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小說 迷蹤諜影 線上看-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暗中策劃推薦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迷踪谍影
储修岩也是悲催。
一大把年纪了,要叫不知道比他小多少岁的孟绍原“小太爷”,又要叫虞雁楚“二十七姑”。
中国人的这个辈分,实在奇妙。
不过,储修岩倒是一点怨言也都没有。
他可是见识过这位小太爷的厉害的。
“褚老板,请。”
储修岩一坐下来便说道:“小太爷,要不住到我那里去吧,我那条件好些。”
“成,下午搬到你那里去。”孟绍原也没有客气:“这次来宁波,没有提前通知你,也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褚老板不要见怪。”
“小太爷说哪里的话。小太爷能来宁波,我这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呢。”储修岩恭恭敬敬地说道。
孟绍原点了点头,也不再藏着掖着:“有个叫焦明成的,你认识吗?”
“焦明成?认识。”储修岩立刻说道:“这个人说起来和虞家渊源颇深,和重庆方面一些要员关系也不错,这些年靠走私,赚了不少的钱,在上海、宁波、重庆都有房产。讨了八房姨太太。按理说国民政府实行一夫一妻制,可也没人能管得了他。”
孟绍原心里大叫惭愧。
焦明成这方面和自己倒是有得一拼。
他试探着问道:“褚老板,我呢,被政府任命为苏浙沪缉私处处长,肩负党国重任。这反走私于国于民的重要性想来褚老板是知道的。”
虞雁楚在一旁听了只觉得好笑。
他也好意思这么说。
他自己本身不就是个大走私贩子?
储修岩却认真听着,皱了一下眉头:
“小太爷说的话,我自然晓得,可要让储修岩罢手不再走私,绝无可能。走私是一座金矿,当中利益不知几许。这过去也有过几次缉私,可是缉来缉去,都不了了之。前几次,焦明成一边和缉私专员阴奉阳违,一边向重庆方面那些官员求援。那些官员年年都拿他的好处,岂有不为他说话的道理?
而且还有一宗,他的身份是正经的商人,他是坚决不肯承认自己走私的。他的走私买卖,都交给了他的两个亲信去做,他自己呢,在宁波一本正经办了个药房,倒有几分声望。”
抗战爆发之前,国民政府每年都在缉私,有几次还弄得轰轰烈烈的。
那些大走私贩,都有他们的办法,缉私一开始,偃旗息鼓,大肆活动,金钱开道,努力为自己扮出一副无辜者的形象。
再加上走私品都被藏了起来,国民政府又投放市场力度不够,所以造成一些生活用品物价暴涨,人人都有怨言。
最终的结果,无非就是雷声大雨点小,不了了之而已。
抗战爆发之后,国民政府主要任务是对付日本人,缉私力度大减。
结果缉私制度形同虚设,也让这些走私贩愈发的有恃无恐起来。
孟绍原听了,问道:“他那两个亲信是谁?”
“一个是他的堂弟,叫焦明禄,一个是他的军师,叫傅志业。”储修岩接口说道:“这两个人跟了他不少年了,焦明成对他们信任的很。”
“焦明成现在在不在宁波?”
“在!”焦明成立刻说道:“宁波是他老家,他这个人又非常恋家,因此虽然在重庆置办了房产,但总是不肯离开。他坐镇宁波指挥,和杭州等沦陷区大肆进行走私买卖。宁波遭到日军轰炸,物资紧张,他又正可以大获其利。
最近,宁波局势紧张,在傅志业的再三劝说之下,焦明成终于决定变卖房产地产,撤到大后方去,浙江的买卖,全部交给焦明禄去管理。他在宁波的产业多,他又不愿意贱卖,因此犹犹豫豫的,只怕是一时半会是走不了了。”
孟绍原把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记了下来。
听到这里,插嘴问道:“我要想让焦明禄和傅志业有一人为我所用,你看谁可以?”
“这个?”
言情小說 迷蹤諜影笔趣-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暗中策劃看書
储修岩迟疑了好大一会:“焦明禄是焦明成的堂弟,对他那个堂兄是忠心耿耿,让他背叛焦明成似乎不太可能。一定要说争取,傅志业勉强可为。我和傅志业也认得,虽然算不上有多亲热,但见面还是客客气气的。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迷蹤諜影 起點-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暗中策劃看書
去年,傅志业动了心思,想自己做买卖,他把这想法和焦明成说了,结果被焦明成一通训斥,最终打消了这一想法。有次我吃饭的时候遇到傅志业,请他喝了顿酒,他喝多了,也抱怨了几句。只是抱怨归抱怨,真要争取他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人心里只要有欲望,就好办了。”孟绍原嘴角露出了笑意:“褚老板,如果我想见焦明成,你能不能帮我安排一下?”
“当然可以。”储修岩一口应承下来:“小太爷准备什么时候见?”
“7月16日,上午8时!”
“那就是后天了?我一定想办法。”
储修岩大是奇怪。
这位小太爷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点去见焦明成?
“还有,见面地点你来安排,能做到吗?”
“能。”储修岩毫不迟疑答道:“我和焦明成,算起来都是从虞家出来的,这点交情总还是有的。再说了,他想把自己的两幢宅子卖给我,我正好可以找到借口。”
“好!”孟绍原大是满意:“那就拜托褚老板了,这是要办得机密一点,不要说我来宁波了。”
“小太爷尽管放心,那我就不耽搁小太爷的事了。”
“来人,帮我送送褚老板。”
褚老板出去的时候,正好和回来的吴静怡擦肩而过。
“吴成章那里怎么样了?”一看到吴静怡回来,孟绍原便问道。
“伤得比较重,我已经安排他去上海了。”吴静怡随即说道:“不过看这样子,只要没有特殊状况,应该能够救得回来。”
说完,忽然想到什么:“你不会借着这次机会除掉他吧?”
“除掉他?”孟绍原一笑:“他又没有大恶,我要除掉他做什么?无非就是让他在上海安心养伤,不过,等到他伤好之后,宁波恐怕就没有他的位置了。”
吴静怡摇头苦笑。
这位孟少爷一旦想做什么,谁也劝阻不了他。
孟绍原看了一下时间:“正好,一会宁波站副站长梁同要来,你和我一起见他他吧。”
这个梁同,可是孟绍原要控制宁波,一个关键性的人物!