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都市最強狂婿 愛下-第四百八十二章 果然被襲熱推

都市最強狂婿
小說推薦都市最強狂婿都市最强狂婿
听到这提醒,陈天意外,并跟着站住。
虽然他让秦逸明转移只是基于预感,但他却没想到老k这边也收到了消息,这让他有些没想到。
“看来他们很猖狂啊,竟然真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袭击。”
“不过你放心,转移的事我已经安排好了,没意外的话,晚上秦逸明就会带着韩非宇秘密离开,至于现在的据点,我已经让他加强人手,就等着他们强攻!”
听到这话,老k看看陈天,并赞赏的点点头。
虽然陈天已经出去快十年,但在这期间里陈天的警觉和身手并没有退步,他立刻放心不少。
“既然这样,那接下来就按照计划进行,对了,之前说过的对李家进行开展清除行动,按照原计划推迟一周时间。虽然原因有些复杂,但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却是李家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正在逐步的往外面转移资产。”
“虽然现在也可以行动,但为了正全面的寻找证据,经过上面讨论,继续对李家取证,之后等待时机成熟再将相关人员一网打尽。”
陈天意外这计划推迟,可却没有说什么。
一来他刚刚才得到白源清的消息,没时间去对付李家,二来原本他就觉得之前的试探行动有些仓促,所以对于这改变,他并没有表示意见。
“知道了,不过李文远和李文航两兄弟必须要盯死他们,一旦有什么举动,立刻告诉我,就算到时候你们不方便出面,我也一定可以阻止他们离开这里!”
有了陈天的答应,老k没再说什么,摆摆手就示意陈天可以走了。
陈天看到这手势,也没犹豫,当即点头离开。
只是走归走,他心里却一直惦记绝了不苏筠的事,跟着出了门,他就直接打给了白凝冰。
虽说白凝冰一般不参与四大家族的事,但对于这种联合商会,她必定会关注。
尤其是对于苏筠这种身份复杂的人,白凝冰就算不认识,也一定对其有所了解。
果然,就在他打给白凝冰,并问起苏筠身份的时候,这女人却立刻给出一个惊讶的反应。
“你为什么突然想起去俱乐部了?难道白源清就在俱乐部?”
面对疑惑,陈天没有迟疑,当即简单把韩非宇的消息说一遍:“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我这两天需要去一趟俱乐部,但中途又听说了苏筠,就想问问你她的事。”
听到解释,白凝冰释然,并给出相应解释。
“苏筠的具体身份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有两个我已经证实,一个是她被证实是京城三大顶尖家族之一,苏家的直系后代,另一个则是她的母亲是华夏有名的商界女强人。”
“虽然我不清楚你为什么会忌惮她,但她在江海创立这个商会俱乐部,其中有很大原因是跟李家有关。尤其是现在她经常在这,更是跟李家脱不了干系。”
听到这话,陈天惊讶,但之后却跟着疑惑。
尤其听到这女人竟跟李家有关,他更是诧异的不行。
“你确定苏筠跟李家有关系?既然她的背景这么强大,她难道不清楚李家的现状?如果知道,她为什么还要这么玩火?”
面对疑问,白凝冰先叹了口气,之后才给出回答。
“这件事只是传闻,我现在也不敢确定,不过当初她在这里创立这个俱乐部的时候,的确受到李家很多帮助。”
“至于传闻,是说她喜欢上了李家一个旁系后代。”
“原本以苏筠的身份,看上李家的后代,对李家来说应该是喜事一桩,可谁料这个李家公子哥自恃清高,竟看不上苏筠,甚至后来迫于家族压力,他直接一走了之,直到现在也没有再回来。”
陈天惊讶这个解释,尤其听到这女人留下的原因竟是因为一个男人,他更是觉得天方夜谭。
虽然白凝冰以及说明这是个传闻,但想到苏筠自身的能力很强,再加上刚刚老k没有提及这件事,他立刻就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
尤其想到白凝冰和白源清的事,他更是觉得苏筠不是这种人。
“看来你这消息应该不准,按照这个传闻所说,先不说苏筠的身份背景,就单看她的心高气傲,就不可能让她作出这样的事,所以我觉得她这样应该是别有目的。”
听到这话,白凝冰也开口赞同,但她却没有证据证实。
因为她们之间没有经常走动,所以她也不清楚其中的原因。
不过既然现在陈天开口问了,她就她知道关于苏筠的一切都告诉了陈天,其中包括很多细节,让陈天都一一记在心里。
虽然这些消息看似没什么用处,但他却明白,只要时机到了,这些就是他意外获胜的绝招。
“行了,你说的这些我都记住了,如果这次真见到了苏筠,我倒要看看这女人在干什么,竟然能忍受这种流言蜚语。”
有了这话,白凝冰没再说什么,只是关心几句就挂了电话。
陈天虽然意外这个消息,但想到老k故意不告诉他身份,就是想让他无所畏惧,跟着他就无畏的摇摇头。
毕竟他本就不在乎苏筠的身份,跟谈不上有利益接触,所以也就不可能有畏惧。
只是他却担心刚刚白凝冰提出的那个假设,一旦白源清搭上了苏筠这条线,接下来就会很麻烦。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都市最強狂婿-第四百八十二章 果然被襲相伴
不过麻烦归麻烦,但他却相信,身为顶尖家族的后代,她不可能连基本分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所以这个担忧他想想就抛在了脑后。
毕竟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尽快找到白源清,至于其他的,他现在没时间去关心。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却是,就在晚上他正准备睡觉的时候,秦逸明却给他打来电话,并在电话里告诉他一个意外消息。
“陈天,我不得不佩服你的警觉,我这边才刚刚把韩非宇安顿好,跟着之前的地方就出事了。”
“而且不仅如此,他们这次还派了很多高手,如果不是你的安排,恐怕这次韩非宇就凶多吉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