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討論-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入戲了熱推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小說推薦大明不可能這麼富大明不可能这么富
就这么李信带着一个累赘大摇大摆的下了城墙。
一根绳子,李信出溜的就下去了。
但是看着上面的那个累赘,扭着大皮股小心翼翼的顺着绳子往下,李信就觉得这些鬼佬还真的很有意思。
难不成我们的敌人就是这种玩意?
不过这个念头在他的心里也就是一闪而过,他可是进入过天启海洋战争学院的进修班学习过的,知道这些荷兰人现在在世界上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地位。
所谓海上马车夫,号称海洋上的霸主,反正能够被称为霸主的绝对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存在。
虽然今日他见到的荷兰人表现的很是笨拙,但是他宁愿相信这就是一个个例,对于这个城堡真正的长官赫拉,他就明白一定不好对付。
李信想的没错,赫拉确实不太放心这些海盗,他一直派人在盯着这边。
黑夜里,就着昏暗的油灯,赫拉在接受一名金色头发的鬼佬汇报。
“那些海盗怎么样了?”赫拉举着一只金色的黄金高脚杯,慢慢的在手里摇晃着吗,里面那暗红色的液体在杯子里面绕着杯壁转圈。
“长官,那些明人没有什么动静,他们一直很老实的在自己的位置上。”金发鬼佬汇报道。
赫拉点点头,然后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感受着这暗红色的酒液在口腔之中的流动,那舌头上的点点酸涩滋味,然后慢慢的蠕动喉咙咽了下去。
这酒真是不错,你还别说,法兰西人的酿酒技术确实是有自己的东西,尤其是这个葡萄酒,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啊。
虽然酒劲不如杜松子酒那么的大,但是赫拉却十分的喜欢。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txt-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入戲了
“你尝尝。”赫拉拿起银色的酒瓶子,在另一只银色的高脚杯里面倒了半杯,然后把酒推向了对面的这个金色头发鬼佬。
“谢谢长官。”金发鬼佬早就眼馋了,看着这一杯美酒在自己的面前,顿时高兴的小心翼翼的端起来,然后一口气的喝进了肚子里。
看着这个金发竟然用牛饮的方式喝了,赫拉微微的摇摇头,可惜啊可惜,这么好的酒就被这么糟蹋了,他这种喝法应该去喝麦芽酒才对,一个不懂欣赏美酒的莽夫。
“记住,要好好的看住那些明人海盗,只要他们有一丝丝的不对劲,我授权你即刻将他们击杀!”赫拉眼中凶芒一闪,好似有一股浓郁的杀气迸发出来。
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相信过明人,因为这些明人和自己是不一样的。
他们是一群有着黑色头发,近乎白色的皮肤的人,与自己等人可不是一个种族,这其中的隔阂可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
但是因为危机降临,他不得不冒险去用这些未知风险的人,所以他才会让人把他们给盯着了,一旦发现了什么不对劲,那么绝不留情面的全部击杀一个都不放过。
至于你问他杀自己的盟友,姑且算是他的盟友吧,会不会有什么内疚。
那么赫拉只能告诉你,别说笑话了,他可从未对杀盟友这件事有过什么负担,在他看来盟友什么的不就是在关键的时刻拿来卖的嘛。
还有一点就是他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这些明人的海盗没有什么问题,那么他将会把这些海盗用在最后的关键时刻上去。
这个关键时刻那就是当自己守不住的时候,他就会放弃这个城堡,然后用这些海盗去阻拦明人的追击。
反正这些海盗也是明人,就让这些明人自己和自己杀去吧。
当然了,赫拉的心思之沉稳还远不止这些。
只是他也没想到他选择的人出现了问题,他派罗伯特去就是因为罗伯特和这些海盗的关系最好,而且还懂明人的话知道他们的心思,如果有异动是瞒不过罗伯特的眼睛和耳朵的。
只是他把事情想的简单了,他没有考虑清楚罗伯特一直以来都是做文的方面的事情的,面对这种需要经验和准确判断力的事情,他被人忽悠瘸了。
现在他派过去的最重要的眼睛和明人混在了一起,正朝着明人的大营匍匐前进呢。
曾增带着罗伯特绕开了明军大营的正面,然后准备从侧面绕过去,其中有一段路要进行匍匐前进躲过明军的视线。
只见李信很标准的趴在地上四肢用力的前进,人罗伯特可就惨了,他哪里懂什么匍匐前进啊,只见罗伯特趴在地上,撅着大皮股的好似一只蛆虫一样的在向前蠕动。
真的,看得李信恨不得一刀上去就给他剁了。
夜里就这么多时间,要是被耽误了他可就没法把情报送进去了啊。
不过还好这段路程不长,罗伯特蛆虫蠕动式的拱了过去。
“我的朋友,呸呸呸,我们需要这么趴在地上爬吗?”罗伯特吐着嘴里的泥沙很是憋屈的问道。
“这是当然,趴在地上才不会被发现,你看我们现在已经到了这些明军的围墙下,他们不是也没发现到我们嘛。”李信指着木栅栏说道。
罗伯特眼睛顿时就亮了,因为他说的太对了,自己竟然成功的在明人的眼皮子下进入到了这里。
“哦,我的朋友,你真的是一个天才,你发明的一个伟大的战术,我们把这个战术命名为罗伯特信战术怎么样,用我们两的名字。”罗伯特很是期待的说道。
至于为什么要用罗伯特信,那就不必明说了,这么厉害的战术怎么可以不带我罗伯特的名字,至于后面加上这一个信字,完全是为了拉拢这个优秀的骑士啊。
这是一种伟大的荣耀,相信自己的骑士会高兴的疯掉的吧。
李信观察着这些巡逻队的行动间隔时间,毕竟他现在可是在演戏,演戏就要演全套,他已经把自己代入了海盗的角色之中,简单的说他就是入戏了。
“你在这里待着我先进去。”李信可不敢待着这个累赘进去,不然铁定被抓啊。
“不不不我也要去。”罗伯特也想完成这么一个伟大的壮举,都已经到这里了要是不让他进去,那是真的让他难受啊。
曾增顿时觉得空气中弥漫了一种窒息的味道,带着这个累赘,他就是死了也进不去这个大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