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起點-1210、越野圈內幕讀書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检测室内。
高川枫拿着周天的新款越野手表,忽然满头问号:“这么贵重的手表,如果按照你跟我说的,凶手是替跑的方志军,那……那他如果是凶手,图啥?”
“反正不是图钱。”顾晨看到周天价值7000块的越野手表都没被盗,可想而知,作为同样的徒步越野选手的方志军,必然不是冲着周天的财物而加害他。
随后,顾晨又拿起周天穿过的户外登山鞋道:“这款越野鞋,价格也不便宜。”
“还有周天的紧身衣、越野背包、头灯、越野杖等随身装备,这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天呐。”高川枫闻言顾晨说辞,捏起那枚短钉道:“那这鞋子也不咋地,短钉可以穿破。”
“而且短钉所在的位置,和死者周天足底伤口位置也吻合,也就是说,死者周天足底的伤口,就是由这枚钉子造成的。”
“先不管鞋子质量好坏。”顾晨打断了高川枫的思路,又道:“我们在现场发现了这支越野杖,你把上面的指纹提取一下,我怀疑这就是凶器。”
“没问题。”
接过证物越野杖,高川枫拿在手里摆弄一番。
只见越野杖手柄的顶端位置,突然伸出一个类似匕首的东西,上面有些锯齿。
高川枫看上两眼,也是笑笑说道:“这可是个小型冰斧啊,可以将手杖转成一支轻型冰斧,在冰地上行走时更方便。”
精华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愛下-1210、越野圈內幕讀書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起點-1210、越野圈內幕
看着躺在检测台上的周天尸体,高川枫突发奇想道:“那会不会是周天不小心触到了机关,越野杖突然弹出冰斧,把他吓得不轻?”
“理论上存在这种可能,但是作为一名资深驴友,你认为呢?”顾晨反问。
高川枫沉思片刻,果断放弃了这个想法:“那倒不会。”
顾晨走到高川枫身旁,也是抽出卷尺,对越野杖上的冰斧进行测量。
随后又来到周天尸体旁,对比周天的颅骨位置,发现和死者周天颅骨的那处损伤完美契合。
顾晨眉头一蹙:“如果是这样的话,死者周天头部的损伤问题就可以解决了,凶器很有可能就是这个。”
“那我得赶紧去提取指纹。”见顾晨都已经这么说了,高川枫也不敢懈怠,直接开始了检测模式。
……
……
时间很快来到凌晨1点。
带着所有数据,高川枫走到顾晨身边,摇了摇头:“指纹全部都是周天的,没有发现第二个人的指纹。”
“难道说,凶手用的是另一把相同的凶器?”顾晨双手抱胸,问心自问。
高川枫狠狠点头:“很有可能,毕竟这些选手,所使用的工具都是一样的。”
“已经很不错了。”顾晨瞥了眼身边的高川枫,也是淡淡说道:“凶手就是方志军,他说他看见周天在终点打卡签到,但实际情况是,周天的芯片手环根本就没在他身上。”
“就这点来说,说破天他方志军也狡辩不了,有这点就足够了,至少我们知道,周天是被越野杖击中颅骨才摔下深坑的。”
“所以你满意吗?”高川枫打着哈欠,也是不由分说道:“所以我亲爱的顾队长,我可以休息了吗?已经凌晨一点了。”
顾晨低头看表,这才啊道:“不好意思啊,耽误你这么长时间。”
“你哪次不是耽误我这么长时间?”高川枫摆摆手,也是不由吐槽道:“我早就习惯了,倒是你们,要多注意休息,看你们这刑侦队的人都累成啥样了。”
打了记哈欠,高川枫也是提醒着道:“赶紧回去休息吧。”
“行,你也早点休息。”
两人在检测室简单沟通之后,顾晨带着资料,叫醒了正在睡觉的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大家开车返回芙蓉分局。
而高川枫则继续留在检测室进行收尾工作。
……
……
翌日清晨。
大家陆续来到三组办公室。
昨夜忙到将近凌晨2点才回家,大家脸上都带着疲惫。
王警官喝上一口枸杞茶后,这才不由分说道:“前几天网上又报出一位派出所民警,在值夜班时猝死的信息,啧啧,可真是要命啊。”
“这难道很意外吗?”何俊超砸吧嘴道:“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常态啊,可眼下手里又有案子,还得继续干啊。”
也就在何俊超话音刚落之际,顾晨已经走进办公室,忙问何俊超:“何师兄,昨天晚上我发给你的资料整理好了没?”
“哦,好了。”想起这事,何俊超赶紧将抽屉打开,将一叠资料交给顾晨,道:
“这些都是昨天晚上你发给我整理的资料,我一大早来到办公室,整理好之后直接打印出来,连4A纸还都热乎着呢。”
顾晨摸着热乎的资料,也是默默点头:“很好,今天看他方志军还有什么好说的。”
瞥了眼卢薇薇,顾晨问道:“方志军现在人在哪?”
“二号审讯室。”卢薇薇说。
“那我们就再去会会他。”顾晨手握资料,直接朝着二号审讯室走去。
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见状,也都直接跟在后头。
……
……
此时此刻,二号审讯室内的方志军,似乎也感受到一股不祥的预兆。
当顾晨几人推开大门走进审讯室,方志军直接吞下一口口水,心里也是咯噔一下。
“方志军,我劝你还是赶紧招供吧。”顾晨直接将文件往桌上一甩,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
方志军依旧死鸭子嘴硬,扭头说道:“该说的我昨天已经说过了,你们还想问什么?”
“你说你昨天在终点看见周天打卡签到,分明就是在撒谎。”卢薇薇看方志军不爽很久了,直截了当的道:“实话告诉你吧,周天的尸体,我们昨天晚上就已经找到了。”
“什……什么?你……你们找到了尸体?”闻言卢薇薇说辞,方志军脸色一僵,差点激动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王警官则是淡淡一笑:“我说方志军,你不用这么激动嘛,我们芙蓉分局刑侦队,向来追求工作效率。”
“你不是说我们找不到周天吗?那我们就找给你看看,而且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周天的芯片手环,根本就不在他身上。”
“而你却说在终点看见他打卡签到,你这不是胡说八道又是什么?依我看,周天的芯片手环跟手机,都在你身上。”
“我……我没有。”见众人找到周天尸体,方志军的心理防线似乎在瞬间崩塌。
顾晨抬头看着方志军,也是不由分说道:“我们是在3号计时打卡签到点与4号打卡签到点中间的范围找到周天的。”
“发现他的时候,他横尸在一处深坑的灌木上,我们提着工具箱,对深坑的外围进行勘查,发现坑边有许多石块。”
“而且,我发现其中一块石头上,隐约有一个血掌纹。”
“而发现带血掌纹的石块位置,恰好位于石坑和小路之间,随后我们下了深刻,在深刻位置反复模拟发现,其实这些痕迹可以看出许多问题。”
顿了顿,顾晨又道:“就比如,我可以确定,周天是受到攻击,而摔到了深刻的断崖边缘。”
“所以我们可以大致推断出,周天在落入深坑之前,曾经用手扒住坑壁,然后才跌进坑中的。”
“而我蹲在坑底下的石堆上,周围还残存了许多爬虫,偶尔还有几只苍蝇围着我们嗡嗡飞着。”
“许多石块上,都有爬虫爬过时留下的疑似血痕,可见周天当时死的有多惨。”
见顾晨犀利目光盯住自己时,方志军赶紧将头歪向他处。
而顾晨却并没有结束,直接又道:“周天作为一个资深驴友,不可能在大白天失足掉入这处深坑,必然是被人推下去的。”
“而那个人,无疑就是最终成绩跟周天相同的你,方志军。”
“且从海东市那头警方发来的信息来看,你不仅认识周天,还跟周天多次相聚过,可你却假装不认识,甚至的第一次认识周天,你这个慌,自己该怎么圆?”
见事情已经败露,方志军顿时有些慌神。
看着顾晨将证据摆上桌面,方志军再也不知如何撒谎下去,只能低头承认道:
“没错,周天是我杀的,我原本以为可以做到悄无声息,可还是大意了,低估了你们江南市警方的办案实力。”
说道这里,方志军也是懊悔不已道:“之前碰见你们警方,我就不应该把话说太满,以至于供词前后矛盾。”
“我是真不知道,你们昨天会突然找到我,这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你还是太天真了。”卢薇薇黛眉微蹙,也是没好气道:“其实要找到凶手并不难,关键在于找到周天。”
“要不是昨天有江南市户外协会那些志愿者帮忙,恐怕你这家伙没这么快承认自己就是凶手吧?”
“哈哈。”方志军突然干笑了两声,也是自嘲的说道:“我就知道,相同的成绩,会有些漏洞。”
“但是当时比赛现场有500多人,我想主办方应该不会注意这些。”
“尤其是我们这些成绩偏后的选手,或许主办方的系统内根本不会过多的记录。”
“我也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比赛,低估了签到系统的威力,实在是有些大意。”
听闻方志军说辞,顾晨也是默默点头:“你输就输在数据库,我们调取组织方的官方数据库,就可以找到你跟周天的数据进行分析。”
“可以说,你跟周天的成绩几乎相同,关键是每个计时点的成绩都相同。”
“这种情况,我们通常称之为‘替跑’。”
“你一个人带两个芯片参加比赛,可对我们来说意义就非常重大了,所以你是嫌疑人是肯定的。”
听着顾晨的讲述,方志军忽然间沉默了。
而顾晨却继续追问道:“所以袭击周天的凶器,其实是你的越野杖对吗?”
“没错。”方志军默默点头,也是好奇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们检查过周天尸体旁的越野装备,发现其中一根越野杖有点意思。”
“而且那根越野杖上的冰斧,就是导致周天颅骨伤口的凶器。”
“但是我们在周天的越野杖上,没有发现其他指纹,那只能说明一种情况,凶手在袭击周天的时候,用的是同款越野杖,而那个人就是你方志军。”
“没错。”见顾晨讲的明明白白,方志军顿时也没啥心理负担,直接主动承认道:
“我跟周天的越野杖是同一品牌,冰斧也是一模一样。”
“说说看,你是怎么杀死周天的?”顾晨右手转笔,抬头盯住方志军。
方志军则是重重的叹息一声,也是无奈说道:“我跟周天套近乎,取得了周天的信任,所以结伴而行。”
精品玄幻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笔趣-1210、越野圈內幕
“在案发现场,也就是你们找到周天尸体的地方,我提前走到前方,趁机布下暗器,也就是倒插在泥土中的钉子。”
“所以周天中招了?”卢薇薇问。
方志军默默点头:“没错,这家伙可不好对付,如果不使点阴招,根本拿他没方法。”
“所以我就想出这招,让周天踩中钉子,这样一来,他只能停下脚步。”
“他就没怀疑你吗?”袁莎莎问。
方志军摇头:“并没有,他怀疑的是其他人,他以为其他人为了拿到好名次,不惜在比赛现场使阴招。”
“毕竟,这些比赛现场,之前很少人来过,就更别提铁钉这东西。”
“所以他怀疑是别人干的,但并没有怀疑我。”
“那后来呢?”顾晨问。
“后来?”方志军迟疑了几秒,也是哼笑着说道:“后来,我把他带到早已侦查好的深坑附近休息,骗他深刻下边有野味。”
“他误以为真,就放下戒心,忍着疼痛站起身。”
“这时候,我趁机假装过来扶他,等周天靠近石坑时,我在他亳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用越野杖抵着他腰部,随后用力一推。”
“他没下去对吗?”顾晨早已猜到结局。
方志军默默点头:“没错,这家伙脚步很稳,我有点失算了,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跌下了深坑。”
“可好在他反应敏捷,用手扒住了坑壁,所以,我没办法,只能用破冰斧,打击周天的头部。”
“原来是这样?”听方志军这么一说,王警官也是恍然大悟:“难怪我们在周天的颅骨上,发现了特殊形态的骨折,就是这么产生的。”
“没错。”方志军默默点头,也是一脸愤慨道:“这个周天就这么死扒着坑壁不松手,我没办法,用冰斧干他,他也就是不松手。”
“所以后来,我干脆摸起石块击打周天的头和手,把他砸落深坑,直到确定他完全死亡,我才取下周天的芯片手环和手机,继续参加后边的比赛。”
“果然是这样。”听闻方志军讲述,卢薇薇也是黛眉微蹙:“所以你就是这样造成周天颅骨粉碎性骨折、指骨骨折,而周天就是这样坠坑身亡的。”
说道这里,卢薇薇百思不得其解道:“可是,你跟周天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这样残忍去杀害他?”
话音落下,现场忽然安静下来。
方志军沉默良久,这才抬头缓缓道来:“为了……为了我朋友。”
“你朋友?为了朋友两肋插刀?”王警官感觉这方志军说的太含糊。
而方志军却是摇摇脑袋:“我说的那个朋友,是女朋友。”
“怎么回事?你把话说清楚。”感觉跟顾晨之前推测的一样,果然周天在海东市那边,也惹上了姘头。
这是人家男友过来报仇了?
想到这些,王警官也是不得不佩服顾晨的推理能力,一推一个准。
方志军深呼一口气,这才淡淡说道:“我女朋友原本也是个越野爱好者,读书的时候就特别喜欢徒步越野,所以参加工作之后,就加入到了越野圈。”
“因为周天在越野圈很有声望,为此还成立了一个跟越野有关的公益组织,所以我热爱越野的女朋友对他很是敬重。”
顿了顿,方志军也是没好气道:“可是她万万没想到,这个表面上崇高的前辈,实际上就是个魔鬼。”
“越野活动,常常在野外一走就要好几天,要么在帐篷里,要么在小旅馆里过夜,条件还特别艰苦。”
“有时候,因为条件有限,还不得不男女混住。”
“这么乱?”听闻方志军讲述,卢薇薇也是感觉,这越野圈,时候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名纯洁了。
方志军则是默默点头,又道:“在一次越野活动中,周天这个混蛋,晚上和我女朋友住在一个房间,说是跟他普及一些越野知识,实则是想对她图谋不轨。”
“就在那天晚上,周天这个畜生,不顾我女朋友反抗,对她实施了侵犯。”
“原来是这样?”听闻方志军讲述,卢薇薇似乎明白,为什么方志军要对周天下死手。
可方志军却是愣愣一笑:“你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噩梦却并没有因此结束。”
“因为那次越野活动后没多久,我女朋友发现自己怀yun了,在身体的羞辱和一直坚信的理想破灭的双重打击下,她一时没想开,选择了跳楼自杀。”
说道这里,周天整个人都崩溃了:“20多楼啊,也没等消防员把气垫弄好,也没有那些正能量视频里消防员进行施救,她就直接跳了下去,当场……当场就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