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華夏一家-第二八一章 關閉十三行分享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众人来到议事厅,丁辅说还是钱的毒气太大啊,又把大家弄来睡不好觉了。
他叫王翎先介绍情况。
老曹听完后,不以为然地说当初发行新币那么难都不怕,如今还担心他们作甚?
丁辅笑笑说当然不怕咯,只是十三行有那么多家票号,还是得稳妥处置了,不至于让老百姓慌张。
这时,军情司来人报告吴掌柜化妆逃跑,被抓住了。
老曹说这些乱臣贼子作恶的时候咋没想到有今天呢。让王翎好好地去查查。
赵晓兵说现在的蓉城和两年前相比安全多了,根本就不用怕他们乱起来。
他建议,这次就以王尚书担责,魏司长主抓破案,将他们查实了。
老曹点点头,看着赵言呐说巡检司这次可要盯紧看仔细了。
赵言呐很自信地捻须点头说那是自然。
丁辅心里有底了,很大气地说量他们也翻不起多大的浪子,只是报纸要及时发布消息,如实报道真相,给百姓报告案情的最新进展,让老百姓晓得我等是如何做事的。
免了他们损了钱来找朝廷的不是。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華夏一家 起點-第二八一章 關閉十三行相伴
交代完毕后各自散去。
赵晓兵回家给穆欣说还是让老婆大人辛苦一下,调集财税局的人去支援王尚书对账、查案。
赵晓兵给望龙使了个眼色,望龙立即去给穆欣跟起了。
等大家散了,安宁挽着他的手回房,赵晓兵搂着安宁进屋教她练功。
天亮了穆欣才回来,钻进公主房里倒在他身上叫别动,让她躺一会儿,这个丫头真是的。
穆欣把头搁在他胸口,闭着眼睛说太累了,那些票行都烂了,那个小十三早就空了,靠收钱来周转,根本就没有预留金。
这不,官府一封帐,马上就发生挤兑风潮,他原型毕露,无力回天,干脆上吊一走了之,把一个烂摊子留给官府来收拾。
赵晓兵握住穆欣的手,虎口对着虎口要度给她真气,丫头马上叫停,起来在他脸上啵了一个,说她精神好着呢。
吃过饭大家去议事厅,看到王翎一脸的疲态,丁辅很关切地叫他注意休息。
这是老爷子这么久第一次关心人家呢。
王翎听了老爷子的话像打了鸡血,精神马上来咯。喝了一口热茶开始报告。
那小十三和游老八都是经营不善爆仓了。
前年发行纸币,关子应声下跌,他们迫不及待地将自己手中的卖了出去。
但是,等到要再买回来却难了。
朝廷烧了关子后没两天就抓制造假币的人犯,后来关子竟然慢慢涨了起来,他们本来以为关子会彻底完了的,一点也不看好。
结果市场却不听他们的话,前朝旧币的汇兑价居然迅速涨了回来稳住了。
他们要平仓,必须用更多的钱去买,一而再,再而三的舍不得下手,错过了就再也回不来。
这两个掌柜的本来就是小本经营,再加上积累的私人贷款贷成了呆账。
这次原本以为可以大赚一笔的,不料又踏空掉进了坑里。没办法了,就是卖儿卖女也还不上,只有升天做神仙了。
四大家族的老三和老四倒是稳得起,但是没得预留金,那老三的金库居然还找到一箱劣质的新宋假币。
军情司立即抓住,交给莹莹突审。
到了莹莹手里他咋个吃得消,马上就交代了和老四一起制作假币的犯罪事实。
都是因为太贪,官府不让他们制钱了,他有人有设备闲着也是闲着,竟然开始学着自主造币了,玛德。
只是因为做的太粗糙,一时还不敢拿出去使用。犹豫之间藏在了他的金库里。
仙人板板的,已经打起制造新宋假币的主意了。
赵晓兵心里那个气呀,这才多久时间呢,就打上主意了。
当真都是金钱作的怪,总是有人要铤而走险。
鉴于家家都有违规,老曹提出都收监算了,彻底关闭十三行。
由官府接管他们的营生,统一在财税局下边设个汇兑所,就以他们金库里的现银首先退换普通百姓的小额存款,大额的待核实清楚之后再给他们按照比例了结。
魏忠说所有金库打开都对不上账。
军情司抄没了四家,家里倒是藏了不少金银。
赵言呐一听又急了,说还没有认定有罪呢,就去抄家了,如何向百姓交代?
魏忠说百姓欢喜呢。
特别是抄了四大家族老三老四的家,个个是拍手称快。
老曹说账册对不上,预留金不够就是有罪了,抄个家算啥?抄没的银钱可要归公,那时非法所得。
他叫魏忠接下来慢慢审查,将所犯罪恶一桩桩,一件件弄清楚了交由刑部发落。
赵晓兵觉得这两个老哥有点不对付了。
丁辅马上说对,弄清楚了在《新宋旬报》上公开他们的罪恶。让天下老百姓都知道。
这个事情算是初步有个章程,丁辅叫散会。
下午,玉娇陪着汪思贤回来了,礼部设宴请他吃饭,赵晓兵和安宁一起去陪他赴宴。
席上,李大人将他义无反顾追随新宋的壮举大肆褒扬。
老爷子开森了,讲了他这趟出游的所见所闻,由衷赞叹了嘉定,犍为,马湖的快速发展,表示去了汉中定会做好参谋,当好助手。
散席后他将老爷子亲自送进了房间休息。
夜里,玉娇告诉他,爷爷走了一趟下来好受多了,说再去汉中干几年便来成都安度晚年。
他心里想的也是这样的,汪家在关键时候倒向新宋,稳定了西北局势,让他有了喘息之机发展壮大,这个情必须记住。
若是马上就让他告老还乡,不明事理的人还以为新宋人过河拆桥呢。
赵晓兵说再过几天他要去升龙,但是这边十三行又出事了,他要玉娇和安宁一起帮着穆欣拿主意。
次日,他去找老曹吃茶,老曹还在生刑部的气呢。
蓉城属于天子脚下了,治安管理还不如汉中和利州。刑部管理的巡捕纪律太差,觉得他们办事太拖拉逑。
他说人家也是依法做事,不如我等就下大江,由他们干了。
老曹说他巴不得呢,两人一拍即合,约好了出行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