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華夏一家笔趣-第二八二章 西蕃來信了熱推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下午,他和玉娇一起为汪思贤送行,老爷子十分高兴,要他放心,汪家人不会负了新宋的,他说爷爷还记着那些干啥,没有的事情。
让他保重身体,想回来随时都行。
小两口在码头挥手告别,直到老爷子的船儿看不见了才回去。
安宁唤芸儿给他端来竹叶青,告诉他西蕃路来信了,说是年麦西边的尼瓦尔人犯境,被他们打服了,要来称臣。
还说西蕃的纸币兑换已经完成,经济上不用朝廷忧虑,正在积极巩固边防。
他看了很开森,笑呵呵地给安宁说用不了多久,她就要以天朝上国外交大臣的身份接待外国使臣了。
估计那几个老人看了更高兴。
精华小說 華夏一家 txt-第二八二章 西蕃來信了熱推
特别是西蕃安稳,钱也不用再出了。
西蕃贵族积攒了那么多白银,黄金舍不得用,被拥军缴获了,又不用换成纸币。钱进,索朗他们正好用这批财宝来担保发行纸币,肯定无忧。
他让军情司给西蕃路传递密信,要将山南敢于挑战者制服,具体表现就是使用新宋的纸币。
两日后,新宋国事委员会召开会议,讨论京西路,荆湖路,广南西路州县官吏任命,他一个都没有提名,一个都不反对。
成都只派出经过挂职锻炼的上届进士出任副职。
挑选了九名鲁班奖获得者出任州级部门负责人,扶持这些地方发展科技,农业和手工业。
他建议储备局和合作社抓紧开展布局,将新进来的几个路迅速稳定下来。
特别是荆湖路南北遭遇旱灾,水灾,饥民很多,是个严峻的问题。
民以食为天,老百姓没有吃的,造饭很正常,但是一个国家解决不了百姓吃饭问题就不能怪老百姓有怨言了。
成都这两年算是丰收,仓廪实,往东又是顺水,决定先拨三十万担下去,保证军队不与百姓争粮。
接着专题讨论十三行遗留问题,赵晓兵说他和曹尚书要东去视察荆湖,广南,建议就由王翎直接主事,中枢各司全力以赴处置,确保新宋银行顺利建立起来。
老曹说行,就是要对犯罪份子严加查处。涉及朝廷的钱袋子,企图动摇国本,需特事特办,从重从快。
丁辅说“善,如此了。”
随后封会,曹友闻和他前去荆湖路视察。
回到家里,赵晓兵将望龙叫来吃酒,告诉他这次东下荆湖他就不去了,在家里做好嫂子们的保卫。
望龙不干,要跟着去。
他说十三行的事情还没有完,难保没得啥幺蛾子。留下来的任务也不轻呐。
两人酒过三巡,他问望龙下部队不?都过二十了。
望龙不走,就跟着他。
他喝了一口酒说不走就不走,还是问问其他兄弟有没有要下去的,这次部队又要整编了,是个机会,要下去的都下去。
第二天,他和老曹就出发了,罗城特战旅派出一个营随行,两人当天就来到了泸州。
老曹一边喝着四方井,一边感叹,简直是想不到,十年前这里还动荡不安呢。
他俩能够把大宋国稳定下来,那是因为有成都这块平安地,眼下江南西路和广南东路也在联系归附了。
江南残存的半壁江山眼看着就要统一起来,和过去临安的半壁江山相比还大了不少。
当初,他若是执拗地执行朝廷皇命东出函谷,或者在仙人关一战没有拦下拖雷,历史怕又要改写咯。
赵晓兵也很高兴,现在的新宋军队已经有近百万,虽然战力参差不齐,但是只要经过整编后稍加训练,绝对能大幅提高。
就拿孟珙的队伍来看,本来就是一支虎狼之师,只是连年征战,疲惫不堪又缺乏思想而已。
如今找到了家,吃饱了饭,马上就会生龙活虎,还怕谁。
不过,形式上的统一容易,精神上的统一还需要走很长的路了。
三日后,他们在夔州见到了曹友万,他说来的快哦,军网才传信,人就到了。
老曹让他兄弟去看是什么船?
这是犍为新研制的铁皮船了,重量减轻了,质量变好了,通过齿轮连接,机械操控非常省力,行进速度大有提高,跑起来当然快了。
曹友万说孟将军急需粮草,接到命令后已经发出去十万石了。他说要做就做干脆些,这是雪中送碳,曹二哥干得好。
两人住一晚后沿江而下直奔秭归,孟珙已经召集麾下众位文武等候。
新宋立国,孟巩不参与,老曹将秭归还给他了。
还幸亏还了给他,不然襄阳沦陷,蒙军追击,他还找不到更好的去处呢。
众人知道曹友闻的多,晓得赵晓兵的少,自然和老曹亲近得多。
非常不錯小說 華夏一家-第二八二章 西蕃來信了分享
然而进入会客厅后,老曹将他推向主位,还当着大伙儿的面介绍他是驸马,新宋军的缔造者之一。
众将奇怪了,这新式宋军的缔造者显然还是一个不过而立之年的年轻人嘛。
孟珙是略有所闻,今天见得曹友闻如此说了,愿闻其详。
赵晓兵只得将新军由罗城剿匪起家,和易山师傅如何一步步发展壮大新军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
很谦逊地讲他还谈不上是个缔造者,真正练兵的是一位和孟将军年龄相仿的残疾人,众将更是称奇了。
老曹则将他几次大败蒙军的战役说的神乎其神,赵晓兵赶紧说那是曹尚书指挥有方,众兄弟拼命拼出来的。
会客厅里面在坐的大多数都是武将,很想一堵新军的风采。
统制江海,刘全请他们带来的卫队露一手。
赵晓兵有点为难地看着孟珙。
老曹见僵局了,他说反正吃着酒,何不就让兄弟们做些表演助兴,老孟来十人射箭,警卫营也来十人表演射击。
于是,很快在大厅外侧的墙边立起了十个木质箭靶,老孟似乎早有准备,十名彪形大汉这就上场了,个个手握硬弓,百步之外张弓搭箭开射。
不一会儿,每人射完了五只箭,没有脱靶的,差的都是在红星边缘。
轮到新军了,营长叫一连一班上去,那班长带队跑步入场后一看,面有难色地望着赵晓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