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前方高能-第一千零十七章 典籍閲讀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这……”这突如其来的异变,令原本以为必死无疑的人一下就愣住了。
地下墓穴之内积攒近百年的怨气开始涌动,化为浓得化不开的墨云,狠狠往那半空之中的鬼脸扑击而出。
“啊!!!”
黑气扑面的刹那,女鬼发出一声尖厉至极的长啸,仿佛十分愤怒:
“死!死!死!”
大量阴气从那鬼脸之上逸出,那无数细密的黑丝开始暴涨,如万万千千的黑针,‘轰’的扎入那黑云之中。
“呜……”
黑云被这些黑针扎入,传来无数阴魂怨鬼痛苦的吟哦。
但下一刻,地底墓葬之内,那些堆叠的尸骨再一次动了。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前方高能 txt-第一千零十七章 典籍
‘喀喀喀——’
开始是少数骷髅骨架挣扎,紧接着越来越多的尸骸像是受到感染般,也开始跟着抖动。
‘呼啸’的风声里,一道道亡灵鬼影从那些尸骸之内钻了出来,义无反顾的扑往半空。
一道鬼影……
两道鬼影……
成千上万的鬼影都一一站了出来,其身上的阴煞怨气相汇聚,形成一条条漆黑的索链,从四面八方将那浮在半空的女鬼巨脸牢牢勾住!
“放开我!放开我!”
那漂浮在半空的黑丝延展开来,想要将这些阴魂所化的索链绞断。
但这些死亡一百多年的老鬼的怨气相汇聚之后非同小可,九幽鬼王虽说厉害,但出现在此地的也不过是一丝分魂罢了。
在万鬼怨气之下,那鬼脸被勾住。
黑色幽绳分为十数股,分别勾住她头颅四处,另一头则牵连四周的骸骨。
在她凄厉怨毒的惨叫声里,这些黑色阴索硬生生将她的‘脸’提了起来。
怨魂的力量拉扯下,几乎要将她这丝分魂的头颅撕破。
黑气冲天而起,细看之下隐约可以看到这些黑气所拧成的链索里,无数张缩小的面孔压抑其中。
他们的脸上残留着痛苦、怨恨以及愤怒,极力顺着黑色索链爬向女鬼的巨脸,噬咬着女鬼身上的黑气,并吞入。
双方阵仗极大,各自挣扎之间,四周白骨筑成的墙不停颤动。
“这,这是怎么回事?”
沈庄原本应该是九幽鬼王的老巢,众人进入这地底墓穴时,还担忧会受此地被镇压的怨鬼袭击,到时两面夹攻,绝无生路。
却没想到九幽鬼王确实赶了过来,但还没等双方交手,墓穴之内的这些鬼群却已经出动。
且出人意料的与鬼王交手,从双方动手情况看来,像是彼此都要不死不休。
“不自量力,找死而已!”
女鬼阴怨的喊声响彻地底墓葬,说话时阴风环绕:
“如果不是那队死灵碍事,我早将你们吞噬。”
她话音之中带着怨气:
“就算挡我一时半刻,但我的本体一至,依旧教你们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哈哈哈哈哈哈……”
渗人至极的大笑声响起,那些发丝牢牢与黑色索链相缠,鬼气与鬼气相撞,索链像是受到腐蚀一般。
不少附着于黑色索链之上的阴魂瞬间受到九幽鬼王气息的冲击,如同阳光下的雾气,迅速消失了。
与此同时,那张鬼脸之上,嘴张得更开了些。
一条漆黑柔软的大舌探了出来,往脸颊两侧扫了过去。
那大舌所到之处,便裹挟着不少黑气,连带着数只怨鬼一齐被卷中,吞入她的大口之内。
“他们有仇!”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前方高能 ptt-第一千零十七章 典籍相伴
见此情景,宋青小一下就反应了过来:
“当年屠庄之事,与这九幽鬼王脱不了关系。”
死于屠城事件的居民们,对于这女鬼应该是怨恨至极了。
七八十年前,沈庄重建之后,那些当年进入此地的人不明就里,害怕怨魂作怪,建成墓葬,将这一批尸骨葬在此处,并请高人作法施阵,将他们镇压住。
“我们进入城主府的时候,阴魂不敢入,这女鬼也被阻。”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前方高能笔趣-第一千零十七章 典籍看書
宋青小一开始还以为是因为内里存在着八卦阵的缘故,所以才使得这女鬼颇为忌惮。
如今看来,这八卦阵就算是有自己的血液加持,却困不住这女鬼多长时间。
反倒是这地底数万怨魂,恐怕才是令女鬼真正在意并不敢轻易涉入此地的原因。
她想到了进入百年前红雾的时候遇到的张守义的大军,此人曾说他大错铸成之后,却陷入梦魇不醒。
百年来镇守沈庄外围,阻挡邪恶力量入侵。
这股邪恶力量,便是九幽鬼王本体。
她百年前未成气候,借魔煞之气诱惑张守义犯下大错,借此冲击至九幽鬼王之境。
却不知因何故,事成之后被发现犯下弥天大错的张守义镇压在城外,仅余一丝分魂入城。
对于沈庄来说,张守义的大军是一堵围拦九幽鬼王本体的最后防线。
他们是屠杀了沈庄的凶器,也是后来庇护了沈庄七八十年安宁的守卫者,试图将功赎罪。
而有了张守义大军的存在,九幽鬼王本体受限,一丝分魂力量大减,使得她没有办法真正的吞噬百年前死于这些城内的怨魂。
自此之后,城内数万怨魂被镇压在地底,对于当年害死他们的主谋应该是恨之入骨的,可惜却因为八卦阵的缘故,被封印在此地。
而鬼王也觊觎此地鬼灵,却因为仅只是分魂的原因,面对这些死了百年的万鬼之灵感到忌惮不已。
宋青小想到此处,便觉得讽刺不已。
谁能想到,暂时能克制九幽鬼王的,竟是这些令沈庄人感到畏惧的先辈鬼灵?
她与老道士一行人的到来,打破了其中的平衡,使得这九幽鬼王终于踏足此地。
能令九幽鬼王做出这样的举动,其原因恐怕有两个可能:
一是这秘藏典阁之内的东西,恐怕真的有涉及她身世机密,亦或是记载着她的弱点等,使她感到畏惧,才因此不顾一切来到此地。
第二个可能,就是这九幽鬼王气候已成,张守义的大军已经拦她不住,她的本体将至,所以才有如此底气。
宋青小先前进入红雾,打破那抱猫女等人的梦魇,见到张守义,将他从梦中点醒。
此举虽说令她得知了更多的线索,却无异于打破了某种平衡。
兴许九幽鬼王的异变,与她的举动也脱不了干系。
不过无论如何,时间紧急。
若照最坏的打算,这女鬼本体将至,这些万鬼之灵是困不住她多时的。
她心中暗叹了口气,接着喊了一声:
“师兄,将书籍给我。”
宋青小话音一落,宋长青便应了一声,将手中的书籍递了过去。
她一将书抓中,头顶上方的两方鬼气斗得便更加激烈。
无数黑气穿破索链的阻止,往她抓握下来,却还没碰到她的身体,在她心念一转间,那青灯之内的紫焰便分化开来,沾到了那黑气之上。
紫焰闪烁之间,鬼脸的口中发出尖厉至极的惨呼,黑气被烧断。
大股大股的黑烟从断口处涌出,一股恶臭至极的气味盈满整个秘藏空间,那其余蠢蠢欲动的黑气便像是畏惧这天火灼烧之痛般,又缩了回去。
“这女鬼看样子十分害怕我们找到她的来历,大家动作别停,趁此时机,继续找到万盛年间的典籍。”
宋青小一见此景,又神色严肃的吩咐众人:
“只有找到她的来历之后,我们才有可能有一线生机!”
阴风阵阵,鬼魂的厉啸与女鬼的咆哮交杂。
在此地浓郁的阴煞之气下,那青灯内的紫焰也像是受到了压迫般,火焰外的光晕都缩小了些。
“青灯的力量还是弱了些。”
宋青小的心中感叹了一句,也打定主意,此次试炼若是能逃脱生天,出去之后必定要想办法找些宝物喂养青灯晋阶。
她按捺心中的思绪,强行将注意力放到了自己的书本之上,书页表面写了个‘史’字样记,她定了定神,翻开了这本古籍。
那书籍并不厚,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上面的墨迹已经有些融开的痕迹。
地底阴气浓重又潮湿,内里的书页好些都粘黏到了一起,她小心翼翼的翻开——
‘嘶啦’的响声里,那书页被翻启,上面写着:万盛三年记事。
这不止是万盛年间的沈庄记事,竟然还是万盛三年的!
好看的都市异能 前方高能 txt-第一千零十七章 典籍熱推
距离万盛元年,也不过三年光景而已。
她一目十行,很快将第一页的内容浏览了个大概。
上面事无巨细,将沈庄发生过的大小事迹都一一记录。
若是风调雨顺,便以一笔带过。
而若是有什么大小案件,便多费了些笔墨记成。
须臾功夫,宋青小已经翻了一大半。
书籍之中的时间记载已经到了九月,却仍没有什么异样的地方。
上方鬼魂的打斗越发激烈,阴魂惨嚎阵阵,九幽鬼王的脸皮被撕裂,但群鬼却已经被吞噬了不少,十数条黑索链已经断了两根。
众人心浮气躁,翻找东西的动作逐渐变得丧气。
宋青小虽说也感到压力,但越是危险,她则越是镇定。
再往下翻了两页之后,只见那书页上终于记载了一件‘大事’。
万盛三年九月。
沈氏一门丝绸案经查证之后,实证明沈仁之子沈择宁所说之话为实。
他与孟氏之女有私,两人耳鬓厮磨之际,孟氏女从他身上套走沈氏机密,以栽赃手段嫁祸沈氏。
人证、物证俱在,主谋孟氏女已死,孟家势大,是当地乡绅。
经知府阎承秉上书刑部,为沈氏请命,缓判此案,以免草菅人命。
……
书籍上的字迹墨汁转淡,有些地方翻扯的时候不小心撕扯到了一些,看不大清楚。
但宋青小依旧能从余下的字迹中,连猜带蒙的判断出三百多年前的万盛年间发生的这些事。
当时有一户姓沈的大户,其家主名叫沈仁,经营着绸缎生意。
但不知为何,这沈家惹上了官司,全家下了大狱。
在狱中的时候,沈家频频喊冤,最终沈仁之子沈择宁拿出了此案关键证据,证明是受人嫁祸。
而嫁祸之人就是沈择宁的相好,万盛三年九月的时候已经死去。
此案非同小可,当时的知府上报之后准备重审此案。
宋青小沉吟了片刻。
从书中记载可以看得出来,三百多年前的沈庄还不像后来这样发达,只是大金朝治下一个十分普通的庄镇而已。
书中发生的都是些杂事,大多一笔带过而已。
但唯独这桩丝绸案,应该是当年一桩极大的案子,几乎用了目前为止全篇最大的篇幅记载此事。
不仅止是如此。
在宋青小看来,万盛三年前面发生的那些事看样子与后来的沈庄都搭不上多大关系。
可唯独这沈、孟两家生意之争,不仅止是与丝绸相关,同时这涉案的沈氏一族也值得人细细探寻。
沈庄之所以称为沈庄的原因,是因为庄内沈氏一族应该是属于大族才对。
但据文书之中记载,仿佛孟氏才是大族,沈氏涉及与孟家争斗,令得知府对此案都十分谨慎。
可惜这些书籍乱糟糟的,找到的这本古籍里也没头没尾的提了此事,否则能了解更详细一点,自然是要好判断一些。
宋青小忍下了心中的怀疑,将此事记在心中,又往后翻了下去。
但此后再没有关于此案的记载,只是一些其他的杂事而已。
好在不久之后,又有人喊了一声:
“有了!”
有人举了一本书,还没过来,便被宋青小虚空一抓,握到了手里。
这一本书保存比先前宋长青找到的那一本更完整,上面清晰的写着:孟庄史记。
“孟庄?”
宋青小喃喃念了一声,这声音在地底墓穴传了开来,头顶上方的巨大鬼脸像是大受刺激,煞气更盛。
“死!死!死!”
这女鬼的反应有些不对,仿佛因为自己提到了‘孟’字。
她心中一动,上方的女鬼此时凶悍至极,将巨口一张,把数十阴魂吸入嘴中,如嚼糖豆般吞进肚里。
宋青小将心神放到了这本文册之上,心中思忖着:看样子,三百年前的沈庄叫孟庄,只是后面改过了名,不知与那丝沈氏的丝绸案有没有关系。
四周的骨架‘喀喀’晃动,无数阴魂从中脱体而出,钻入黑索之内。
他们与鬼王斗得厉害,双方都不死不休的架势。
争取这个时机,宋青小又将这本‘孟庄史记’翻了开来,只见上面写着:万盛五年记事。
中间依旧是一些城中发生过的小事,她快速翻过,终于在十几页后找到了自己想要看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