只听得咔嚓一声似有似无的脆响,某一条肉眼不可见、不可触的‘线’,被这道同样无形的剑影扫中,只是略微僵持了一下之后,便被其干脆地斩断了。
在那条无形之‘线’断开的第一时间,张明玉就感觉到了自己似是挣脱掉了某种难言的桎梏,心灵似乎变得比之前更加清明了一丝,同时伴随而来的,还有那刚才莫名消退下去的让他难以平静的、极为强烈的惊悚恶寒之感!
“这是……好胆!!”
张明玉这时候哪里还会不明白,自己居然不知不觉间遭到了敌人的暗算,就连他身为剑修那本该能洞彻阴阳、明净心性的剑心,也在不知不觉间着了敌人的道,被蒙上了尘埃,致使他本该无比敏锐的灵觉感知都在无意中松懈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