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平步青雲 夢入洪荒-第401章 薛啓明自救鑒賞

平步青雲
小說推薦平步青雲平步青云
赵德志说完之后,柳浩天淡淡的看了赵德志一眼:“我最后再问你一句,是谁让你过来拆房子的?”
赵德志看到柳浩天那副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样子,非常不爽,冷笑着说道:“你算个屁呀,你有什么资格问我这些东西。我警告你们,立刻给我滚蛋。”
王向东有些看不过去了,冷冷的说道:“你听清楚了,这位是咱们降龙县的县委书记柳浩天。立刻回答柳书记的问题。”
精华都市小說 平步青雲-第401章 薛啓明自救
赵德志听王向东这样说,吓了一跳,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下柳浩天,顿时心头一沉。
虽然他没有见过柳浩天,但他的的确确听说过柳浩天的大名,而且也听同事们聊过柳浩天的长相,现在对比一下,他心中基本上已经可以肯定,眼前这个人,恐怕真的就是县委书记柳浩天。
赵德志顿时双腿有些发软,颤抖着声音说道:“柳…柳书记?”
柳浩天冷冷的盯着赵德志问道:“是谁让你强拆李子刚的这种房子的?你是什么职务?””
赵德志连忙说道:“我现在是腾龙镇拆迁办的副主任。”
柳浩天不由得眉头一皱:“拆迁办?这里有这个机关吗?我好像不记得呀。”
赵德志连忙解释道:“柳书记,我们拆迁办是最近这段时间刚刚成立的。主要是为了配合县里,大力推进京都医院分院项目的建设。”
柳浩天听到这里,这才明白了一些。
柳浩天皱着眉头问道:“据我所知,李子刚的这种房子已经被法院判定不属于违建,为什么你们拆迁办还要强行拆除呢?”
赵德志立刻说道:“这个事情我也已经跟李子刚解释过了,第一,他们的这个房子根据我们镇里的有关部门的判定,属于违建,属于我们拆迁办拆迁的范畴。
至于法院的判决,只能说明我们在程序上有瑕疵,并不代表他这栋房子的实体没有问题,也不能说明他家的房子是合法的。”
这时,李子刚在旁边说道:“柳书记,原本上次法院判决之后,镇里已经不再派人强拆我们的房子了。
但是最近这几天,镇里突然派人用土堆将我们家的房子团团围住,并采取了断水断电等措施,想要逼迫我们搬出房子。现在,他们又干脆不履行任何程序,直接把我们强行抬出,然后强行拆掉了我们的房子。”
柳浩天的目光冷冷的落在了赵德志的脸上,他看出来了,这个赵德志就是一个马前卒,直接冷冷的说道:“你给你们镇里的领导打电话吧,就说我来了,让整个镇领导班子人全都过来。参加县里的现场办公会。”
赵德志不敢怠慢,连忙拿出手机拨打郑磊领导的电话。
半个小时之后,腾龙镇委书记薛启明、镇长李国林、分管副镇长孙德胜、近湖村村支书张国才、村长石建兵以及降龙县的一众县委常委们全都赶到了现场。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平步青雲 txt-第401章 薛啓明自救
柳浩天用手指着李子刚家的一堆废墟说道:“同志们,大家先看看这堆废墟,不久之前,这里还是1栋漂亮的房子,这栋房子拥有完整的手续,但是,就是这样1栋房子,却被长龙镇的有关部门定义为违建,而且就在今天强行拆除了。
腾龙镇的领导们,你们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法院已经判定这种房子不属于违建的情况下,你们却要强行拆除人家的这种房子。”
镇委书记薛启明看了一眼镇长李国林,这个时候,他不想出头,很明显,柳浩天现在正在气头上,枪打出头鸟是一定的。
李国林此刻也不想出头,他的目光看向了分管这次拆迁的副镇长孙德胜。
孙德胜在下面就是赵德志了,很明显,赵德志不够分量和柳浩天对话,孙德胜硬着头皮说道:“柳书记,我认为,这栋房子属于违建,至于法院的判决,只能说明我们在程序上有瑕疵,并不代表房子是合法的。”
孙德胜把赵德志刚才所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这是他们早就商量好的话术,是用来应付某些检查的。
在他们看来,他们这种话术进可攻退可守。
是最合理的解释。
柳浩天听完之后,冷笑着说道:“好一个程序上的瑕疵呀。这个说法真的让我大开眼界。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平步青雲 線上看-第401章 薛啓明自救展示
那么你是否知道,就算这栋房子属于违法建筑,也不是你想拆就能拆的,而是应该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进行。任何合法的行政行为,程序合法与实体合法不可偏废。二者是不可分离的。
刚才我看了一下李子刚拿出来的法院判决书,从法院对这个案子的判决来看,判决指明的并不只是程序上的问题,而是这栋房子实体的问题。
法院的意思非常明确,这栋房子的实体是合法的。
现在你们腾龙阵的问题是,你们当地的执法部门是否凭借自己的权力,公然绕开征收补偿的程序,无端的给老百姓合法的财产定性为违建。
就在刚才,李子刚已经向我明确阐述了你们腾龙镇在意图拆除他这栋房子之时,征收补偿程序没有正确履行,给予的补偿成本竟然远远低于房子的建筑成本,更没有考虑到李子刚一家的后续生存问题。
你们长龙镇的这种行为,属于典型的以拆除违章建筑为理由,降低拆迁成本,这属于公认的违法滥权。
的确,李子刚家的房子属于无证房屋。
但是,她家的这种房子之所以属于无证的房屋,并不能认定就属于违法建筑。更不可能不予补偿。
从李子刚的叙述中可以确定,之所以他家的房子迟迟没有拿到房屋的产权证件,是由于当时行政区划的问题,所以没有办下产权证,而且这种情况并非李子刚一家独有,这种情况在近湖村中是比较普遍的,许多村民都没有拿到房屋产权的证件。
难道,对于这些,没有证件的村民,难道你们都要直接进行强拆吗?难道你们是想先树立一个典型,杀鸡儆猴吗?
那么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的这种强拆行为,会导致多么严重的后果?
而且根据相关法律的规定,对于这种事实合法,但手续不全的房屋,应该允许补办相关的手续,而你们腾龙镇在这一年之内,自始至终都坚定的认为他这个房子属于违建,但是对于其他一些同样类型房屋的居民,却给他们办理了产权证件。
李子刚认为,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那些村民给你们腾龙镇的某些领导送礼了,最少的都送了3000块钱。
而李子刚坚定的认为,他家的房子属于合法的,所以没有给送钱。
那么请问,是不是有这种元素在里面。
我认为,县纪委应该好好的调查一下了。”
说到此处,柳浩天的目光看向了县纪委书记金东阳。
金东阳连忙说道:“柳书记,我们县纪委这就派人下来展开调查。”
听到此处,分管的副镇长孙德胜感觉到双腿发软,脑门上大汗淋漓,即便是镇委书记薛启明和镇长李国林,这两人也已经脑门上开始冒汗了。
柳浩天的目光冷冷的扫视了众人一眼,沉声说道:“同志们,你们自己看一看法院的判决文书,在这份文书中,判决写得清清楚楚,这个房子不属于违建。
但是腾龙镇却偏偏说它是违建。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司法的理性,无法遏制权力的膨胀,不能不说,这是一个悲哀。
这说明腾龙镇的某些领导,用权力的蛮横践踏司法的权威,这是对司法公信力的严重损害,这会让老百姓产生对法律信仰的动摇。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平步青雲 txt-第401章 薛啓明自救推薦
同志们呀,你们想一想,当初这栋房子被确定为违建,而李子刚作为一个普通的村民,他要顶着多么巨大的压力才能去法院状告腾龙镇的违法行为?
这可是属于民告官呀!
非常幸运的是,县里的法院对此事的判决非常的公正,这一点,我要表扬一下咱们县里的法院,这件事情上,他们做的非常到位。
但是,同志们,你们有没有想过,司法属于终极纠结。这是老百姓维权的最后手段,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来说,只有穷尽一切手段都解决不了的困难,他们才会求助于司法解决。
如果连法院的一纸判决都保障不了公民的财产安全,如果通过司法讨回来的公道,仅仅是一纸公文。
那么请问,我们普通的老百姓还能依靠什么呢?”
柳浩天说完之后整个现场鸦雀无声。
镇委书记薛启明和镇长李国林等人双腿都开始颤抖起来。
柳浩天所说的这番话,犹如一把把锋利的钢刀,直接插进了他们的心脏。
这些话太犀利了。
这时,柳浩天眼神变得更加凌厉,沉声说道:“腾龙镇的各位领导,我不知道你们是否清楚,我们国家现在正在大力推进依法治国,
国家有关部门也早已经三令五申的强调,要求我们党政机关自觉执行人民法院生效的裁判,并且明确指出,对于采取各种方式阻碍、干预执行法院生效判决的行为的相关责任人,必须依法一系追究责任。
在行政诉讼法里面,已经明确作出了规定,对于行政机关拒不履行判决,并造成社会恶劣影响的,可对行政机关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拘留情节严重的,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说到此处,柳浩天眼神之中杀气凛然,沉声说道:“我认为,针对李子刚家被强拆房屋之事。首先给予镇委书记薛启明、镇长李国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在这件事情上,他们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
分管此事的副镇长是哪位同志?”
孙德胜此时此刻双腿已经抖如筛糠,后背都已经被汗水打湿,他颤抖着声音说道:“柳…柳书记,我是孙德胜,我分管此事。”
柳浩天点了点头:“孙德胜,这个名字真的很不错,但是你的所作所为,真的让我叹为观止。
赵德志说,你们腾龙镇居然还成立了拆迁办,专门针对近湖村展开定向拆迁行动。
你们这个部门成立的很好呀!拆迁办,搞强拆!你们真的很有水平!
我看这样吧,你就先就地免职吧。到时候县纪委跟进好好的调查一下,看看他还有没有其他方面违法违纪的事情。
尤其是在某些和李子刚这样房子一样性质的房子,县纪委必须要好好的查一下,为什么有些人能拿到房产证件,有些人却拿不到呢?在这里面,有没有这位赵德志同志的责任呢?他是否收了什么好处呢?”
说到此处,柳浩天话音一转:“当然,刚才也只是我的主观臆断,具体的要以县纪委的调查结果为准。
我今天之所以召集所有的县委常委和成龙镇的领导班子到这里来举办这场现场办公会,是因为这个案子非常典型,我希望同志们要明确一点,我们现在是法制社会,首先要依法治权,依法治官。一定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
绝对不能允许判决书沦为法律的白条。
对于腾龙镇这种知法犯法,执法犯法的行为,必须要给予坚决的打击,严重的惩处。必须要杀鸡儆猴,杀一儆百。
我们必须要像行政本位思维说不,向官本位行为说不,必须要让那些违法的官员付出惨重的代价。”说这句话的时候,柳浩天的目光从薛启明、李国林等人的脸上一一扫过,语气铿锵的说道:“同志们,在法治社会,我们必须要养成官员对于法律的敬畏之心,坚定的捍卫司法的尊严和公正的底线。要坚定的维护人民群众的利益,这才是我们党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和根本!不管是谁,不管什么级别,只要胆敢触碰到这条底线,严惩不贷!”
柳浩天说完之后,现场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此时此刻,外面围观的群众已经足足有上百人,其中有一些人家和李子刚家是一样的情况。
最近村里小道消息一直在传言,只要镇里的拆迁办拆了李子刚的家,那么其他的那些没有拿到产权证件的房子将会逐一被拆除。
之前,当村民看到李子刚家被拆的时候,很多人心中全都充满了恐惧,充满了愤怒。
现在,当他们听到柳浩天铿锵有力的发言之后,很多村民发自内心的对柳浩天充满了感激,因为柳浩天这位县委书记,给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现场的掌声是那样的热烈,腾龙镇镇委书记薛启明和镇长李国林两人额头上的汗水越来越多。
就在这时,柳浩天的目光落在了镇委书记薛启明的脸上,沉声问道:“薛启明同志,对于这次强拆,你怎么看?”
薛启明今年已经50岁了,论年纪比柳浩天大很多,仕途之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应对各种突发事件的经验非常丰富,他虽然此时此刻心中依然有着巨大的惶恐,但是为了自救,他依然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找到了自救的办法,看向柳浩天沉声说道:“柳书记,我认为,这次不是强拆,而是误拆。”
柳浩天的脸上顿时露出了错愕之色:“误拆?”
薛启明点点头:“没错,这是误拆。不是强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