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民國之遠東鉅商》-25深夜的喪盡天良

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民国之远东巨商
冯才厚要劝,万墨林又和他急:“青帮的事轮不到洪门管。”
“哈?到现在我成外人了?万墨林你个冚家铲,一辈子跟在月生后头做妾,现在轮到你上桌教训爷叔了?”
万墨林急了,我什么时候给杜月笙睡过。
于是几个老头搞成一团。
韩奉武都要崩溃,这特么越老越小就这么回事吗?
鸡飞狗跳半天后,酒席才算开始。
吃完饭,韩怀义今儿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忽然不回家,拉着老兄弟们去夜总会。
这群祖宗去哪个场子哪个场子都要疯。
安保赶紧去花街清场,然后接他们进入夜上海。
韩怀义却又玩幺蛾子,不进包厢去大厅看演艺。
于是大家只好听他的。
夜上海的装潢模仿当年的大世界大厅,当然在摆设和细节上是有所改进的。
但是坐在这里的老人们,想到很多年前的种种,都不禁伤感又觉得亲切。
如今费沃力马莫耶早已经不在人世。
上蹿下跳的白七也是。
梅洛也已经走了,汤姆如今都有些不起,回首往昔再看周遭,曾经叱咤风云的一群现在唯有几个还在。
韩怀义没吭声,将目光放在台上,说:“让他们演出吧。”
几分钟后音乐再度响起。
今天来这里的是支新建不久的乐队。
LOOSERS。
韩怀义坐在1970年的香港夜上海舞台前,看着在台上表演的青涩紧张的谭咏麟,觉得自己的人生真是日了狗一样的无法形容。
“这孩子不错。”他说。
金口玉言。
然后他对经理道:“最近红的有哪些,都叫来唱给我听,其他场子的也给我调来。我说的。”
“是,韩爷。”
不多久TVB屁股着火似的将郑少秋抓来。
然后许冠杰也来了。
接着夏梦,郑佩佩,乐迪。
然后最红的王羽也被带来。
萧芳芳,欧阳佩佩。。。。。
各方势力将最近有点名气,或者期待他们有点名气的全叫来了。
但是没有李小龙,这个时候的李小龙还在美国拍片呢。
台上的明星们在卖力的表演,台下的大佬听的懵逼。
对于杜月笙他们而言,听这些新鲜玩意还不如听戏,都唱的什么东西啊。
唯独韩怀义听的津津有味。
然后他还和谭咏麟说:“好好唱歌,你有前途的,不要浪,也别踢球,你没这天赋。”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民國之遠東鉅商-25深夜的喪盡天良
他还抽空对郑少秋说:“以后我叫你秋官,还别说你就适合演古装,戏说历史的那种,还有都市剧,搞金融的那种。”
对于莲蓬头的许冠杰,韩怀义道:“我也喜欢你的歌。”
他丢着一群当红的不搭理,只管和三个才出道的小辈哔哔,大家都懵,但是也不得不对这三人开始重视起来。
他们却不知道,韩怀义此刻其实都有些遗憾了。
因为他熟悉的都还没出道呢,他得再活些年。
自己要是有天能坐在四大天王演唱会的头排位置的话,嘻嘻。
*****
也就在韩怀义“花天酒地”回忆青春时。
一个年轻的中国人愤怒的站在元朗区。
他是这里的地主,拥有十亩地和上面的房产。
元朗是个落后的地方,位于香港北角。
这里本来没有什么发展可言。
但是英国人应该是要和大陆对比吧,于是特意在最边界开始折腾地产。
购地皮开发出售是地产商的套路。
由于有政府支持,所以许多商人开始进入其中。
这里面最占优势的就是在这里开塑料厂的珠江实业。
珠江实业的老板姓马。
有英国背景。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民國之遠東鉅商-25深夜的喪盡天良推薦
马老板最擅长的操作就是摁住地皮等升值。
他应该是收到消息,于是提前购置了不少地。
农民不懂行情,被他忽悠着买掉后才晓得要升值,却悔之晚矣。
而这个年轻人,侯志鹏却不然。
他上过学,也晓得些风声。
因此他坚决反对父母跟风,卖掉地去吃香喝辣。
但也正是这个决定给他引来了麻烦。
这不,这几日珠江地产的人找上他家,因为附近所有地皮都已经被解决了,如今就只他家给圈在中间不出售。
他成为了对方的眼中钉。
要说,他要价也合理,我不要钱,等你们开发好,给我一个门面一栋大屋就好。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民國之遠東鉅商 叄拾伍-25深夜的喪盡天良閲讀
这样我父母能养老,家里也有落脚处。
毕竟我这里是十亩地。
但是珠江实业的人却不肯,他们只比之前的7000港币一亩的价格,涨到7100,让他拿钱滚蛋。
71000港币,看似很多,在这个年头能干什么?
随着大量难民涌入造成的导致价格上涨。
虽说前几年经济低迷了下,诸多楼市暴跌。
但是刚需一直存在,所以洗牌后的楼市价格很快恢复。
最终甚至逼的港督麦理浩推出的“居者有其屋”计划。
政府以市价的60%至70%,将40到80平方米的房子以200万到300万港元的价格卖出。
也就是说,侯志鹏拿这点钱的话,家都没了,其他更是免谈!
所以他不肯答应。
结果麻烦就来了。
昨天几个地痞已经给他下了最后通牒,今天12点之前不答应,就打死他。
他也报警了,但警方没出动。
光棍不斗势力,侯志鹏的父母都心灰意冷准备认命。
侯志鹏却有血气。
他不信这朗朗乾坤没有王法,于是他联系了自己的同学香港日报的记者准备让一切曝光。
他现在,在等!
然而,让他想不到的是,他等到12点都没有人。
他的同学实在撑不住,他也只好让人家回去。
也就在他刚回屋躺下不久。
几个黑影便从远处摸来,带头的是个龅牙。
“肯定在家,应该睡着了,给他来点狠的。”
龅牙说完,就让身边的弟兄摸出装着汽油的几个塑料医疗封口袋,趁黑跑去侯志鹏家的墙根下。
侯志鹏其实保持警惕的。
但是在这个年代,大家习惯朝九晚五的生活,他实在太困,且心力憔悴,于是还是呼呼睡去。
他老实巴交的父母也是如此。
寂静的夜里。
荒芜却价值连城的土地上的房子里传来鼾声。
被利益驱使的丧尽天良的底层混子,拿出一副为老板办事神挡杀神的气概,将汽油倒在了这户人家的门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