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刺客之王笔趣-第六百零九章 盛開相伴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刺客之王
中元酒店,顶楼宴会大厅。
一名穿着桃红涩旗袍美女站在大厅前方展台上放声高歌。她声音轻灵婉转,非常具有感染力。
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控制嗓子发声是非常简单的技巧。想要成为顶级歌手,一定要歌声有魅力。
鱼弘恩饶有兴致看着女歌手,“唱的不错啊。”
姚欣在一旁黑着脸,鱼弘恩这么毫无顾忌的看女人,她当然不爽。
而且,她性格就是有些古怪。对鱼弘恩一向不假辞色。
鱼弘恩偏偏就吃姚欣这一套,他对姚欣解释说:“你生什么气啊,这种女人就是随便玩玩。”
旁边的姚平赔笑说:“歌手叫月牙,是明京很著名歌手,待会我给鱼少安排。”
姚广被杀,姚平也被开除,他已经在家闲了几年了。对于姚平来说,吃喝是不需要犯愁的。只是一口气憋在肚子里,每天就想着怎么报仇。
鱼弘恩不过是想玩个女人,这又算的了什么。只要能干掉黑虎,搞倒许君,就是鱼弘恩想玩他老婆,他也会把老婆洗干净送过去。
姚欣就见不得姚平阿谀样子,她侧过脸不再看这个恶心的堂叔。
宴会大厅已经来了很多的客人,每个人都是盛装出席,女人们更是浑身珠光宝气。
这个级别的宴会,正色最好的炫耀场合。
而且,都说今天晚上宴会的许家和姚家当面谈判。因此,今天晚上的客人格外的多。
这个时候,大厅门口突然骚动起来。喧哗声越越来越大。
姚欣眼睛很尖,目光一转,在人群中看到了那个黑虎。
那天只见过一面,不知为什么,黑虎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许,是因为黑虎眉宇间那股平静,远比张扬狂妄的男朋友更有魅力。
在黑虎前面,那个长相英俊的男人应该就许君了。这两人身边,站着一大群保镖。
几十人呼呼啦啦走进来,到是挺有气势。
姚平也看到了高玄和许君,他脸上的笑容一下就凝固住了。眼神里也充满了怨毒。
时隔几年又见到这两人,他心里的火一下就冒出来。
许君到是很擅长应对这种场面,他笑着和各方宾客招呼。
一行人一直向前,很快就到姚平他们身前。
许君笑吟吟先打了声招呼:“老姚,几年没见,你发福了。”
他叹气说:“我就一天忙的要死,真羡慕你们这种清闲安乐日子。”
姚平本就生气,被许君如此讥讽,气的差点当场炸裂。
但是,他原本就是许君下属。许君现在地位更高了。他心里再如何愤怒,也不敢放肆。
许君也没再搭理脸色变幻不定的姚平,不过是个手下败将,年纪也大了,也折腾不出什么花样。
他对鱼弘恩一拱手:“这位一定是鱼少了,我的许家许君。”
鱼弘恩微不可查的点了下头,许家嫡系当然很厉害,是原龙公司大股东。但许君这一支不过是旁系,算不上什么。
许君骨子里也很骄傲,看到鱼弘恩这般傲然姿态,他心里也不舒服。
不过,他可比鱼弘恩成熟多了。不管心里怎么想,脸上都是标准礼貌微笑。
“鱼少,第一次见面,我有个不情之请。”
鱼弘恩淡然说:“那你就不要说了。免得自己没面子。”
许君脸上尴尬一闪而过,他知道对方难搞,没想到对方如此的蛮横。
周围宾客都是鸦雀无声。许君是明京风云人物,有谁不认识他。
鱼弘恩当众给许君难堪,真是超乎了所有人想象。
再怎么说,许君是世家大族,而且手握重权。就算鱼家地位高,公开场合如此蛮横,也太失礼仪了。
当然,也有不少人幸灾乐祸。许君平日做人高调,到哪都老大的做派。早有人很多人看他不顺眼了。
只是慑于许君威势,也没人敢起哄。
现场的气氛,就变得异常安静。
鱼弘恩可不管许君尴尬不尴尬,他对着许君的脸摇了摇手指:“我不动你是给许家面子。你在我这没面子,懂么!”
这一句话,让有些城府的许君都受不住了,他脸色骤变。
可鱼弘恩就是不买账,他还真不能的把对方怎么样。
许君脸色红了青,青了白,一口气差点憋死。他勉强压住心中怒气,强行冷静下来,“鱼少说的对,我是没资格和您说话。所以,我请来了一位朋友说和此事。”
鱼弘恩冷笑,“你的朋友有什么资格说和?”
许君看了下手腕上电子手环,“还有半个小时他就到了。到时候,让他和您说。”
鱼弘恩冷笑一声:“好,我就等你半个小时。”
他又指着高玄鼻子说:“小子,今天你死定了。谁也救不了你。”
说完,鱼弘恩拉着姚欣自顾转身离开。
姚平对许君露出个意味复杂的微笑,也跟着鱼弘恩走了。
周围人看到热闹没了,都很自觉散开。
许君这才长长吐了口气,刚才他真被气坏了。他沉着脸对高玄说:“今天你一定没事。我保证。”
高玄微微点头:“谢谢许部长。”
许君死死盯着鱼弘恩的背影,脸色有些狰狞,“果然大世家子弟,真有气派。”
金牛星是十二星域之主,金牛星各大世家也的确实力更强。
只是许家根基在中央星域。对于许家来说,什么十二星域,都是偏僻乡下。
明京的原龙公司,就是老家乡下的祖宅。如此而已。
许君自觉许家很有牌面,却被鱼弘恩如此无视,这真的让他难以接受。
旁边的保镖懂事,主动给许君拿了杯饮料。许君喝了口酒,脸色到是慢慢恢复正常了。
他不时看眼手环上时间,眼看着时间将近,脸上露出焦急之色。
但他又不敢联系对方,只能被动等着。
鱼弘恩已经带着人又回来了,他扬着下巴对许君说:“时间到了,你的朋友呢?”
许君很尴尬,他解释说:“有点是耽搁了,请您再等等。”
“你的时间不值钱,我可不能陪着你浪费生命。”
许君不理许君了,他一指高玄说:“你做缩头乌龟也没用,我要你死,你就要死。”
高玄平静看着许君,眼神深幽无悲无喜。
这让许君很不爽,他不喜欢高玄这种反应。他握住了腰间玄冰剑,只要拔剑一击,就能把这小子当场斩杀。
当众杀人当然有些麻烦,也只是有些麻烦而已。
如果是为了姚家,鱼弘恩到不会这么做。只是和高玄见面两次,他真的有些被对方淡然平静态度激怒了。
高玄那种平静淡定,就像一只老虎再看狗叫,就像老爷子看着淘气孙子。这让鱼弘恩特别不爽。
一个小小的底层,有什么资格在他面前装深沉!
他到要看看,这家伙被砍成两段后会不会哭嚎大叫。
许君也意识到不对,鱼弘恩居然真准备强行动手!他脸色一下变得惨白。
鱼弘恩虽然纨绔,却是筑基修为。他拔出剑来,在场所有人加起来都不是他对手。
许君这会已经不担心高玄死活了,他很怕鱼弘恩杀的兴起把他也杀了。
站在许君身后的冷丽也紧张起来。这次是她跟过来就是保护许君的。
鱼弘恩一握剑,剑意自然辐射全场。冷丽已经是十级高手,身上还武装了最新型夜叉生化战甲,她还是难以抵御来来自鱼弘恩的绵密剑意。
双方虽然还没动手,冷丽就知道她不是对手。她和筑基级别差的太多了。由筑基神魂催发的剑意飘幻若虚却凌厉锋锐,刺的她神魂发冷,周身源力运转都被对方剑意压制住。
但是,冷丽很快就发现高玄有点不一样。
鱼弘恩催发的剑意弥漫四方,覆盖整座大厅。很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是觉得浑身发冷,心里本能就生出强烈恐惧。
这个大厅似乎被冰冻结住,所有的人动作表情凝固住。
唯独直面鱼弘恩的高玄,还是那么的平静淡然。似乎根本感受不到鱼弘恩的强大剑意。
这一刻,冷丽也不免惊奇,这个黑虎究竟是迟钝到无所畏惧,还是真有力量抵御剑意。
鱼弘恩也有些不解,这个黑虎精神力量幽深难测,他剑意压上去,居然没有任何正常反应。
筑基以下,还有人经受的住他的剑意?难道是信奉了邪神?
他到要看看对方的本事。
鱼弘恩正要拔剑一击,大厅的大门突然被推开,一个身材高大青年快步走进来。
这人五官硬朗,穿着一套黑色军装,看着就给人一种威风凛凛的感觉。
他远远就高声说:“抱歉,来晚一步。”
鱼弘恩看到这个青年也是脸色一变:“萧朋。”
萧家虽然早就不是十二星域的盟主了,却依旧是最老牌最强的世家。
这几十年来,萧朋名声远扬,也是萧家年轻一辈中非常出色的人物。这人最喜欢结交朋友,也不知怎么和许君搭上线了。
鱼弘恩说不上怕萧朋,但他比起萧朋来的确差了一层。
差的这一层,主要是双方的身份权势。到是在修为层面,大家都差不多。
都是筑基,谁能比谁强多少。
鱼弘恩表情不好看,许君却是喜笑颜开。萧朋一来,遍布四方的森冷绵密剑意都没了。
许君急忙迎上萧朋:“萧大哥,您可来了。”
萧朋热情和许君握手:“半路上遇到点事情,耽搁了一下。好在还来得及。”
许君引着萧朋来到鱼弘恩身前,不等许君说话,萧朋先主动笑着和鱼弘恩招呼:“弘恩,有段时间没见了。你姐还好么?”
鱼弘恩有些不高兴的说了句:“还行。”
他转又质问:“萧朋,你是要管我的闲事么?”
萧朋摆手:“不敢不敢。不过,许君是我的朋友,你也是我的朋友,本来就小事,我做个中人。”
他对鱼弘恩说:“弘恩,给我个面子。”
鱼弘恩瞪着萧朋说:“我就要那家伙死,你真要和我为敌?”
“别激动,别激动。”
萧朋说着转头看了眼高玄:“就是那人得罪了你?”
“没错。我就要他死。”鱼弘恩近乎蛮横的说道。
萧朋一脸为难,他对许君说:“这人保不住了。这样,你把这人交给弘恩,弘恩不再插手你和姚家的事。”
许君也为难了,“这、”
高玄不止是他得力手下,还是他半个妹夫。就这么当众把高玄卖了,实在是说不过去。对许家的伤害也太大了。
萧朋很随意的说道:“不过是底层,这种人要多少有多少。何必为了这种人的坏了朋友的交情。”
他又保证说:“姚家那面我去说,这件事到此为止。”
许君犹豫再三还是点头同意了。没办法,没有萧朋出头,他也保不住高玄。
只能怪高玄命苦了。
他对萧朋说:“不能在这里杀他。我让他先走。以后的事情我就不管了。”
萧朋对鱼弘恩说:“弘恩,当众杀人毕竟不好。”
鱼弘恩想了下勉强点头同意,“好吧,给你个面子。”
三人商量妥当,许君走到高玄身边满是歉意的说:“抱歉,这次我保不住你。你现在就走,我帮你拖延一段时间。”
让许君意外的是,高玄并生气愤怒,也没有任何惊惧不安。
高玄只是淡然点点头:“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关照。”
许君有点惭愧垂下目光,他虽然是世家子弟,和高玄认识几年却也很难再把对方看做工具人。毕竟有他妹妹那层关系。
这件事是他没做好,也算是把高玄卖了保平安,解释也没有意义。
高玄淡然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不怪你,只希望你也不要怪我。”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刺客之王 ptt-第六百零九章 盛開熱推
许君听出了不对,他眼神一凝:“你要做什么?你发傻啊,现在走还有一线生机。鱼弘恩是世家子弟,不耐烦和你周旋。你到地下世界躲几天总有活路……”
“不必这么麻烦。”
高玄向前走了几步,他对着的鱼弘恩扬声说:“你不是要杀我,来呀。”
高玄声音不高,可大厅里人都听的清清楚楚。一下把大厅里所有人目光都吸引过来。
就是坐在主位上的老头姚远都站起来,他眯着老眼看着高玄。
姚远三百多岁,一生经历不知多少风雨,见过不知多少人。
但是,高玄的状态让他有点看不懂。
自知必死的人,要么愤怒张狂,要么恐惧颤栗,要么麻木发呆。
高玄却的神色平静无波,眼神深幽。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却绝不是麻木发呆。
相反,任何人看到高玄能感觉到他的平静镇定,感觉到他骨子里散逸出来的自信沉稳。
不管高玄实力怎么样,只是他这种平静自信的姿态,就让姚远有些欣赏。
无怪能得到元平安的欣赏,果然有点东西。
姚远并没有向前凑,这个舞台不用他上场。
鱼弘恩扶剑向前,人群也都很自觉的散开。站在后面萧朋一脸愕然,他不解的看向许君,那意思是问许君在搞什么?
许君满脸无奈快步走过来,“萧大哥,这是他自己做的决定,和我无关。”
萧朋有些好笑的说:“你这下属看着深沉,脾气还挺大的。他这是自寻死路啊。”
他又拍了拍许君肩膀宽慰说:“现在好了,他自己找死,也怪不得你。别人也不会说你什么。鱼弘恩也出了气。大家都满意。”
许君目光复杂的看着高玄,说实话,他认识高玄三年了,对这个人却不了解。更不明白高玄为什么要自己寻死。
跟在许君身旁的冷丽等特勤,也都瞪大了眼睛看着高玄。
必须要说,高玄直接出言挑衅鱼弘恩,完全是在找死。但是,这种勇于挑战更高阶层更强者的勇气,却让冷丽他们有些热血澎湃。
尤其是高玄并没有声嘶力竭狂吼大叫,而是一种近乎隐忍的克制和平静,反而更展现出他的决心和勇气。
冷丽虽然不喜欢高玄这个人,却破天荒的希望高玄能赢一次。虽然这种几率接近于零。
大厅里的都是世家贵族,他们能站在这里,自然知道整件事的经过来历,也知道高玄的出身。
看到高玄主动出言挑衅,他们都觉得高玄很愚蠢,也很可笑。
衣冠楚楚的众人,都用各种鄙夷不屑目光看着高玄。
当然,也有人露出怜悯之色。但如何怜悯,却绝不会有人帮着高玄出头。
高玄现在神魂圆满,精神力量不用漫游,也能感应到所有人目光、情绪。因为这些都是对方主动传递表达的东西。
包括鱼弘恩在内,这人脾气很燥,心中满是杀气。但这不影响他用筑基圆满神魂驾驭剑意,驾驭力量。
在这种状态神意紧密相连状态的下,高玄甚至能感应到鱼弘恩神魂内符文种子,感应到那枚符文种子的种种变化。
水系符文种子一样,只是组合方式很精妙,同时拥有冰寒、锋锐的变化,这剑意又能如水般绵密深长。
很明显,这是世家才掌握的高级符文变化。非常成熟完善。
高玄虽然把五行符文完美契合,在符文种子变化推演上,他做的却不多。因为这需要时间积累,需要一次次去试验打磨。
他完全不需要这么做,只要解析符文种子本质奥秘。谁施展高阶符文力量变形,他看一遍就能学会。
就像现在,鱼弘恩还没拔剑,高玄连他的神魂和符文种子一起看个通透。
应该说对方剑印很高明,比高玄自己推演的寒冰印强多了。
高玄没客气,先一步把对方剑印全部复制过来。
鱼弘恩对此茫然不知,他在距离高玄二十步的位置停下来。
他拔出玄冰剑一指高玄,口中低喝道:“死!”
雪白的玄冰剑化作一道森然冰冷剑光,瞬间刺到高玄眉心前。
高玄腰后突然飞出一道明锐银光,银光如同光轮般在高玄眉心前疾转,直刺而至的玄冰剑光立即被绞个粉碎。
“飞剑,不好!”
鱼弘恩立即意识到不妙,他手中玄冰剑剑气骤然大盛,冰冷森然的剑光如同千万根锋锐冰刺,在他面前化作一重重半透明剑盾。
鱼弘恩体内的生化战甲也立即被催发出来,深蓝色冰龙战甲,一块块甲片都呈弧形,闪着漂亮的深蓝金属光泽。
面甲如同一个半封闭口罩,把鱼弘恩的脸遮住大半,眼睛位置则是全透明设计。在战甲胸口雕刻着一条盘曲飞龙。
这套战甲整体造型流畅华美,很多部件都是订制的。
这套战甲内的冰系符文,更是和鱼弘恩寒冰剑印特别搭配。
冰龙战甲浮现出来,鱼弘恩驾驭的寒冰剑印威力也陡然大增。
以鱼弘恩为中心,一个直径一米的冰系源力保护罩浮现出来。这个半透明保护罩中,隐隐有一条条白色冰蛇流转。
那是冰系源力凝结后在空中呈现出的异象。在这个保护罩内,外力都会被冰系源力冻结。极大限度降低威力。
鱼弘恩很识货,一看到飞剑就知道不妙。一般来说,只有筑基修者才能炼化飞剑。
圣堂的武士能驾驭飞剑,是因为圣堂特殊的剑匣,特殊的修行方式。
没有筑基修为,飞剑扔出去容易,却难以用神魂力量驾驭。
高玄驾驭飞剑方式灵动精妙、快若电光。绝不是普通的高手。其神魂气息圆满,更是一派筑基修者的气象。
虽然不知道对方飞剑品质,鱼弘恩也不敢冒险。他立即把冰龙战甲催发出来。
冰系源力还在迅速扩散,整座大厅内气温瞬间降低了到了零下几十度。那刺骨寒意,把很多人都冻的浑身发抖。
观战的人群谁也没想到,高玄居然能挡住鱼弘恩一击,还能驾驭飞剑,让鱼弘恩不得不武装战甲,战斗瞬间就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如此激烈的战斗,更让周围观众都紧张起来。
萧朋眼中精光闪烁,脸上都是惊奇之色。他在高玄身上看到了筑基等级的神魂力量。
没错,对方神魂圆满统一,力量纯正。正是筑基等级最明显的标注。
在飞马星这种地方完成筑基,对方真是亿万中无一的修炼天才。
这样的人物,完全可以招揽过来。
想到装诶,萧朋已经准备伸手了。鱼弘恩也不是稳胜对方,他出手阻止战斗,双方都要领他的情。
站在萧朋身边的许君却没想那么多,他这会已经呆住了。
许君在修炼上没什么天赋,凭着资源硬推到十级。也就是青铜上限。
以他的资质是绝无可能自己筑基。他也没那么多资源强行筑基。
但是,他眼光还是有的。只看高玄驾驭飞剑的灵妙之势,就知道高玄修为远远在他之上。
这个从底层崛起的家伙,居然如此隐忍深沉。如此厉害的修为,却从不展现。
要是知道高玄这么厉害,他们肯定会全力保护他。只是这时候再说这些却是晚了。
许君突然想到了高玄之前说不要怪他!难道,难道高玄想杀鱼弘恩。他陡然一惊,如果鱼弘恩真被杀了就坏了!
但在这样级别的战斗中,根本轮不到别人说话。
高玄催发的疾转如电的银色光轮,把一道道森然冰剑绞碎后,募然向前激射。
鱼弘恩催发一根根冰剑组成剑盾猛然旋转向前。
剑盾攻防一体,既有着防护攻击的坚韧强硬,又有绞碎一切凌厉。
流转的银色剑光闪耀间,猛然贯穿了疾转的千百冰剑,贯穿了冰龙战甲催发的防护罩,贯穿冰龙战甲面罩,贯穿了鱼弘恩眉心。
银色剑光如此一直向前,闪耀着无尽不催的锋芒。剑光拖出的长长银色光痕,似乎把整座大厅都一分为二。
在场所有人眼眸中都留下一道深深银色剑光,众人神魂似乎都被那剑光斩裂了。在这瞬间,都失去了思考能力。
准备出手的萧朋,都为那银色剑光所慑,一个恍惚,再要出手却已经晚了。
等到长长银色光痕徐徐消散,千万根冰刺所化的剑盾轰然炸裂成无数晶莹冰粉。
漫空挥洒冰粉倒映着大厅灯光,闪耀出五颜六色瑰丽流光。
点点流光中,呆立不动的鱼弘恩满脸都是惊惧之色,他看着高玄似乎想说什么,嘴还没张开,脑袋就无声崩碎。
飞扬的血在晶莹飘洒冰粉留下一条条明显弧形轨迹,就如同一朵盛开的奇异菊花。
大厅众人傻呆呆看着这一幕,再没人说的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