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線上看-第三百六十八章 挑戰的代價讀書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大唐:八岁大将军
“汝放肆!”
“好大的口气!”
“黑水格格,你是想死吗?!”
张飞等将站身而起,瞪目怒视。
黑水格格实在是太嚣张。
李易的武力,张飞等将心里皆如明镜,以八岁之龄,达到二级武将,实属罕见。
就凭借黑水格格二级武将,大言不惭,一把捏死李易,真是可笑至极。
她不被大将军斩杀,张飞等人都会称赞一声厉害。
“唐将,你等只会这两句吗?!”黑水格格目视愤怒的张飞等人,冷笑道,“有本事,让李易与我一战!”
“不要在这里依靠人多,而欺负我这弱女子!”
“黑水格格,看来吾带你面见大将军,是吾之错。”张颌双眸猩红,抬步踏出道,“吾之错,就让吾来弥补!”
说着,张颌浑身散发狂暴的铁血之色,其中夹杂着骇人的杀意,抬手准备擒杀黑水格格。
他之前爱才,觉得黑水格格可用。
却不知,自己反被黑水格格利用。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ptt-第三百六十八章 挑戰的代價相伴
来见突厥可汗是其一。
其二便是想要讽刺李易,或者寻找机会斩杀李易。
在黑水格格心中,李易对突厥的威胁太大,让她在被张颌打败后,脑中始终浮现突厥会被李易灭掉的念头。
所以。
当黑水格格面见李易后,就在不断盘算,如何引起李易的注意,如何激怒李易,让他与自己决斗一番。
这才无故假装傲慢,挑眉轻视李易。
在她看来,李易虽然厉害,但也是一个孩童,其心在怎么成熟,也有稚意存在。
挑动他的稚心,或者是好玩之心,接受自己的挑战,然后她趁机斩杀李易。
为突厥以除后患。
如今,机会到来,黑水格格等待李易接招。
“张颌停手。”看着颌想要擒杀黑水格格,李易轻声阻止。
小脸上的笑容不变,看着黑水格格喝道,“尔要以何身份来挑战本将?尔要知道,本将乃大唐唐王,位尊王爵。”
“如果天下之人,皆如尔一般,不论身份向本将挑战,那本将岂不是整日站在擂台之上?”
“如此,本将岂不是成为天下笑柄?”
“我…我……”黑水格格哽声,李易的一番喝问让她哑口无言,她想不到什么借口回应。
只能硬着头皮,耍赖道,“不提身份,难道堂堂位尊的唐王殿下,会怕我这弱女子?”
“本将怕女人。”李易颔首道,“最怕耍赖的女人,最怕胸大无脑的女人,更怕不知好歹的女人。”
李易之前算是以礼相待,可奈何黑水格格实在是不知趣。
不过李易并未动怒。
“你…魂淡!”黑水格格低头看看胸前,俏脸愤怒的对李易吼道,“别跟我扯这些,我只问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
“可。”李易收敛小脸的笑容,眼眸微眯的继续说道,“不过,你也要为此付出代价。不然天下人岂不是以为,本将太廉价。”
“你想要我付出什么代价?!”黑水格格眸中一喜,暗道李易果然是小孩,被自己稍微一逼迫,就这么答应下来。
“不用你拿,本将会自取。”李易摇头,目视着张飞等人喝道,“三张听令,黑水部族武士取其头颅,堆京观!”
“来人,传令王尚武,黑水部族全族杀无赦!”
“末将得令!”
将令骤起。
张飞,张颌,张辽,齐齐接令。
并且双眸含煞,转身就要向外踏去。
“站住!!”黑水格格连忙挡在三张面前,嘶吼的叫道,“不要,这是我一人之意,关我黑水部族何事?!李易我黑水部族,已经臣服于大唐,你岂能屠杀他们!!”
黑水格格气怒的双眸含泪,看向李易银牙都咬碎,口角溢出血迹。
她没有想到,自己挑战李易,居然要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
用近三万黑水武士的头颅堆成京观,这是何等骇人?
屠杀数万黑水部族,这是何等的血腥?
此刻的李易,在黑水格格眼中,再也不是孩童,而是恶魔。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討論-第三百六十八章 挑戰的代價相伴
“黑水格格让开!”张颌冷眼看着黑水格格,喝道,“大将军之令,乃一言九鼎,岂能视如儿戏!今日因你,黑水部族根灭!”
“张颌,与她多言做甚,让吾擒拿她,亲眼看着自己部族武士,是如何被吾推成京观!”张飞豹眼瞪圆,盯着黑水格格如同盯着猎物一般。
敢挑衅大将军之威严,简直是不知死活。
可黑水格格却一步不让,死死的挡在营帐门口。
那怕她知道,自己不是面前三将对手。
一让,部族便会遭受灭顶之灾。
一挡,或许还有一丝转机。
“咳!”就在张飞想要动手时,李易轻咳一声,让三张停步不语,也不退后。
这时,李易躺靠在身后椅背上,看着黑水格格,开口问道,“尔可是黑水部族之人?”
“是。”黑水格格眸中生起希望。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大唐:八歲大將軍 線上看-第三百六十八章 挑戰的代價熱推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大唐:八歲大將軍 愛下-第三百六十八章 挑戰的代價讀書
李易出言,这就代表事情有转机。
“既然黑水部族臣服于大唐,尔又作为黑水部族之人,那为何初见本将不拜,再见本将依旧不拜。”
“如今更是妄言挑战本将,尔可将本将放在眼里?尔又将自己摆在何位?”
好看的都市言情 大唐:八歲大將軍 起點-第三百六十八章 挑戰的代價看書
“在此前,本将皆以理相待,已谅解尔一次无理。可尔却不知分寸,得寸进尺的以下犯上不说,其心明显不是真心臣服于大唐。”
“这对大唐,对本将而言,便是威胁,更是后患。本将不提你挑衅本将之事,就拿这些事情,本将又如何能放过随时可背叛本将之人?”
“本将虽不是嗜杀之人,但亦不是仁慈之将。人犯了错误,理因受到惩罚。”
说着,李易眼眸射出冷冽之芒,反问黑水格格道,“尔说是不是这个理?”
“是…不是。”李易的话,让黑水格格听得一愣一愣的,差点点头赞同李易之言。
“既然不是,那尔给出理由。”李易嘴角浮现一抹诡笑。
黑水武士与黑水部族之人,李易可杀可不杀。
如果此时的黑水格格还不知趣,李易不介意挥下屠刀,以杀鸡儆猴,彻底震慑横断草原。
让所有已经臣服于大唐的突厥部族知道,背叛大唐,背叛他李易的人,下场皆是如此!
“我…我……”黑水格格是彻底的说不出理由,站立在营帐门口,急得快哭了。
内心极为后悔。
她终是小瞧了李易。
然而。
在黑水格格心急如焚时,背后响起的清脆声,解救了她。
“唐王殿下,为何为难一介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