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魔君你又失憶了 起點-第兩百五十九章 莫空大師拜訪展示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时间悄然流逝,夕阳落下山头,寒意渐渐袭来。
丝丝寒冷让凰久儿从梦中惊醒,伸手紧了紧怀里的狐狸·羽,懒懒的起身朝房中走去。
只是,这时院外却又来了人,今日她这小院可真是热闹。
凰久儿眯着眼,看着从院外进来的一前一后两人,眸华一闪,快速的闪过一丝古怪。
苏子陌走在前,手中还抱着厚厚一叠折子,莫空大师在后,双手背在身后。
本来这样子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但凰久儿就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至于哪里不寻常,她也说不上来,就是一种直觉,女人的直觉。
“嗨,久儿姑娘,你回来了啊。”苏子陌率先亲切的跟她打了声招呼,目光看到她抱着的狐狸,瞟了几眼,善意的提醒,“久儿姑娘,当心狐狸会咬人啊。”
凰久儿淡淡的回他,“放心,他不会咬人。”但是会不会抓人就说不定了。
“这狐狸……”莫空大师紧跟着后面进来,听到狐狸,只抬头一扫,就看出了古怪。眉头紧锁,就要问出“这狐狸是不是他徒儿”,但紧要关头,凰久儿一个眼神给示意过去,他立刻转了话头,“挺好的。”几字似慢了半拍的落下来。
凰久儿安下心来,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光。
她刚刚可真是捏了一把汗,生怕他一句话就给捅了出去。
苏子陌狐疑的看了一眼莫空大师,将手中的折子放在石桌上,嘴角擒着一丝笑的朝他走过去,勾住他衣袍的袖子,左右摇晃,“空空啊,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啊?有什么是不能让我知道的,嗯?”
凰久儿惊的眼睛都直了,这是什么情况,这样子怎么有点像她平时跟某个人撒娇。他们两个人难道是那种关系,可是他们是两个男人啊,这也行?感觉三观崩塌了。
莫空大师阴沉着脸,死死的盯着他勾住自己衣袍的手,心说赶紧给我放开,不要逼我亲自动手啊。明明他一个甩袖就能将那手甩开的事。
“空空,你不说吗?”不说可别怪他,当着久儿的面强迫他啊。
莫空大师脸上一变,竟悄悄的爬上了一许红云,唇动了动,似乎下一秒就要脱口而出。
凰久儿一看,暗叫不好,咬着牙,挤出他的名字,“白司神君!”叫的是他在神族的名字,也是在提醒他注意他跟她的身份啦。
她是主,他是臣,做臣子的,要服从主子的命令。
莫空大师内心纠结的要命,说与不说,他都是受罚,只是受罚的方式不同。然他还没做出最后的决定,就听的耳畔响起一抹轻笑,“空空,原来你居然还有事瞒着我啊,那我以后是不是该叫你白司神君啦?”
好的很啦,他似乎又有了一个机会。
莫空大师身子微不可查的颤了一颤,将头扭开来,“不,不用。”
苏子陌的笑更加的肆虐,眉眼一挑,伸出长指勾起他的一缕青丝,放在自己鼻翼下闻了闻那发丝的清香,然后攥在手指上打着圈圈,“空空啊,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事也一并说了吧,要是日后被我发现,那可就更刺激了呢,还是你喜欢更刺激的?”
凰久儿满头黑线,感觉自己要吐了,原来看人撒狗 粮的滋味竟是这般,恨不得上前一人赏一个麻布袋,扔河里去。
莫空大师羞的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微闭了闭眼,慌乱的在心里思考了一把自己还有什么没露的,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清了清嗓音,故作镇定的说:“嗯,确实有一事,但我也是迫不得已。”
“嗯,你说。”
好文筆的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起點-第兩百五十九章 莫空大師拜訪閲讀
凰久儿也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抬眼望着他。
只见,莫空大师流水般的长袖一挥,然后让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凰久儿只一眼就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原来是遮颜术。
此刻的莫空大师虽还是那张脸但明显年轻了二十岁,看上去比他身边的苏子陌还要嫩。清隽的脸,就像无害的邻家小哥哥。
苏子陌看的眼睛都直了,这样的空空真的好想抱上去咬一口他白里透红,娇艳如滴的小脸。
凰久儿收回目光,敛下眼里的震惊。
她不是震惊莫空大师容貌的变化,而是震惊莫空大师居然对苏子陌言听计从,这非常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他们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才有这么大的转变。有点好奇!
莫空大师被苏子陌看的浑身不自在,这厮真是豪不掩饰,公主还在这了,就不能收敛点,非的让他教训他才老实?
“你们两个看完了没有,话说,你们来这有什么事?”凰久儿无语望天,搞不明白这两人到底来她这是做什么来了,难道是来刺激她的吗?
她的话一出,莫空大师像是触电一般瑟缩着将眼神迅速的挪向一边,白皙的脸上红透半边天。
反倒是苏子陌这厮淡定的不像话,他慢悠悠的松开手上攥着莫空大师的发丝,转身,指着桌上的折子,“久儿姑娘,既然你们回来了,那这活就交给你们了。”
他的空空帮他们批了几天的折子,都没时间陪他了。
凰久儿眯着眼淡扫桌上厚厚的折子,又将眼神转到莫空大师身上,懒懒的开口,“莫空大师啊,你是墨君羽的师傅,又是人族敬仰的神,这事交给你才最合适。”
这是命令!
莫空大师还没说话,旁边的苏子陌又跳了出来,“久儿姑娘,你们不是已经回来了么,这么还要空空帮你们啊?”
“苏子陌,你是想找……”凰久儿咬着牙,切着齿,就要骂上一句。
她就不信他不知道墨君羽还没回来的事,现在把这些折子拿过来,倒是想为难谁啊?
只是一个“死”字还未出,苏子陌那厮像个小孩子被人欺负了一样,找家长告状去了。
“空空,你看久儿姑娘她好凶,她骂我。”
草泥马啊!凰久儿气的想骂人,但很快又敛下了怒火,眸华凝聚起寒霜,冷冷的睨向莫空大师,“莫空大师,你以为呢?”
“公主,其实老夫……”莫空大师习惯的将自称一吐出。
苏子陌那厮连忙在他耳后纠正,“空空,你一点也不老啦。”
“额,在下,臣,我……”莫空大师脸色绯红,也不知是纠结的,还是因为苏子陌那句话给羞的。
只是当他纠结完该怎么自称,凰久儿已经转身进了房中,将门啪的一声给关上,甩都不再甩他们。
苏子陌和莫空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