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萬古神帝-第三千零六十一章 天之弟子讀書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张若尘手托变得只有砖头大小的逆神碑,一步步走上阶梯。
那位妖族上位神躬身,行臣服之礼。
若永恒天神是一位有德望,不会滥杀无辜的神灵,说不准这位妖族上位神还会拼死与张若尘对抗。
而且,他见张若尘一路行来,虽然横推而过,强势无比,却没有杀一人。
既然没有生命威胁,自然更生不出对抗之心。
张若尘走进神殿,看见地上的数十具干瘪神尸,脸色微微一沉,道:“修辰这是干什么?自己没有神源,便将这些伪神的神源全部都挖了?心理扭曲到了如此地步?”
那位妖族上位神,道:“回禀大神,她是为了用永恒之心炼制神源。”
“什么永恒之心?”张若尘问道。
“永恒之心,乃是永恒神殿的一件传承至宝,只有每一任的永恒之主才能掌握,是失落者乐园能够成为灵气带交汇地的根本。一旦天神将其炼成自己的神源,离开了失落者乐园,要不了几万年,这里就将灵气溃散,变成死地。”
张若尘有些明白过来,这个老妖,为何没有阻挡他。
它分明就是不希望修辰炼制出神源!
张若尘道:“永恒之心在哪里?”
那位妖族上位神道:“此等至宝,天神自然是随身携带。不过,大神请看,神殿中心的那座神湖,乃是千年来,使用大量时间之花的花瓣精炼出来的精华。如今,又融合了数十位伪神的神源、神血。神魂,对时间之道神灵有无穷妙用。”
“这应该是修辰用来炼制神源的吧?”张若尘道。
那位妖族上位神,道:“没错!大神小心,那座神湖靠近不得,时间流速极快,会吞噬寿元……”
这么一座神湖,谁不动心?
修辰天神为何放心将神湖留在这里?
皆因,神湖爆发出来的时间力量,只有它自己可以承受。别的神灵靠近过去,无疑是找死。
没有发生那位妖族上位神想象中的事,张若尘轻松来到神湖之畔,身体包裹在密密麻麻的时间印记光点和时间规则中,使用《六祖释禅图》将湖中神液尽数收走。
看到这一幕,那位妖族上位神是又惊又喜又惶恐。
他都不敢想象,永恒天神回来后,看到空空如也的神湖,会做出多么疯狂的事。会不会将整个诸神大陆都祭炼?
永恒天神本就是一个脾气暴躁、残忍嗜杀、冷酷无情的女子。
诸神大陆不能再待下去了!
走,必须得立即逃走。
“被你们天神擒拿的那两位神灵,关在什么地方?”张若尘问道。
那位妖族上位神,道:“大神随我来。”
掌握着逆神碑,根本不怕什么陷阱,张若尘跟在那位妖族上位神的身后,穿过一道空间之门,沿着石梯,向永恒神殿的地底行去。
夜叉族族长和雨师被锁在两根黑暗物质铜柱上,修为和精神力都被封印,身上气息十分虚弱。
张若尘取出神剑老六,斩断夜叉族族长身上的神链和神纹,又一指点在了他心口,欲要帮他解开封印。
“轰隆!”
一股强大的神力,反涌出来,震得张若尘手指疼痛发麻。
张若尘还好,但夜叉族族长却承受不住这么强大的力量,嘴里吐出一口鲜血,道:“不行的,修辰天神是太虚境的修为,而且封印手法古老诡异。你就算强行解开了封印,老夫也承受不住封印的反噬。”
张若尘本想拿出逆神碑尝试,但又知时间紧迫,不能耽搁,道:“行吧,玉灵神应该能帮你解开封印,我带你离开这里。”
将夜叉族族长收进一枚珠子中,张若尘目光向雨师看了一眼,正要提剑过去,将她击杀。
蓦地,他心生感应,脸色狂变。
急速向地面返回,但迟了,一片明亮的时间印记光点,从通道上方涌来,伴随一股强大而滂湃的神威。
修辰天神那高挑而艳美的身姿,从光点中走出,每一根头发都燃烧着白色火焰,冷声道:“你们一个个还真是作死,真以为达到大神层次,就能无法无天,不将本神放在眼里?”
那位妖族上位神早已是跪伏在地。
无月被修辰天神擒拿和封印,单手抱着,那一双星辰般美丽的眼眸却睁着,似有些痛苦,又有些茫然,想要说话,却又无法开口。
与月神真的太像,跟张若尘见过的无月完全就是两个人。
但也太废了吧,居然被修辰给擒拿了!
张若尘早已收起神剑,而是拿出青萍剑,面无惧色,道:“本座乃是虚天座下,凭什么要把你一个废掉了的神灵放在眼里?”
“虚天?根本没有听过。”
修辰天神没有什么耐心,右手五指之间,时间印记光点汇聚,越来越明亮。
张若尘鄙视了一眼,道:“修辰,你太孤陋寡闻,你躲在黑暗大三角星域这千年,宇宙早已风云变幻。天庭和地狱的战争再次爆发,双方各自封了二十诸天,笑傲天下,俯看众生,操控宇宙大权,个个都是执棋者。”
“我师尊昔日命运神殿的虚神尊,已位列诸天,改号虚天。”
被锁在铜柱上的雨师,在看见张若尘使用神剑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他的身份。
见张若尘居然扯虚天的虎皮做大旗,还振振有词的样子,心中不禁觉得好笑。修辰天神那样的强者,会被他吓住才是怪事。
但看到被修辰天神擒拿了的无月,雨师心中的震惊,瞬间达至无以复加的地步,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会这样?
师尊怎么会被擒拿?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无月的厉害。
即便她精神力达到七十八阶,堪比太白境大神,可是依旧只能仰望神山一般的仰望这位高不可攀的师尊。
修辰天神微微失神,旋即眼神变得更加冰冷,道:“虚风尽那个老混蛋也配封天?你拿他来压本神?实话告诉你小辈,换做十万年前,便是虚风尽真身在此,本神也不惧。”
“修辰啊,修辰,都过去十万年了,你怎么还认不清现实?你以为自己还是以前那么修辰天神?根本不用我师尊的真身,他老人家的一剑,就能斩你。”
张若尘举起青萍剑,顿时地下世界剑气纵横。
剑鸣声震耳。
张若尘长发飞扬,眼神如电,道:“我师尊已修成剑二十三,赐我的这一剑,斩你应该够了吧?”
修辰天神凤眸猛然一缩,感受到张若尘那柄剑中的恐怖剑意,道:“虚风尽居然真的赐了一剑给你!”
张若尘道:“何止如此,我师尊已经亲自前来黑暗大三角星域,稍后便至。修辰,本座是看大家都是地狱界神灵,才没有挥出这一剑,你别给脸不要脸。”
修辰天神何等傲气,岂会甘心受制于人?
若对方只有这一剑,在这么近的距离内,修辰天神其实是想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剑夺走。虽很冒险,但有成功的机会。
可是,虚风尽真的要来了吗?
修辰天神虽然嘴上硬气,不服输,可是,毕竟只剩下太虚境的实力,哪敢与虚风尽叫板?
“虚风尽会来黑暗大三角星域?他敢冒这个险?”修辰天神道。
张若尘道:“突然一下这么多神灵来到失落者乐园,你不觉得奇怪吗?还有你手中的无月,若不是冒犯了我师尊,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修辰天神彻底信了下来,眼中寒气收敛,散去掌心的时间印记光点,但依旧以傲然的姿态说道:“既然你是虚风尽的弟子,本神便给他一个面子,不再计较今天的事。但,你收走的时间神液,该交出来吧?还有那位夜叉族族长,你不能带走,本神有大用。”
雨师总觉得自己肯定是产生了幻觉,或者是在梦中。
张若尘怎么会变成了虚天的弟子?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张若尘冷笑一声:“本座乃天之弟子,执掌天之一剑,你又不是无量境神灵,敢从本座身上讨要东西?修辰,实话告诉你,今日你只有交出永恒之心,臣服与本座,方有活路。”
张若尘一步步挑战修辰天神的底线,完全化身为飞扬跋扈的天之弟子。
修辰天神身上修罗煞气外涌,充斥地下世界,双眼化为血瞳,道:“小辈,就凭你的修为,也敢让本神臣服?来吧,看是你一剑斩了本神,还是本神今日将你碎尸万段。”
张若尘没想到修辰天神这么容易炸毛,根本就不怕死,但凡懂得审时度势的神灵,都已经臣服了啊!
看来它果真是个女人,不能用常理看待。
若不是打算收修辰天神做日晷的器灵,张若尘这一剑,已经斩下去。
张若尘见修辰天神丝毫都不妥协,要玉石俱焚的样子,倒是尴尬起来,道:“好,不愧是昔日修罗族一等一的人物,本座小觑你了!各自退一步吧,本座也不让你臣服,你也不用交出永恒之心,但你得将无月交给我,她是我师尊看中的女人,已经封了天姬,是大劫宫未来的女主人。”
修辰天神脸上露出一道古怪之色,冷笑道:“都几十万年过去了,虚风尽怎么又恢复本性了?他是不知道无月的来历吗?居然敢打她的主意?”
“看来封天之后,他是膨胀到无法无天的地步了!不对,你的这柄剑,怎么会是青萍剑?你是虚风尽的弟子,应该修炼虚无之道才对,为何修炼的是时间之道?”
跪伏在角落中的那位妖族上位神听到“青萍剑”三个字,立即抬头向张若尘看了一眼,一道异色一闪而逝。
……
月初了,还是要求一求月票,看看你们鱼最近这么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